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8章 混鲲门徒,张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幻象!

    这石敢当根本不是活人,而是逢魔碑内心世界演化出的一道幻象。

    不,不对。

    “我此刻看到的一切,并不只是幻象这么简单,而是此界演化出的一段上古记忆。”

    宁凡心道,自己此刻所见,或许正是那个名叫张道的修士,曾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怎么可能!此人竟开了天人法目!竟能以手掌轻易洞穿我的鬼体!”宁凡的举动,直吓得石敢当亡魂大冒,蹭蹭连退数步,不敢再靠近宁凡。

    “你为何如此惊讶?你只是一道幻象,我以手掌穿过你的身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宁凡似笑非笑道。

    “前辈莫要说笑,晚辈血肉之躯,如何能是一道幻象。”石敢当却意识不到自己只是一道幻象。

    他面上赔笑,心头却是一寒。

    “情报上说,混鲲门徒张道心无城府、木讷愚钝,修为也才堪堪突破仙王之境。此人,真的只是一名新晋仙王吗!”

    “说起来,我刚刚在海边捡到一封信…”宁凡又将刚刚捡到的仙帝书信,递给石敢当,暗中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和反应。

    石敢当接信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该死!

    石鬼派来的送信使者,不是已经被他们截杀了吗?此人为何还能收到求援信,且为何,此人收到的信,和他们截获的信,内容不同?

    他们所截获的信,内容是三日后,会派金船来接张道,前往北极道果大会。

    可这一封,却说是九日后,才有铜船相迎。

    “可恶!中计了!我等所杀的送信使者,只是石鬼布置的障眼法!既如此…”

    想通这一切,石敢当再不掩饰自身修为,法相全开,化作一尊百丈恶鬼,抬手遮天,仙王巅峰的气势横扫天地。

    “张道!你既识破了我的身份,便乖乖跟我走一趟吧!莫要逼我用强!”百丈恶鬼冷声道。

    “再说最后一次,我不是你要找的张道。若你执意寻衅,即便你只是一道幻象,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宁凡淡漠道。

    “哈哈哈!你不过区区新晋仙王,口气倒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对我这等仙王巅峰不留情面!”

    百丈恶鬼张口一吞,欲直接将宁凡吞入腹中。

    而后…

    宁凡同样张口一吞,一口吃掉了百丈恶鬼半边身体,吃法说不出的凶残。

    又一口,百丈恶鬼便被吃干抹净了。

    “怎么…可能…”

    天地间,回荡着百丈恶鬼难以置信的声音,一命呜呼。

    区区恶鬼,竟想和远古神灵比吃人,真真可笑。

    随着百丈恶鬼陨落,他开来的那艘黄金古船,顿时化作了一滩烂泥。

    原来,此船只是百丈恶鬼以神通变化出的东西。

    “嗯?奇怪…”吃掉百丈恶鬼后,宁凡发出了轻咦之声。

    身为一个远古神灵,万物皆可为食粮,纵然对方只是幻象,他也有信心将对方两口消化。

    问题在于,这百丈恶鬼分明只是幻象,不该有血肉之躯才对。

    可吃到肚子里以后,不知为何,竟被炼化成了庞大能量。

    待这些能量被宁凡彻底消化,宁凡惊讶的发现,他的法力竟凭空提升了一劫左右。

    和宁凡庞大法力基数相比,一劫或许不多,但要知道,宁凡可只是随口吃了一名巅峰仙王的幻象而已。

    “怪事,吃下此地幻象,竟能提升这般多的修为…”宁凡感到不解。

    不过并没有多少闲心深究。

    灭杀了百丈恶鬼之后,宁凡并未离开此地,而是继续在此等待。

    第四日。

    第五日。

    第六日。

    转眼到了信上说的第九日。

    终于,一艘青铜古船从远方驶来,来此迎接宁凡渡海。

    “晚辈石敢当,见过张道前辈,奉家师之命,来此迎接前辈渡海。”又有一个自称石敢当的人,从青铜古船走了下来。

    这一个石敢当倒是没有隐藏修为,是个货真价实的舍空小辈。

    “我不是张道,你找错人了。”宁凡如之前一般回答。

    “呃…”石敢当闻言一愣,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出发之前,师父特意叮嘱他,说这名张道前辈性格极其古怪,务必小心服侍,不可得罪。

    如今看来…

    师父所言非虚啊!此人性格,确实古怪,一句话就能把人噎死。

    “总之,晚辈是奉家师之命来此,还请前辈速速登船,莫要误了道果大会之期。”石敢当恭敬道。

    “汝师是谁?”宁凡问道。

    “呃,这位前辈为何明知故问,他既已收到家师的邀请信,如何能不知师尊是谁…”石敢当心中大感无语,好在他没有忘记,眼前之人是个性格古怪之人,于是面上没有任何不耐,恭敬答道,“回前辈的话,家师道号石鬼真人,正是向前辈发出邀请之人。”

