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仙使现(贺盟主梅任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事实上,李永生看到朱雀赶到西疆,脑袋就有点大。

    他所说的要看护受伤将士,并不是不参战的全部理由——其实他也有点不想见朱雀。

    朱雀的算盘,他猜的七七八八了,不过这个位面的纠葛,他不想介入。

    严格来说,此前他对朱雀的纵容,虽然是他也有需求,双方算是各取所需,但严格来说,他还是违背了一些规矩。

    当然,这种不甚重要的规则,私下违背一点不算什么,在公开场合,他还是要收敛一二。

    所以他就不想跟朱雀照面,这老鸟儿口无遮拦惯了,万一泄露出什么,那就没意思了。

    他更担心的是,老鸟请他做主,裁断本位面的一些事情。

    他用屁股想也知道,朱雀来西疆,绝对是冲着他来的,因为他也在西疆。

    现在若是东北也跟伊万人发生了冲突,他相信,朱雀绝对没有兴趣跑到东北的。

    简而言之,他是想低调,看着中土人如何化解这一场危机。

    他从来不认为,见到中土危急,就直接出手庇护,是什么好的选择,这跟中土的内乱,性质有根本的不同。

    如果事态确实可控的话,他会尽量选择不出手,至于说原因嘛,就是那首歌里唱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人不能随便成功,家族也不可能随便成功,国家更不可能随便成功。

    必须经历过风雨才行,温室里永远长不出参天大树!

    他甚至认为,来的十八名真君里,死上三两个都是可以接受的,中土升平的时间有点长了,很多人忘记了战争的残酷性,这样不好。

    事实上,地球界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升平日久之后,大家的心思都在吃喝玩乐上了,讲的是情怀,喝的是鸡汤,迷的是小鲜肉,乐在各种戏子的八卦中。

    须知老祖宗告诉我们,“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在李永生接受的信息碎片里,那家伙一直在诟病华夏的一个现象——独生子女政策。

    不是独生子女有什么不好,这个群体里有好有坏,这都是正常的,他认为,是独生子女这个政策,实在是太脑残了——一夜之间,所有的年轻父母,都不知道该怎么爱了。

    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不宠着?就算有的父母亲知道,严厉一点对孩子好,但是孩子还有同学——糟糕的是,孩子的同学,也是独生子女。

    孩子不会认为,父母严厉一点,是对自己好,他只会大声呐喊——看看别人家的父母!

    没有多少父母,会不关心自己的孩子,但是关心不代表宠爱,更不是溺爱,要学会放手,尤其是男孩子,不摔打不成材。

    不摔打也成才的例子,当然也有,但绝对不会很多。

    这个比喻或许不是很恰当,不过李永生就觉得,现在的中土,有点那个味道了,奢靡之风渐起,缺少一些摔打。

    他不介意让中土付出一些代价,或许这是比较残忍的事,但是些微的代价,能换取人们的警醒,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他愿意束手旁观。

    但是当他看到,幽思真君被一指爆头的时候,他终于是不能忍了。

    没错,他想的是,死一两个真君都无所谓,他不会做庇护熊孩子的家长。

    但是这孩子本身不是特别熊,而且也不是死在公平对战下,而是被上位者直接无情碾压了,像碾死一只蝼蚁一般。

    做为一个家长,孩子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了,还打输了,这种事管不管都行——尤其是孩子不占理的时候,最好别管。

    但是幼儿园的孩子,被高中生打了,打得还挺惨,那么,只要这孩子没有做出天大的错事,哪个家长都不会忍的!

    李永生就是这种感觉,握草,真当我中土没有大人?

    所以,就在风真人苦苦恳求他的时候,他的身子一晃,直接不见了踪迹。

    神使看到空中的李永生,忍不住心里一沉。

    他非常清楚,这个家伙能在不声不响中,来到自己的身后,是绝对的来者不善。

    末日审判,其实有点类似于绝对领域,施术者在这么一大片区域内,能感到任何的细微变化,场中多出一个人来,这是很大的事情了。

    刚才朱雀和白虎冲进来,神使就清楚地感受到了,然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出现,竟然毫无征兆,于是他马上就重视了起来:别看此人才是准证,应该比那两个上界的家伙更难斗。

    当然,所谓的难斗,也仅仅是指在这个位面难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