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4章 老夫仙石,人称诗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宁凡没有急于离去。

    他很好奇,眼前这位疑似紫薇仙皇的炒栗老者,会如何应对上门寻衅之人。

    泼皮们仍在打砸着老者的摊位,对于这一切,老者并未理会,甚至没有去看这些人一眼。

    那是一种漠视!如同人类行走之时,不会在意地上有几粒尘埃一般,眼前发生的一切,无法让老者受到丝毫影响。

    虽说老者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但,这群泼皮无赖惹下的因果,却越来越重!

    当那些因果累积到一定程度,天地间,仿佛有一双双无形之手,伸向了这些泼皮。

    继而,众泼皮忽而目光茫然了起来。他们的身体不知为何,陡然破碎,化作一缕缕星光,飞入老者炒板栗的炒锅之中,化作一颗颗新入锅的板栗。

    呕。

    隐约感知到发生了什么的白灵,干呕了起来。

    【师、师兄!这些、这些板栗,好可怕,好恶心!该不会这一大锅板栗…都是、都是人变的吧?我和你吃下的,难道是…】

    “…”宁凡拍拍白灵的后背,似想让对方好受些。他神情无奈,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有洁癖的少女了。

    对于宁凡本人而言,吃几颗活人变化而成的板栗,并不至于感到反胃,毕竟他一路走来,跟糟糕的东西都吃过…但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而言,这种程度的食材果然还是太刺激了些。

    “有趣,若晚辈没有看错,这些人之所以会化作一颗颗板栗,并非是因为前辈出手。”宁凡眼中青芒闪烁,望向一锅板栗并问道。

    “如你所见,老夫确实没有出手。是天地间的因果秩序,在自行维护老夫。即便老夫身陨于此,即便世间再无老夫之存在,老夫之因果,仍不可轻易沾惹。”老者语气平静,似在陈述一个事实。这一回,他没有再将宁凡当做空气人,因为宁凡眼中的天人青芒,引起了他一丝兴趣。

    目光对视着,是一双历尽沧桑的眼,与另一双青芒闪烁的明亮眼睛。

    这一次对视,宁凡没有从老者的眼中感受到时光长河般深邃的压迫,显然是老者刻意收敛了威压。

    “你距离彻底打开天人第三门,不远了,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契机。所以,刚刚这一切,你,看懂了多少?”老者目光一眯,问道。

    “只看懂了一些,但却无法理解。”宁凡沉吟片刻后,如实答道。

    “那也很不错了。本以为擅入此地的,只是一滴水花,但或者,其实是一场狂风骤雨也未可知。算不出,果然还是算不出啊,天地之间,果然也只有执修的变数最难计算了,有趣,有趣…”

    老者自嘲而笑,整个人连同板栗摊位,忽而化作紫色星光,一点点消散在了原地。

    更在老者消散的瞬间,似有一双无形之手,朝整个试炼时空抹了过去,将老者曾经出现于此的痕迹通通抹去。

    几乎是老者痕迹抹去的瞬间,原本因为此地板栗摊骚动而混乱的坊市,忽而平静了下来。

    坊市中的围观者,一个个目光茫然,片刻后,目光恢复清澈,但却尽皆有了恍然若失之感。

    “我们…为何全都围在此地?”

    “我记得,坊市内来了一个挥金如土的肥羊,他以道银买了很多东西,买了糕点,买了糖人,买了风筝,对,他最后还买了…买了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

    “嗯?这里以前有过什么摊位么?是谁在这里卖过什么来着…”

    “果然,记错了么?”

    瞬息之间,此地围观者尽数忘记了此地发生之事,更忘记了此地曾存在过一个板栗摊,曾有过一位炒栗老者。

    就连白灵也忘了之前发生了一切,不再记得自己吃过某种极恶心的板栗。

    于是便也不再干呕,而是有些茫然。

    【师兄?我刚刚为何突然干呕?诶,我手上怎么会有一包板栗呢?】

    甜香的板栗味道入鼻,白灵下意识就想剥一颗尝尝。

    但却被宁凡摆摆手阻止了。

    “这些板栗,你还是不要吃了…”

    【诶?真的不能吃么?一颗也不行?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我饿了,想吃掉所有板栗。”宁凡不打算将事实告知白灵。