    “原来如此。”宁凡点点头,实则对于石鬼真人是谁,半点也不关心。

    “请前辈速速登船,莫要误了道果大会之期。”石敢当小心翼翼催促道。

    “嗯。”

    宁凡点点头,登上了青铜古船。

    见状,石敢当微微松了口气,操控着青铜古船,渡海而去。

    起初,海面不时会有风浪,海水也只是寻常海水。

    但随着古船渡海的距离不断深入,海水渐渐多了说不出的道法气息。

    海潮开始平静,平静地如大道长寂。

    深不可测的海域,透着沉重的压迫感。

    “这里的海水,似乎有些不凡…”宁凡凝重道。

    “前辈所言极是,此刻我们已经驶入了逆尘海的外海,海水自是威能莫测。所以前辈千万要小心些,莫要一个不慎,掉入海中。”石敢当劝道。

    逆尘海外海?宁凡一怔,若有所思。

    片刻后,又问道。

    “若我掉入海中,会如何?”

    “这位前辈果然喜欢明知故问…”石敢当心中无奈,面上却仍是恭敬状,回答道,“逆尘海一滴海水,可重如山,便是仙尊仙王,一个不慎淹入海中,也有淹死的可能。”

    正说话间,原本平静的海面,忽然吹过一缕海风。

    这海风之中,蕴含了无穷道法,只轻轻一拂,竟是吹得宁凡身躯微微晃动,可见威能是何等厉害了。

    但也只是一开始,趁宁凡疏于防备时,才能吹得宁凡微晃而已。

    待宁凡法力运转,这海风便再也吹不动宁凡了。

    反倒是开船的石敢当遭了难!

    却说那石敢当,哪料得到这时节,逆尘海会刮海风,几乎是海风一吹,他便从船上飞出,朝海面落去。

    无法抗衡!

    区区舍空修为,根本抗衡不了逆尘之风!

    眼看就要坠入海面!

    石敢当直吓得亡魂大冒,拼尽全力飞遁,也无法顶着逆尘海的道法气息飞起来,仍是朝着海面坠落。

    一旦坠入海中,以他微末修为,顷刻就会淹死。

    “前辈救我!”绝望之际,石敢当只来得及朝宁凡发出一声求救。

    而后。

    宁凡袖袍一卷,顶着逆尘之风,将石敢当卷回了船上。

    死里逃生的石敢当,喘着粗气,浑身冷汗直冒。

    好险!差点就要淹死了!

    幸好有张道前辈相救!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石敢当跪在地上,朝宁凡连连叩拜,感激不已。

    一番感谢后,石敢当这才后知后觉想起,刚刚宁凡是顶着逆尘之风救他的。

    不可思议!

    那可是逆尘之风啊!

    即便只是微风程度的逆尘之风,也足以令仙帝感到棘手了!

    刚刚那种情况,就算是他师尊石鬼真人亲手施救,也需要用尽全力才有可能,绝不可能如宁凡这般轻松——袖袍一卷,就顶住了逆尘之风。

    “这位张道前辈真的只是新晋仙王么,这种手段,怕是许多仙帝都不具备吧!难怪师尊忽请此人相助!”念及于此,石敢当的眼神愈发恭敬。

    但还是有其他事情不解。

    “说也奇怪,这时节,逆尘海外海应该不会刮海风才对。前辈可知,外海的天气为何会变得异常?”石敢当不解问道。

    “这阵风,不是天气异常,是有人特意引来的。”宁凡目光朝着天空某处一瞥,大有深意道。

    “前辈莫要说笑,想要引动此地逆尘风,至少也得八劫之上的风掌位仙帝才可,此地哪有这等存在,又有什么理由引动海风,对我等出手呢?”石敢当摇摇头,显然不信宁凡的判断。

    而后,石敢当被打脸了。

    几乎是石敢当话落的瞬间,天空无人处,一个隐藏多时的老者显现而出。

    这老者脚踏乌云,身后背着六道鬼幡,周身阴风阵阵,一身修为赫然已是仙帝九劫之境!

    “不愧是圣宗门徒,有两下子,竟能看破老夫行藏!”老者冷笑道。

    石敢当却吓得面色惨白,显然认得老者身份。

    “沧、沧海君!竟是那位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他为何在此!”听石敢当的口气,就仿佛眼前这位名叫沧海君的老者,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黄口小儿,凭你也配直呼老夫名讳!”沧海君面色一沉,张口喷出数道鬼影,鬼影化作成百上千的鬼头,袭向石敢当。

    此乃九劫仙帝一击,自不是区区石敢当可以抗衡的。

    “前辈饶命!”石敢当简直快要吓傻了。

    这才刚刚逃过被逆尘海淹死的结局,转而又要面临九劫仙帝的击杀。

    他为何如此倒霉!

