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谱写一段凡人修仙的传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元会馆想干嘛?

    或者说,楚辞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这个问题早在修真界大战之前就令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天元二年初,天元会馆从蜀川扩展,踏步中原,三日不到,纵横大江南北,连锁三千间。

    普通人看不出这背后的力量,修真者眼光太高,看不到地下的凡俗界,但那些接受主神空间任务、同样降临仙剑六界的轮回者团队,看的一清二楚。

    世界升华,秩序阵营肯定不会单派高端战力构建防线,除了圣者外,东西盟各有一百五十个人员众多、配置齐备的轮回者公会被投放到源仙剑世界各处,他们各自有着不一样的任务。

    建立门派扩展势力、整编战斗人员、培养新生人手。

    仙剑世界可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狭小,除去中原九州外,西域、东海尽头、南海群岛、西夷、狄戎、大洋洲、南北美全都有人类群居社会,差别在于社会文化层次罢了。

    若是将眼光局限在中原,会失去大量的人力资源和修行资源。

    三百个轮回者公会,五万多轮回者散布在六界中,有的在南北美扫清阿兹特克神话体系,建立殖民地,有的在欧洲搞封建迷信,装神弄鬼,有的全心全意发展妖族社会特色主义,争当妖界毛爷爷,有的在鬼界占地为王,操练百万鬼卒。

    各大公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富豪靠修行,有钱升科技,实在太穷的,只能靠变异。

    当然,这是轮回者背地里吐槽的说话,亚当的战前宣传还是挺正面积极。

    “攀升科技,大建高达、回归秘法,点燃神秘!”

    但总的来说,元力体系的建设,是所有任务中最核心的一点。

    问题是,当其他公会派出小队人手按照‘建设门派,招收人手,培养忠心,传授功法。’的正常流程过任务,秉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团结默契,分配地盘,互不干扰。

    突然有个砸锅的跳出来,说,老子不干啦,直接印刷强身诀一百万册,当成厕纸派送。

    这就很尴尬了。

    方乐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眼神。

    他和几个队友按照会长的吩咐,来到余杭镇不远处的山谷建立门派,招收弟子。

    随意露几手把戏,立马收到大量的门徒,然后开始传授强身诀改编的粗浅功法,循序渐进,状况良好,眼看任务快完成了。

    这日他惯例去余杭镇,游说一个叫李古寒的游侠,想将他收入山门。

    没办法,这个叫李古寒的资质太好了,有望成就相当于大罗金仙的烈阳一品修士。

    拿出强身诀改编的进阶功法,方乐刚敲开屋门,李古寒就递来一个鄙视的眼神:“又是你,想干嘛?”

    方乐一口老血哽在咽喉,那是一个憋屈啊,老子看你天赋异禀根骨精奇,想让你得道长生拯救世界,你怎么就这么不上道。

    “古寒兄弟,我没有恶意,你根骨奇佳,真的是万中无一的修行奇才,我送你的粗浅功法你也练过,我想你应该知道,只有加入我们真元剑派,才能...”

    李古寒径直打断方乐的游说:“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加入真元剑派。”

    “这是为何?”方乐愕然,前几天还拖延着犹豫不决,怎么今天突然下定主意了。

    李古寒冷声道:“你们的功法来自于《强身诀》,是也不是!”

    “你从哪里知道《强身诀》?!”

    方乐心里大惊,他可没跟李古寒提起过强身诀,事实上,不论是方乐还是其他轮回者,都没有拿出强身诀招揽原住民的打算,全都是拿改编的元力体系功法来招收门人。

    “哼,昨天镇子里新开了一家会馆,我偶然经过,就看到他们在卖武功秘籍,靠近一看,一本《强身诀》才三文钱。”李古寒盯着方乐,拿出一册小本子扔到他胸前,不断冷笑:“三文钱就能买到的东西,你要我卖身给你的门派,你当我是这么好哄骗的吗?”

    “这不可能!”方乐摇头,翻开小册子一看,的确是强身诀,原汁原味,连错别字都没改,顿时大惊。

    强身诀是超神公会预备了数百年标准时间轴的产物,期间经历了上百代轮回者,除去超神公会外,绝不会流到轮回世界。

    除非...

    方乐眼神一凝,有人在搞事!

    匆匆赶到李古寒口中的天元会馆,方乐闯进去一瞧,旭日八品修士一名,曙光一品修士二十名,练的全都是正儿八经的元力。

    本来还想打破沙钵问个究竟,可是脸一对,妈呀!

    普通人看不出来,作为轮回者的方乐怎么可能瞧不出,这二十一个浓眉大眼的工作人员全特么都是人造人,再抬头一瞧,天元会馆上的标志。

    一座九星拱月的白色圆塔。

    不用问了,方乐一下子知道天元会馆背后的靠山是谁。

    诸天榜留名的圣者!

    主神空间氛围虽好,轮回者之间不允许恶意厮杀,可在开发轮回世界的过程中,允许良性竞争,更别说这种仅仅停留在‘默契’里的划分地盘。

    方乐惊讶这位圣者的‘下限’,竟然跟普通轮回者争夺奖励点数,又无可奈何,因为这件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支持他。

    气冲冲而来,黯然而去,只能将情况上报,让会长处理。

    这样的事情江南各地频频发生,大大影响了其他公会的招收进度,汇聚的不满酝酿起来,最后竟然反馈到了圣阶强者的层面。

    三百公会中有七个公会的会长也在源仙剑世界的壁垒外,听闻此事,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嗯”?

    这是啥意思?

    是知道的意思,还是默认了那位圣者的做法。

    然后呢?

    究竟是帮助那位圣者还是无视他继续发展,到底要怎么应对?给个章程啊!

    上面不说话,下面人心浮动,便有胆大妄为的家伙,纠集三五好友,搜集点情报,明目张胆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