    【噗,师兄连撒谎都撒不好…虽然不知道师兄撒谎的原因,但既然师兄这么说了,我还是不吃好了。这些,都给师兄吧。】

    白灵将手中的板栗纸包递给宁凡。

    宁凡目光一扫,却发现纸包里的板栗数目不对。

    并非是老者之前送给白灵的数目,之前随摊位一同消失的满锅板栗,竟不知何时,全都飞进了纸包中。

    “之前,这位前辈说我不配吃他的板栗,此刻却又将满锅板栗赠送于我…”

    宁凡表情一霎变得古怪,突然有种被前辈高人考验、认可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这些板栗…

    无论怎么看,所选用的食材都只是普通板栗,但见识了之前那一幕,宁凡哪里不知,纸包内一颗颗的板栗,其实都是因种种原因、前来招惹炒栗老者的倒霉鬼。

    【所以,刚刚这一切,你,看懂了多少?】

    【只看懂了一些,但却无法理解。】

    脑海中,不经意想起来之前和老者的对答。

    老者问他,有没有看明白活人如何变成板栗。

    他说他看懂了一些,这一幕活人变为板栗,改变的不只是形体,更是其存在。

    因活人之存在真正化作了板栗,故而无论宁凡怎么看,都只能看出满锅板栗。

    这一点,他能看懂,但却无法理解改变存在所涉及的神通妙术。

    改变存在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太过高深,远非如今的宁凡可以理解、掌握。

    但纵然如此,能看出此事关键之处,也足以令炒栗老者高看宁凡一眼了。

    所以,老者将留之无用的满锅板栗,奖赏给了宁凡,算是认可了宁凡的存在。

    “人之存在,可以得到,可以失去,可以维持,也可以改变…”宁凡似有所悟。

    而后剥开一颗板栗,面色如常,喂入口中。

    小心翼翼体悟着板栗深藏的紫薇道法,却再也不敢贸然窥伺其道法本源了,那当真是极其莽撞、凶险之事。

    …

    又逛了许久,宁凡和白灵寻了处‘客店’留宿。

    石敢当说,坊市以北可以找到留宿之地,宁凡听了,也来了。

    可,谁能解释一下,为何整个风蛮坊市没有一家正经的旅店,全都是一堆秦楼楚馆是怎么一回事。

    宁凡怎么也忘不了,当他带着白灵进入一家‘客店’住宿时,‘客店’的鸨母,露出了怎样一种惊讶、欲言又止的眼神。

    “呃,这位客官,咱们店的规矩,不可自带‘酒水’的…”嗯,鸨母当时是这么提醒的。

    【自带酒水?我们带酒水了么?好奇怪的规矩。】白灵显然不知,自己便是对方口中的酒水。

    “两间房,钱不会少你。”宁凡淡漠回道,递给鸨母一小块天道银。

    “原来你就是坊市传说的那位…”鸨母顿时双眼一亮,哪里不知自家客店进了一位大肥羊。

    瞬息间,鸨母也不介意宁凡破坏规矩自带酒水了,毕竟这一小块道银,都够宁凡享用此店酒水千万遍了。

    然而宁凡根本没有享用此店酒水的意图。

    这让鸨母误以为宁凡只想喝自己的酒。

    夜,深了。

    宁凡盘膝于房内,时而吃一颗板栗,并细细体悟其中奥妙。

    白灵住在隔壁,虽是隔壁,但其实两间房彼此连通,并无禁制阻隔,显然是鸨母考虑到宁凡有可能半夜‘误入’女伴房间,故而特意关闭了二人房间的隔断禁制。

    不时有行棋落子的声音,从白灵的房间,传入宁凡的双耳。

    显然,即便已经逛了一整晚,白灵仍不打算太早休息,没忘记要把今天没完成的打谱完成。

    棋子的声音,如此安宁,如此平和,没由来就吸引了宁凡全部的心神,再难集中精神体悟道法的奥妙。

    这样的情况,在宁凡的修真生涯绝不多见,极少有东西能干扰到他的内心,便是山崩,便是地裂,都不如那轻灵的棋子声动人心魄。

    小小的棋子声,不是心魔,胜似心魔,使得宁凡恍然间伸出手,放在了心口。

    是了。

    在他的心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