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4章 寻宁凡不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好!”

    眼见更乌一出手,就是百倍劫闪这样的大神通,始终在一旁观战的屈平,顿时面色微沉。

    就连列御寇也是眉头一皱。

    猩红的劫闪,淹没了整个奉女族。

    之前被宁凡强行认主的奉女族护族大阵——天渊斗数大阵,感应到劫闪的攻击,自行运转起来。

    此阵试图抵挡劫闪,但却只支撑了瞬息,便被攻破。

    阵破。

    天渊大阵,毁!

    借由天渊大阵聚集而来、加持在宁凡身上的紫微斗数之力,消失。

    而后,劫闪席卷四方,再无阻碍!

    奉女族的族地,一瞬间就承受了数亿次的劫闪冲击。

    族地,被轰成无数碎片,支离破碎。

    无数惨叫声发出,此地所有人,都被卷入了劫闪的攻击之中!

    命仙也好,真仙也好,在那劫闪的冲击之中,连瞬息都撑不过,直接成了飞灰。

    便是仙尊、仙王,也只能多活数息,仍是难逃一死。

    只有仙帝级别的存在,能在这等攻击之中存活下来,但这仅仅是因为百倍劫闪的风暴中心,远不在他们这里。

    他们面对的,只是劫闪的余波,即便如此,这些仙帝也一个个重伤垂死、法宝毁灭、神色惊惧,不知道拼却了多大的力气,才能从劫闪的余波中幸存。

    “呃…”北海大鲲傻眼了。

    她是想狠狠教训一下毁她糕点的人,可她并没有叫更乌使出这种级别的大招啊。

    一切都是更乌自作主张…

    “简直胡闹!还不出手,制止劫闪,更待何时!”便在此时,屈平老祖的声音,传入大鲲的耳中,带着一丝责备。

    大鲲回了神,也知此时不是发呆的时机,无奈地拍了拍更乌的大脑门,安抚着更乌暴怒的情绪,一面安抚,一面解释,“小更乌,你快把神通收回去,我们来的地方叫奉女族,是一个十分十分特别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打架,不可以使用太强的招数,否则会有大麻烦…”

    大鲲的安抚,似乎有无穷魔力,更乌的情绪奇迹般平静了下来。

    它再度变得温驯,听从大鲲的指挥,张开血盆大口,将之前喷出去的百倍劫闪一点点吸回肚子里。

    与其同时,大鲲、屈平、列御寇一并出手,帮更乌善后,各展神通,驱除着此地劫闪。

    …

    “我吃,我吃,我吃…”大鲲大口吞吃着天地间的劫闪,一连吃了好几百口。

    威能无穷的劫闪生吞入腹,危害极大,她的脏腑需要正面承受所吞劫闪的全部伤害。

    被吞下的劫闪,在大鲲的肚子里肆虐、破坏。每强吞一口劫闪,大鲲都要损失大量气血。

    吃一口劫闪损失的气血数量,几乎相当于数名仙帝的气血总和。

    大鲲吃了几百口劫闪,却仍是面色红润,气色如常,几乎看不出有气血损失…

    她的气血总量,太过可怕,此等损失于她而言,居然仍旧只是九牛一毛…

    …

    “仙灵术,五指成山。”列御寇行走在劫闪之中,面若虚空,看不出半点感情。强如百倍劫闪,竟也伤不得他半点。

    他抬起手掌,朝周遭的劫闪不断拍落,每一掌落下,便会有大量劫闪聚合、凝实。

    肆虐的劫闪之力,被凝成一座座猩红色的五指山,轰轰作响,砸在海底,再无法肆虐。

    如被镇压于五指之间。

    …

    “九歌诸神,现!”