    沧海君负手冷笑,理都不理石敢当的求饶,眼看石敢当就要当场陨落,被鬼头们吞吃了。

    于是宁凡出手了。

    袖袍一拂,顿时便有沛然大力扫过,震得众鬼头四散而飞,无法欺近。又强行一摄,摄来一个鬼头,一口吞入腹中,毫不在意此鬼头如何鲜血淋淋。

    这一幕,直看得石敢当内心一突,便是那沧海君都被这一幕唬住了。

    “生吃鬼头!好生凶残!此子不是圣宗门徒么,圣宗之人,怎会习得这等魔道手段!”沧海君暗暗心惊。

    宁凡却感到有些失望。

    失望的原因,是这一回吃下的鬼头,无法为他提升任何修为。

    难道是因为这些鬼头只是沧海君的神通所化?故而没有什么营养?

    于是宁凡不再吞吃其他鬼头,只袖袍一卷,便将漫天鬼头卷入袖中,再一抖袖袍,从袖中抖出了一地雨水。

    “好厉害的玄门道法!竟只一瞬间便将老夫的鬼术净化成了雨水!”沧海君愈发心惊。

    心惊之余,又感到了嫉妒。

    “此子区区新晋仙王,只因是混鲲圣宗门徒,便能习得如此厉害的手段,真真叫人嫉妒!”

    “有此背景在,纵然此子只是区区仙王,我也不敢杀他。毕竟圣宗因果,我惹不起。”

    “好在主人的命令,只是让我阻止这张道前往北极道果大会,此事易尔。”

    沧海君心思飞转,面色却还是一贯的阴沉,见没能一击杀死石敢当,便也懒得继续出手。

    左右只是一个舍空小辈,无关大局。

    他来此的目地,从一开始就只有张道一人而已。

    “张道小儿,老夫且问你!我派去一名鬼仆寻你,如今那鬼仆何在!”沧海君冷声问道。

    “原来如此,之前那百丈恶鬼,原来是你派去的。”宁凡自语道。

    却半点也不理会沧海君的提问。

    被区区“新晋仙王”无视,沧海君顿时大怒,他虽不敢杀宁凡,却打算给宁凡一些教训。

    于是祭出身后六道鬼幡。

    五道鬼影从鬼幡中飞出,化作五名仙王巅峰的鬼仆,朝宁凡呼啸而至。

    之所以六道鬼幡只有五只鬼仆,乃是因为先前已有一只鬼仆被宁凡干掉了。

    “放心,老夫今日心情好,不杀你,但却得请你前往老夫洞府呆上几年,待得北极道果大会结束,老夫自会放你离去!”

    当下便打算将宁凡直接抓走了。

    沧海君懒得再和宁凡废话。

    宁凡却是眼神一亮!

    而后,在沧海君骇然的目光中,宁凡一口一个,瞬间吃掉了五只鬼仆。

    消化!

    消化!

    消化!

    法力再度精进了五劫不止!

    “混鲲圣宗之中,何时竟诞生了这等魔头!”沧海君惊怒交加。

    “继续。”宁凡神色冷漠,口气亦是冰冷无情。

    继续?

    继续什么?

    沧海君不太明白宁凡此言何意。

    转而心中一突,明白了宁凡的意思。

    宁凡是想让他继续放出其他鬼仆!

    此子这是…还没有吃够啊!

    “目中无人!简直目中无人!”沧海君怒极反笑,一拍天灵盖,顿时便有一个墨绿鬼幡从天灵中飞出。

    此幡一现,顿时化作无边之巨,掀起无数阴风。

    “不过是吃掉几只低劣鬼仆,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真真可笑!那等程度的鬼仆,老夫要多少,有多少!就怕你,吃不下!”

    而后,沧海君果然放出了更多鬼仆。

    再之后…

    宁凡法力+1劫。

    法力+1劫。

    法力+2。

    法力+1。

    法力+2。

    法力+2。

    法力+3

    …

    一连吃掉了沧海君四十多只仙王鬼仆!

    而后宁凡法力+5。

    法力+5。

    却是又吃掉了沧海君当做底牌手段的两只仙帝鬼仆!

    最后一口,宁凡法力+20。

    却是连沧海君都一并吃掉了…

    前前后后,法力凭空涨了一百多劫!

    “区区幻象,竟能精进我的修为,此地果然没有来错…”宁凡暗道。

    …

    同一时间。

    北界河最深处。

    一只巨如星空、只剩半边肉身的鲶鱼怪物,正沉睡于北溟最深处。

    它所受之伤,太重,半壁肉身,被那位号称【古来逆天第一】的妖鹤所毁。

    纵然这只鲶鱼怪手段通天,也难以在短时间内重塑肉身。

    睡梦中,鲶鱼怪正在黄河水中快乐游泳。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声音将它从睡梦之中吵醒。

    “河伯大人,快醒醒啊,出大事了!万族镇压魇气的紫薇星,正一颗颗消失,原因…不明!”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