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六章昆明尸画(2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那……邢兄是觉得,这玄渊钓吾该交予汝?”宋玉微微侧头,瞥着沐浴在阳光中的邢仲,语气阴测测的道。

    邢仲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诡异的望着宋玉。

    看着他淡然的态度,宋玉心中郁结着一口气,愤恨的道:“休想!”他猛地拍在案几上,桌上的东西被真的震的微微的晃动,香炉中的灰尘飞了起来,在半空中的飘舞着,金色的阳光中显得极为清晰,最后,它懒洋洋的洒在案几上。

    “休想?”邢仲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趣的把玩着自己的指尖,语气轻佻的问着。突然,他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凌厉了起来:“既然宋兄不将它交出来,那……就不要怪吾了……”

    他意味深长的说完这句话,便甩了下衣袖,转身离开。看着邢仲离开的身影,宋玉的眉毛锁的极紧,垂着头思考着,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两人的这次交谈有事不欢而散,时间过得飞快,如白驹过隙。

    公元前278年冬,宋玉站在窗柩旁边,微微的扬起头来,看着蔚蓝的上云卷云舒,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微风拂过脸颊的惬意。

    手中下意识地摩挲着那个熟悉的檀木锦盒,感觉到熟悉的纹路,他轻轻地嗤笑一声,黑色的瞳孔显得尤为深邃。

    敞开的窗柩外,一片皑皑的之色,宋玉缓缓的叹了口气,呼出来的白的雾气,在寒冷的空气中显得极为明显。往年冬天,只会零零散散的飘上薄薄的一层雪花,没想到今年竟然下了这么大的雪,他伸出微微发红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着探进阳台的枝叶。

    灰色的枝节上面覆盖着一层白雪,受到宋玉指尖的力度,微微的颤了颤,白色的积雪如同折了翅膀的蝶翼般优雅的飘散了下去。

    恐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色了吧!他想。

    小厮站在宋玉身后,看着他英挺的背影,竟觉得周围笼罩着一层浓浓的伤感,一言不发,害怕打扰了他。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试图让脚心感到更暖和一点,冻得通红的指尖相互揉搓着,整个人终于觉得有了一丝的知觉。看了看空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没有一个火盆,小厮只觉得浑身一个哆嗦,隐藏在衣衫下面的胳膊上,鸡皮疙瘩迅速的冒了起来,汗毛立的高耸。

    宋玉感觉到了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才回过神来,微微的侧着头,嘴角缓缓地勾了起来,声音温柔的笑道:“汝来了……”

    小厮点了点头,微微躬身,恭敬地施礼,随后缓缓的抬起头来,黑色的瞳孔中映出宋玉白色的身影。

    他微微抱拳,道:“先生……”

    宋玉看着他拘谨的样子,缓缓地向前走了几分,伸手轻抚着他发凉的手腕,轻笑道:“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见外?”

    小厮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伸手挠了挠头发,突然间,像是猛然间想了起来,抬起眼睑,盯着宋玉道:“先生找吾来,到底有何事?”

    闻言,宋玉垂下眼帘,遮住了瞳孔中复杂的目光,斟酌了许久,他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小厮,喉咙艰难地滚动了几下,才开口道:“今日是想请汝帮个忙?”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