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闭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可冯宇婷心里有我,她是爱着我的。她不能跟你培养感情,所以郑先生何必浪费时间?郑先生是个明白人,应该听得懂我的意思吧?”左轮看着他,“强扭的瓜不甜的!”

    郑畅听完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突然笑了,笑容却不达眼底,“左先生,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可你别忘了,我是个生意人。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在运筹帷幄,我很看重利益。关于离婚这件事,我会想离婚对我有什么好处?你明白吗?”

    左轮眸底闪过一抹冷光,也站了起来,走到郑畅的身边,点头,“我明白。所以我们开门见山的说,要什么样的条件你会同意离婚?”

    郑畅有些意外的扭头看着他,“左先生,你倒是真的很爽快。是不是我什么样的条件你都答应?包括我狮子大开口?”

    左轮沉眸,“说来听听。”

    “我要你左氏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等我拿到股份,立马同意离婚。”郑畅说完后,盯着身边的男人看,“怎么样?”

    “郑先生果然是狮子大开口啊,我左氏百分之二十的干股一年那是多少钱?你算过没有?”

    “当然。”

    “呵呵……还真是生意人。我如果不答应呢?”

    “简单,不答应我不会离婚。”

    “我可以让我媳妇去起诉离婚,只要满足一定条件,法院会判决你们离婚的。”

    “左先生是个聪明人,所以也强调了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如果我不想离婚,我可以想很多办法不满足一定的条件。你听过夜长梦多这四个字吗?

    谈话进行到这里,仿佛进入了僵局。

    左轮的脸色是那种晦涩不明的,菱角分明的五官染上了一层夜色的迷雾,他似乎在思量着。

    郑畅也看着窗外,语气也染上了几分幽然,“左先生,看你的反应好像很舍不得那些股份。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在我看来这未必算是真的爱吧?如果是真的爱她,你怎么会在乎身外之物?”

    这种情况下,左轮显得很被动,不过他却道,“我不在乎身外之物,我同意你的条件。”他刚才的沉默不是犹豫,而是在想如何向董事会那边交代。

    他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郑畅更加意外了,“左先生,你答应了?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向董事会交代?”

    左轮果断道,“那是我的事情,郑先生不必操心。郑先生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承诺,拿了股份授权书之后立刻跟我媳妇离婚就好。”

    郑畅没说话,只是点头。

    左轮看着病床上冯宇婷,眼神坚定无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律师,让他准备这些。你也尽快准备吧。”

    说完,他退到走廊上去打电话。

    而郑畅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眯起眸子。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冯宇婷醒了。

    她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不是左轮,还是那张本该熟悉,此刻却显得无比陌生的面孔。她眨眼,希望这一切是幻觉。可是眼眸再次睁开,那个男人还在。她有些无奈的叹息,叹息声清晰的落入郑畅的耳畔。

    他淡淡的问,“怎么?看我一眼都那么痛苦?”

    冯宇婷经历过两次晕倒,每一次都是被这个男人吓的。她此刻虽然醒了,可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像是棉花一样使不上一点的力气。她想到晕倒前的那一幕,顿时紧张的问,“他呢??”

    郑畅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走了!”

    冯宇婷心底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之后她闭上眼睛不去看郑畅,也不再说话。

    什么是绝望?

    此刻她才真正的领悟到什么是绝望,闭上眼睛一片黑暗,睁开眼睛还是一片黑暗的感觉就是绝望。左轮来了,他来了,可他却看见了她跟别的男人拉扯在一起,骆晴还说了那样的话。那个傲气又不羁的男人肯定气疯了,她这个有夫之妇怕是这一生都别想跟他再有可能了。

    她的心好痛,好痛,好像痛的她都无法呼吸了。

    就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郑畅一直在边上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这次进来的不是别人,是冯美婷母女。

    安静的病房,因为她们的脚步声显得拥挤起来。

    病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冯宇婷本能的睁开眼睛。当她看见是她们母女时,再次疲惫的合上眼睛。

    冯美婷看见她醒了,暗自蹙眉,当着郑畅的面,叫了一句,“姐,你醒啦?”

    冯宇婷还是闭着眼睛沉默。

    骆晴也上前一步,假惺惺的笑着,关心道,“宇婷,醒了就好,你这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你可吓坏我们了。刚才是郑先生送你来医院的,他可担心你了。等会你就直接跟郑先生回家吧。”

    冯美婷也跟着说道,“姐,郑先生家的庄园可漂亮了。你要是跟他回家了,你就是那座漂亮庄园的女主人了。真是太棒了。”

    冯宇婷的唇角勾起鄙夷的弧度,她从来就不屑什么漂亮庄园的。她终于睁开眼睛,只是清冷的说道,“为什么是你送我来医院?应该送我来医院的人,为什么不在?”

    冯美婷一听这话可不开心了,瞬间就炸毛了,“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郑先生的老婆,你晕倒了,本来就应该是郑先生送你来医院。你别再惦记着左先生了,你跟他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已经被你气跑了,还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冯宇婷的心狠狠的往下一沉,胸口的那块大石头,就像是被人搬起,然后重重的砸了下去。疼的她脸色惨白,呼吸都变得奢侈起来。

    她张着唇,用力的呼吸。

    冯美婷看她受伤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是过瘾,继续道,“姐,你就死心吧。也别再去祸害左先生他们一家了,他们那样的身份是不会接受你这种身份的。你还是跟郑先生回家,好好做你的郑太太吧。”

    冯宇婷难过的说不出来话。

    骆晴故意说道,“宇婷,你要是实在不想跟郑先生回家,那你就先跟我们回冯家吧。我们作为你的家人,应该照顾你,关心你。”

