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毕业实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书呆子,你咋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对着手机看啥呢?”

    张芸生抬头朝身边一看,原本坐在前排的于倩丽不知道啥时候坐到自己的旁边。面对着这位班花张芸生也不好不回应一下:“没看什么,只不过是看本小说打发一下时间而已。”

    于倩丽倒是也没在意,她只是把自己的身子缩了缩抱怨道:“这车里总感觉凉飕飕的,好像哪里有风似得,可是车窗都是关着的啊。”

    “这种老式客车大都有漏风的地方。”张芸生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这辆车上已经没几个人了,其他人大半都在半路上下车了。

    于倩丽把衣服紧了紧然后说道:“这啥破学校啊,怎么建在那么偏僻的地方,离市区也太远了吧?你说为什么毕业非得要实习报告呢?没实习报告学校还能不让咱们毕业吗?”

    “不知道,学校让来实习就来呗。再说在这当实习老师不也挺好的吗?教教课看看书就能混个实习证明,这不比去单位里面实习,天天干活强多了?”

    张芸生倒是没有于倩丽那么多的怨言,毕竟远点也只不过是多看一会电子书而已。

    大巴在莽莽群山中穿行,周围倒是也不算荒凉,随处可见被开垦成梯田的原野。可是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难道这里的人习惯这么早回家吗?

    忽然车子进入一个隧道,骤然而来的黑暗让他们两个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们也都是快毕业的大学生了,也不至于吓得尖叫起来。

    不过张芸生手里还拿着手机看书呢,骤然而至的黑暗之下。手机的反光,令他的脸也跟着泛白起来,再加上眼镜片的反光,看着有些渗人。

    偏偏于倩丽没想到那么多啊,面对黑暗她本能的想靠近身边的同伴,可是满脸泛白的张芸生反倒让她更加想起平日里看过的恐怖片。她本来也不是恐怖片达人,都是被舍友袁晨给拐带坏的。平时看完之后往被窝里一躲也就罢了,现在咋办总不能躲到旁边书呆子的怀里吧。

    想到这于倩丽后悔起来,干嘛要报名到这职中来支教。当时看着没几个人报名就该知道苗头不对的,都怪自己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情况,袁晨这死丫头又不早说。搞得自己报完名之后想退都退不了,好在班里这个书呆子也报名来,这才有个作伴的人。

    张芸生进了隧道之后把最后一段看完,然后他把手机屏幕关掉了。车厢里进入了完全黑暗的世界,这会反倒没有刚才那种阴森的感觉了,有时候这样完全的黑暗反倒会比有限的光亮让人感觉更舒服一些。

    看着身边的于倩丽闭着眼睛,看样是打算出了隧道再睁眼。张芸生悄悄地摘下眼镜,从脖子上解下来一个用红绳拴着的扳指戴在右手拇指上。然后左手拿出一串佛珠手链。这是由一百零八颗菩提串成的长链,平时张芸生都是把它在手腕上缠上三圈,松松垮垮的戴着。

    戴上扳指解下手链之后,张芸生有了底气,这才朝于倩丽座位后面望去。只见一个耷拉着半边脑袋的男人正在一口气接着一口气的朝着于倩丽的脖子吹风呢。

    男人每吹一下,于倩丽就冻得缩一下脖子。隧道里面黑得吓人,于倩丽也没心思跟张芸生聊天,就那么趴着。男人也不厌其烦的在那吹着,突然这个男人一扭头,不对呀。旁边的这个男孩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难道他能看到鬼?

    想到这点,男鬼张开嘴,漏出嘴里所剩不多的几颗牙齿,朝着张芸生嘿嘿一笑。他不笑还好,这么一笑嘴里的黑血都仿佛要滴到地上。正在他准备发出鬼啸的一刹那,张芸生伸出戴着扳指的右手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男鬼本来一口气都提到嗓子眼了,就差一声鬼啸把张芸生的魂给吓掉好附他的身重返尘世。可是这会被掐着喉咙,鬼啸发不出,浑身也像被黄符打中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鬼可是灵体,怎么会被人掐住呢?男鬼想不通这一点,不过他也顾不得想这个了。因为他看到张芸生正在一面用左手飞快地拨动着念珠,一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啊、阿、夏、萨、嘛、哈。”

    张芸生每念一次,男鬼就感到身上的阴气消散一分。正当他觉得自己快要魂飞魄散的时候,一直在那缩着脖子不出声的于倩丽说话了:“你一直在那嘟囔什么呢,烦死了!”

    张芸生心想我是在救你好不好,不过他也懒得跟这班花解释。毕竟虽说是同学,可是两人在四年大学生活里,可没怎么接触过。谁叫张芸生总是那么低调,不引人注目呢。

    “这里这么黑,我念几遍六道金刚咒,壮壮胆。”

    “哈哈。”于倩丽笑道,“你是男生还怕鬼啊?没事,我手机里有大悲咒,放出来给你驱驱邪。”

    “别别别,手机放那个声音太大,吵着别人就不好了。”张芸生怕于倩丽用手机放大悲咒,打乱自己的节奏,“我自己默念几遍就行了,你快假寐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张芸生安稳住于倩丽之后就在自己心里开始默念六道金刚咒,同时右手掐了一个渡鬼诀。男鬼终于承受不住,身上泛起一阵白雾,很快他的整个身体都消散在这一片雾气之中。

    大巴很快就驶出了这一片隧道,于倩丽感觉眼前亮堂起来也就顾不得假寐了。她伸个懒腰看了下身边大汗淋漓的张芸生很吃惊地问道:“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刚才我还奇怪呢。怎么车厢里一下子就暖和起来了,不过也不至于这么热吧。你是太虚了,缺乏锻炼。平时班里搞体育活动你从不参加,这会知道锻炼的好处了吧?”

    张芸生刚才耗费体力太大,没力气跟这啥也不知道的小丫头理论。摘下自己刚刚在出隧道之前戴回去的眼镜,开始倚着靠背打起盹来。

    不过张芸生的好梦没能坚持多久,因为很快他们的目的地丽春镇到了。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