    屈平行走在劫闪之中,周身,有四虚五实的九个护法神守护。

    那些护法神,每一尊都似有不世之威,却因周围劫闪的光芒太盛,看不清面容。

    九神齐出,周遭的劫闪顿时被驱散无数。

    又有一位护法神抬起手掌,朝周遭劫闪一抓,淡漠道。

    “太一神术。”

    几乎是此神施展出太一神术的瞬间,周遭的劫闪好似受到号令一般,飞至他的掌心,继而在他的掌心之中,化作一只色泽猩红的飞鸟…

    …

    经过列御寇、屈平、大鲲、更乌的共同努力,不多时,百倍劫闪就被驱散一空。

    劫闪虽被驱散,但整个奉女族,此刻已是一片废墟,除了少数几名仙帝存活,余下的人,都已化作劫灰。

    “宁!宁!宁!”更乌四下观望,发现此地再也寻不到宁凡的身影,顿时欢喜无限。

    在它看来,这一回宁凡的身边没有牛满山相助,它此番全力一击,定然已经把宁凡轰成劫灰了。

    “你的喜悦,毫无意义。那个人,没有死。他已经逃走了。”列御寇仿佛能看穿更乌的内心,对更乌说道。

    “确实…那个叫宁凡的小家伙,已经不在此地了。”屈平神念一扫,没有从此地劫灰之中感知出宁凡的气息,神色略微一松。

    而后板着脸,对大鲲沉声道,“你我同为三台星君,曾一同面见河伯大人,聆听河伯大人的预言。你不可能不知道,奉女族的重要意义,为何纵容更乌在此大肆破坏!”

    列御寇同样看着大鲲,似在等对方给出合理解释。

    之前和宁凡交手,列御寇始终束手束脚,一身神通几乎没有动用,怕的就是奉女族太过特殊,不敢在此地动用波及过大的手段。

    却不料,这大鲲刚一露面,就指使更乌,将奉女族毁了个干净…

    此事,他需要一个解释。

    “错是我犯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要是想禀告河伯大人,尽管去告,一切惩罚,我都没有异议!”大鲲并不打算多做解释,直接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

    就仿佛,生怕列御寇和屈平会追究更乌的罪责。

    “你有错,但它,错更大。”列御寇抬起手掌,便要施展神通,对更乌降下责罚。

    大鲲立刻出手阻止,“我说了,错是我一人犯下的,与我朋友无关!”

    “好了好了!眼下并不是追究过错的时间,首要之事,是修复奉女族族地、族阵!莫要放出了奉女族天渊之中封印着的【魇气】。”屈平叹了口气,当起了和事佬。

    “能修复几成?”列御寇问道。

    “最多九成…我的九歌神之中,【太一神】前番遭受的魇气伤害尚未复原,尚无法发挥全力。”屈平叹道。

    “九成,倒也足够支撑到我族与四天的战争落幕。”列御寇满意地点点头。

    屈平又道,“我的【大司命神】倒是已经完全恢复,死后一炷香之内,将刚刚陨落之人救活,不难。奉女族内死掉的万族修士,皆可救活。”

    “嗯。”列御寇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他对屈平能否复活死于劫闪的人,并不在意。

    他只关心奉女族的族地、族阵能修复到什么程度。

    “既如此,你便在此修复奉女族,我去追人。”列御寇打算去追捕宁凡。

    定要从宁凡手中夺回封号丹药才肯罢休。

    “我也去!”大鲲也想去追宁凡,更乌也在龇牙咧嘴。

    怎甘心宁凡从眼皮子底下逃掉。

    “都别去追了!想要修复奉女族,以我一人之力不够!此地时空皆已被人认主,大大增加了修复难度,必须你二人从旁协助,集合数名大修之力,才有修复的可能。”屈平阻止道。

    “这…”一听修复奉女族需要自己出力,大鲲只得放下追赶宁凡的想法。

    列御寇大有深意地看了屈平一眼,道,“此地时空虽被认主,但这认主却是具有时效性的,并无法持久,再过不久便会时空归位了。只因,认主时、空之人,对于时空的掌握,并无法达到应有的高度。所以,你真的确定,此地需要留下我和大鲲才能修复?”