    冯宇婷放射性的拒绝,“不行。”她是打死都不想要回到冯家去住的,她不想要看见这对母女恶毒的嘴脸,也不想再面对那个冷冰冰的父亲。她若是回去了,这对母女还不知道怎么挤兑她呢。

    骆晴又说道,“你不想跟我们回去我也不勉强,按照道理嫁出去的姑娘也不应该一直住在娘家的,那你就跟郑先生回去吧。”

    冯宇婷闭上眼睛,不敢看郑畅,半响才重新睁开眼眸。她逼着自己勇敢,点头,“好,我回郑家。”

    她身体没什么大问题,醒了就可以出院了。

    郑畅在边上一直没说话,倒是冯美婷母女听到她这么说,很高兴的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啊?赶紧起来跟郑先生回去吧。你身子虚,郑先生开车载你。回到庄园,再让佣人多给你准备点营养汤补补身子。”

    说到这里,冯美婷再次想到了今天中午在庄园里面吃的人肉。她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脸色惨白一片,冲进了洗手间,哇啦一下子又吐了出来。

    骆晴蹙眉,这个没出息的女儿,这事都过去了,还吐个什么劲啊?都已经洗过胃了。

    冯宇婷知道自己不爱郑畅,之所以愿意跟他回去,是想要跟他说清楚。有些事情不能一直逃避的,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她费力的从床上坐起来,骆晴殷勤的过来扶着她,“小心点。”

    冯宇婷甩开了她的手,看着郑畅哑声问,“我跟你回去,明天你能帮我联系到左轮吗?我想要拿回我的衣服鞋子包包之类的。”她听冯美婷说左轮不想看见她,所以她只能请求别人出面了。现在她能请的人只有郑畅了,所以她没想那么多,就这么说了。

    郑畅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确定?你是怎么想的?”

    冯宇婷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我能怎么想?跟他分手!”

    她的话清晰的落入到了站在门口的左轮耳畔,他打了几通电话也接了几通电话。终于搞定了股份授权书,刚回到病房听到的就是这四个字。

    他的眼底一抹风暴闪过,脊背紧绷了几分。

    冯宇婷没抬眸,只是自顾自的说道,“麻烦你,扶我一下。我可能走不了路。”

    郑畅没伸手,她疑惑的抬眸的瞬间,就看见了男人那抹修长的身影。只是,这一次跟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男人的身影充斥着一股戻气,彰显着他的怒气。

    冯宇婷懵了,他不是说永远不想见到她了吗?怎么会出现?

    是她的幻觉吗?

    冯美婷吐完了出来,一下子就看见了左轮。她惊喜的捂住嘴巴,瞬间意识到自己刚才吐的很失态。肯定影响到自己的妆容了,立刻又折回洗手间,手忙脚乱的摸出自己的化妆镜,给自己补妆。

    她的脸颊都红了,看上去就像是个羞涩的小姑娘一样……

    而病房内的骆晴看见左轮也在,而且很不高兴的样子,她心里一阵激动。刚才贱人说的话,左轮肯定听见了。真是太好了!

    冯宇婷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悬空而起了。

    左轮将她打横抱在怀中,脸色很阴沉,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只是动作还是很温柔的,就怕伤着她。

    冯宇婷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西装,支吾道,“你……你干什么?”

    “闭嘴!”左轮呵斥道,“你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闭嘴!”

    冯宇婷果真是被吓的不敢说话了,只睁大眼眸看着他。

    左轮就这样抱着她离开病房。

    骆晴以为郑畅会阻止,却没想到郑畅并没有阻止。她慌张的跟上去,质问道,“左先生,你这是要带着我们家宇婷去哪里啊?”

    回答她的是左轮那双凌厉如冰刀一样的眼神,那种气场震慑的她楞在了原地。

    只一眼,就让她毛骨悚然啊!

    左轮走出去几步之后,她又不甘心的转身拉着郑畅的衣袖,着急道,“郑先生,你怎么不拦着啊?他把你的老婆抱着了,那可是你的老婆啊。”

    郑畅却没什么反应,只单身插在裤袋里面,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骆晴急的直跺脚,“郑先生,你怎么回事啊?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老婆被别的男人抱走了,你怎么没反应啊?”

    郑畅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不过只是冷冷的扫了骆晴一眼,眉头有些嫌恶的蹙了蹙,伸手将她扯在自己衣袖上的那只手拨开,然后大步离去。

    骆晴的手僵在半空中,脸色尴尬到了极点,喃喃的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郑先生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一时之间,病房内只剩下她一个人。等到冯美婷补好妆出来之后,看见的只有她妈妈一个人。她失望的跺脚,“妈,左轮人呢?我打扮的这么美,他怎么不见了?他去哪了?你怎么不帮我留住他啊?”

    骆晴原本就满腹的怒火,这会忍不住对着女儿发泄,“蠢货,自己不努力,我怎么帮你挽留啊?你看你的蠢货样,你打扮这么美,没人欣赏有个屁用?”

    冯美婷也火大的很,“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枪药了?我打扮这么美还不是为了留住他?”

    “可你留住了吗?人家根本没正眼看你!”

    “你……”

    最后,这对母女在医院的病房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一直闹的医院小护士出面才平息了争吵。

    ————

    回东城的路上,左轮在开车,一路上一言不发,车厢里的气氛紧张到爆。

    冯宇婷被他放在后座上面,车内开着冷气,她有点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左轮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嘀咕了一句,“冻死活该!”

    可是那只大手却像是犯贱一样的习惯性扯过毛毯,扔到她身上。

    路上,冯宇婷实在是憋不住了,她想说话的时候,刚开口就被左轮呵斥回去了,“你给我闭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