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九章 王之忏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每当冷涛想到冷子衿霸占着本该属于他的一切时,冷涛恨不得将冷子衿母子粉身碎骨,当年自己的母后如此善待他们,却未料生生被反咬一口。

    冷涛不由得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慕名见冷涛这般,有些不忍:“王爷,皇位就在眼前,如今皇宫里到处都安排好了我们的人,只等王爷一声令下,即刻便取了那冷子衿的级!”

    冷涛目光一冷,摇了摇头:“再等等,看他冷子衿自己的选择,再作打算。”事到如今,冷子衿身患重病,冷涛十分好奇在这最终的关头,冷子衿会如何抉择。是传位给自己的儿子,还是将皇位还给他

    房门外,冷晴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房内二人的谈话被冷晴尽数听了去,她万万没想到一向待他亲善的冷涛竟对自己的父皇有如此心思,而她一直心生爱慕的男子竟也是这般,冷晴只觉得自己是一直被骗的那个人,她一时间根本无法承受这些。如今她身在北坤国,身边也没有一个燕国的亲信可以帮她给父皇传递消息,眼看父皇危在旦夕,冷晴只能寄希望于曾经帮过自己的月浅宁。想到这儿,冷晴一把抹干眼泪,只带了一个信得过的宫女便匆匆往皇宫赶去。

    月浅宁正在关雎殿亲自为阿渊药浴,经过几日的治疗,阿渊的病情明显有了好转,甚至可以十分清楚而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这让月浅宁十分欣慰。看着日益康复的阿渊渐渐变得更加阳光清秀,月浅宁对他也越喜欢了起来。

    当月浅宁为阿渊擦干身子的时候,一个宫女急匆匆跑来:“皇后娘娘,燕国的冷晴公主有急事求见!”

    “冷晴?”月浅宁将阿渊交给宫人,缓缓站起身来。

    月浅宁正纳闷着冷晴会有什么急事求她的时候,只见一向冷静淡漠的冷晴此时生生却像是换了一个人般,一脸焦灼地跑进关雎殿,见到月浅宁后竟一下子跪在地上。

    “皇后娘娘,求求您救救我父皇!”两行清泪落下,冷晴向着月浅宁乞求道。

    月浅宁心中一惊:“你父皇怎么了?”

    “方才我偷听到,父皇他重病,怕是命不久矣,而冷王他居然与……与慕名有逆反之心!”一想到两个同自己最为亲近的男人如今却要瞒着她伤害自己的父皇,冷晴便不由得捂住胸口,那是一种钻心的痛:“如今父皇病危我却无法陪伴在他身边,我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皇被奸人利用!所以,冷晴斗胆求皇后娘娘帮我向父皇传递这个消息,好让父皇有所防范!”

    月浅宁看着已经哭成泪人儿的冷晴,心中一动,将冷晴扶起来,缓缓道:“你放心吧,本宫这就命人前去为燕皇报信。”

    冷晴听罢,实实地跪下磕了个头:“冷晴多谢皇后娘娘!”

    冷晴走后,月浅宁忙写了一封信命人火前往燕国交给燕国皇帝冷子衿,自己则感觉有些不安,匆匆前往御书房找龙飒竔。

    龙飒竔见月浅宁前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迎了上去:“娘子,见你神色匆忙,生什么事了?”

    月浅宁屏退宫人,神色不安道:“方才燕国冷晴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