    “…”屈平不答。

    见屈平不答,列御寇也不继续迫问,而是五指朝天地一抓,竟是从天地之间,抓出一黑一金两条龙来。

    金龙,是此地时间法则具现化后的形象。

    黑龙,是此地空间法则具现化后的形象。

    此地时空,竟是直接被列御寇抽离,持在掌中。

    “你看,这时空二龙体内,被那宁凡种下的印记正在减弱,证明我所言非虚。我很好奇,你在道念战中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要对这个名叫宁凡的修士如此袒护?”说话间,列御寇法力一吐,掌中时空二龙顿时被震得支离破碎。

    再之后。

    破碎的时空之力被列御寇重组。

    此地时空恢复了秩序,再不受宁凡干扰。

    “好吧,你既然将话说到了这里,我便也说说内心想法好了。那宁凡虽非大修,实力却不逊于我等,你们便是追上了,又能如何?再与他做过一场,将北界河毁个干净?将北天一并毁去?便是打得四天崩溃,又能如何?你真的能从此人手中夺回封号丹药么?”

    “把握不大,但也有三分把握可以夺回,故而打算一试。”列御寇道。

    “夺回之后呢?再另外找个足以承受此丹药的人,令其吞服,助其修出雨师封号?”屈平又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直接把丹药交给此人?让他得到雨师封号的力量,再让他来协助我们行事?”列御寇认真思考着其中利弊。

    最终还是摇摇头。

    “他是北天修士,是紫斗的后人,与我等,道不同…”说话间,列御寇面色忽而有了细微变化。

    似有所感。

    却是在这一刻,已逃出奉女族的宁凡,直接吞下了他所炼制的中品万灵血。

    此丹,已被吃下,再也无法夺回了。

    “呵呵,这下子,你应该不会再去追他了吧?”屈平同样感应到天地间,雨师封号有了新的主人,哪里不知宁凡已经吃下了丹药。

    以他对列御寇的了解,此人只会理性行事,既然没有夺回丹药的可能,此人绝不可能再去追赶宁凡,无缘无故打上一架。

    “我不追他,你很开心?”列御寇无悲无喜道。

    情绪丝毫没有因为无法夺回雨师封号而动怒。

    “…”屈平不答。

    “看来你不打算和我多说闲话,那便立刻开始修复奉女族好了。”列御寇。

    屈平点点头。

    发动了九歌神之中,太一神的力量。

    “太一轮,时空倒流!”

    一道光轮从太一神的手中飞出,继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被毁掉的奉女族,竟如同画面倒放一般,一点点恢复如初。

    不过恢复的情形并不完美。

    屈平召出的太一神,仍有伤势未愈,使出的神通自然无法尽善尽美。

    那些化成劫灰的人,同样时空倒流,满地劫灰重新凝聚成一具具肉身。

    但这些肉身却只是空壳,只能算是尸体。

    于是屈平又发动了九歌神之中,大司命神的力量。

    “生死灯,续命!”

    一盏燃烧着黑白二色火焰的古灯,从大司命神的手中飞出。

    满地尸体的体内,顿时重新点燃了魂魄之火。

    魂兮归来!

    “诶?我怎么没死?”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好像有点记不清了。”

    被复活的修士,各个神色茫然,不明所以。

    却不知,他们之所以能够死而复生,全赖了屈平的功劳。

    “说起来,若你能将北海真君一同复活,倒是省事了。”列御寇忽然问道。

    “我已暗中试过此事,可惜根本无法办到…那宁凡灭杀北海真君,用的宝鼎太过特殊,此鼎不知是何来历,被其炼杀之人,竟是超出了大司命神的生死权限…”

    “奇怪?被复活的人数,似乎少了很多?”

    屈平忽而轻咦一声。

    他发现,被他复活的修士里,竟没有一个是奉女族的人。

    换言之…

    此地之前,根本没有半个奉女族人陨落!

    敢情宁凡并不是一个人逃离此地,而是带着奉女族全族,一起逃掉了!

    “不可能!小更乌的百倍劫闪瞬息即至,一瞬间的时间,他怎可能带这么多人逃出此地?”北海大鲲感到难以置信。

    “莫忘了,此人早早便认主了此地时间。你眼中的一瞬间,或许是他眼中的十年百年,有如此充足的时间,做出任何事都不足为奇的。”列御寇解释道。

    眼中却不经意的,有了一丝异色。

    他很意外。

    据他的了解,宁凡与奉女族素昧平生,这些奉女族人对于宁凡而言,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

    身为一个修真者,面对四名远古大修的围攻,面对瞬息而至的百倍劫闪,正常人只会下意识的寻求保命之道,谁会去惦念陌生人的安危呢?

    可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