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穿越前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1世纪,科技发展迅速,植被破坏严重,许多生物灭绝。灵气日渐低下,修仙门派纷纷隐居山林寻找灵气充裕之所,闭不出世。世人不得见,以为修仙者消失。

    z国,某处隐秘山脉炎阳派驻地。

    前方红衣飘飘的身影双脚腾空,脚尖轻点树顶,往远处掠去。后面一黑色健硕身影紧随其后。

    “淼淼师妹,你慢点,师兄我快跟不上了。”说话的人正是其后的黑色身影。黑影名叫陆青,是修仙门派炎阳派掌门的首席大弟子,排行第一。火系单灵根,年仅十六已是筑基巅峰期的修士,在这个灵气困乏的年代,这样的资质已是难能可贵。因其容貌俊逸,被誉为小潘安之称。

    “大师兄你快点,我早就打听好了,爹今天下山参加各派掌门大会去了,我正好可以去藏宝阁密室瞧瞧,我可是好奇密室里面的宝贝很久了,每次想让爹带我进去瞧瞧他都不肯,勾的我心痒痒。这次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可得抓紧了。”红衣女子转过头,双颊因大量灵气消耗泛着红晕,红唇轻启,对着陆青瘪了瘪嘴,不满的哼哼。红衣女子叫水淼淼,乃是炎阳派掌门的独生女,单系水灵跟,筑基期初期修为,排行最末,

    陆青笑着摇了摇头,宠溺的望着前方佳人,小小一团的师妹也长这么大了,出落得越发可人。因炎阳派多是男子修仙,大家对这个掌门之女甚是宠爱,而淼淼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掌门之女身份有有所自傲。“真是拿她没办法,全派也就淼淼敢在掌门外出的时候,偷偷潜进密室禁地。以这小丫头跳脱的性子,也不是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自己还是跟上去看着比较好。”陆青心里想着,脚下不由加快几分。

    一刻钟后,两人停在一处山脚下。这山说来也奇怪,山上怪石嶙峋,寸草不生,映着斜阳,透着一股荒凉感,且气候也变化多端,一天可变化一年四季,因其地理气候位置独特,建设防御藏匿阵法事半功倍,故而吧藏宝阁建于此处。凡人因阵法误入几次均不得而返,被凡人称之为迷山。

    两人拿出弟子信物,投入透明结界。守护结界随之消失。藏宝阁慢慢出现在眼前。

    炎阳派是整派的重要所在,其内大大小小机关无数。不是本派修士,就算是大乘期也不敢硬闯。藏宝阁整体取之火之颜色,牌匾由炎阳派建派掌门,当时的大乘期修士所铸,内含大乘期修士的一丝意念,用以守护藏宝阁。屋顶四处雕刻着四方神兽,设以四方阵法。柱子则用赤金描绘神龙,用来加固防御。整栋建筑给一人庄严浩瀚之感。藏宝阁分三层,一层仅为普通秘籍和炼气期筑基期可使用的宝物,当然这普通仅仅以修仙门派弟子为参考,散修对于这样的仅仅可是眼馋的紧。第二层秘籍则精妙许多,多是不传之密,而宝物也必须是结丹以上的修为方可使用。顶层传言藏有可达到大乘期飞升的神诀,可惜只有掌门方可进入,所以真假不得而知。而密室也修在第三层暗阁。藏宝阁门口设有两名结丹修士,因无望突破元婴来此镇守。

    淼淼陆青二人来到门前,对着两位元婴期前辈行了一礼。待两人点头,便推门而入,寻常进出是需要掌门口谕的,看守见是掌门座下弟子和掌门的女儿便未加阻拦。淼淼在前,陆青随后,两人穿过一层的藏宝阁来到楼梯处,信步而上直至第三层。

    暗阁密室入口处。

    “老爹果然老谋深算,居然还设了一层结界,还好我早有准备。”淼淼站结界前,手里拿出一块令牌,对着陆青扬了扬,“大师兄,为了这次进密室,我可是悄悄把我爹的令牌拿来了,我一个人灵力不够,到时候可要大师兄你帮忙了。只要咱俩输入灵气,就可以打开阵法结界了。”淼淼得意的扬了扬柳叶眉,双手开始结印,见陆青未有所动,瞪了他一眼。

    “淼淼师妹,咱们······”陆青面上显出欲言又止之色,擅闯密室可是大罪,身为炎阳派大弟子更不能以身犯法。可心里也的确好奇里面之物,加上不放心小师妹一人,陆青见淼淼脸色不愉,无奈的叹了口气,调动体内灵气开始结印。两股灵气没入令牌,不消片刻令牌腾空而起,贴在透明结界上,结界随之消失。

    玄黑色的大门映入眼前,整扇门雕着一颗叫不出名字的花,只觉得这花妖艳异常,看久觉得神识恍惚。“这花上有些古怪,还是不看为妙。啊~真是太奢侈了。”淼淼眨着星星眼,两眼放光。玄石是现今修真界为数不多的珍惜材料之一,据说炼器只需加之一克便可令武器无坚不摧,而眼前这一扇门确是全部都由玄石所铸。要不是玄石太过坚硬,以淼淼的修为无法动其分毫,说不定这门就被淼淼放进自己的腰包了。

    “看来里面的东西一定很贵重,不然也不会花费大量的玄石铸成这扇门了,我可以越来越好奇了。”陆青眼中闪过一抹深思,细细打量这扇门。

    “师妹,这里有一块凹处,应该是放令牌的地方的,可是这一边的凹槽又是干什么用的,这么小,也不像是放入信物的地方,颜色呈锈红,闻之有血腥气,莫不是要滴血?”

    “炎阳派历代掌门都是一脉相传,这门难道需要直系血脉才能开启吗?”淼淼走上前,查看血槽处。“这可难不倒我,我爹这代就我一脉,我就不信我的血不能开启这玄门。”

    淼淼先把令牌放进凹处,再从腰间的空间袋里取出一枚银针,刺穿拇指,把血滴在了血槽处。之见血槽处金光闪烁,片刻,“吱嘎”一声,门,打开了。

    淼淼兴奋地推门而入,陆青看着淼淼的身影,嘴角轻勾,笑的意味深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