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黑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从小运气就不好,干啥啥不成,跟谁谁倒霉,因此家里人全把我当个灾星看。别人算命算下来五行缺土,缺水,就我是奇葩,算命先生说我啥都不缺,命里缺个媳妇儿。

    那先生意思是我要找不到媳妇儿,这辈子都得倒霉下去,但要是娶到了媳妇儿,那就能转运了,往往运气背到极点的人一转运,那就是好的没边儿了。

    可我爸妈给我生的这一张脸实在是不敢恭维,说难听的,长得就是一辈子讨不到媳妇儿的样子。

    我家里也不富裕,成绩也不好。

    高考当天我还发高烧,烧的神志不清,落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运气差的也是没谁了。闹这么一出,谁都不敢给我介绍工作,都不想跟我搭上关系了,没办法,我自己摸索摸索,去工地上找了个开挖掘机的工作混口饭吃。

    这天我也是倒霉,排上我晚班,愣是大下雨天,还打雷,轰隆隆的怪吓人,还好有几个同事一起,在临时宿舍里等着开工时间到。

    “项晓生,有你的电话。”一个工友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叫到。

    我应了一声,连忙去接电话。

    项晓生是我的名字,手机我买不起,家里养活我妹妹读高中已经很辛苦了,我也知道自己给家人带来了太多的麻烦,所以这手机钱我得自己挣,这个月发了工资,我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个新手机,再给我妹也买一个,这样她有事也能直接找我。

    所以现在家里边联系我,还得靠这儿的公用电话。

    “喂?”我拿起电话,准备听对面声音再喊爸或者妈。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对面也没出声,我看看拨号键,一个没亮,那就是说对面没有号码。

    怎么会?屏幕上还有通话时间呢,怎么会没有号码?唯一的可能那就是电话坏了。

    于是我又喂了几声,看对面依旧没反应,就给挂掉了。

    回到宿舍,我问工友借了个手机打回给我爸,可他说没有打电话给过我,我妈也没有,妹妹在上晚自修,根本不可能找我,这就奇了怪了。

    “王哥,你刚刚接电话的时候,是男人让我接电话的还是女人啊?”我朝着刚刚喊我的男人问道。

    他正在那看书,听我这么一问,皱眉想了一会儿道:“好像……好像是个女人吧,声音挺好听的,找你干嘛的呀?”

    “王哥你还不懂吗,这小子背着我们找女朋友啦!”

    “哟,他这么倒霉,哪家姑娘能看得上他呀,肯定是他妹妹呀!”

    “哈哈哈……”

    工友们调侃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他们全都是老实人,各方面也帮了我不少,所以人品上那是没差的,他们这么说绝对没有恶意,所以我也一起跟着笑了。

    只不过听王哥这么说了,那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应该就是我妹妹了,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如果是急事的话,刚刚打给我爸我就知道了,但我爸跟没事人一样,那就说明是小事。

    我下了夜班会去接她放学,到时候在问问她好了。

    “要是我女朋友倒好了,应该是晓羽打来的,不知道那丫头在学校怎么了。对了王哥,电话好像坏掉了,刚刚拨号没提醒,而且接了没声音。”等大家闹够了,我这才开口提一下。

    王哥有些惊讶的眨眨眼,嘴里嘀咕着不会吧就跑了出去,过会儿又回来说是电话没问题啊,来电有提示,说话也有声音,说我忽悠他,赶紧付他电话费。

    我很是尴尬,估计又是我运气差遇到了什么其他人遇不到的小毛病吧,这么想着,也就没太在意了。

    等到晚间开工的时候,我还特意用那电话往家里打了一个,确定电话没坏的同时顺便问了下家里,妹妹有没有打电话来,得到的答案也是没有。

    这样我才安心去开挖掘机了。

    我们这片以前是医院,现在挖了要建学校,因为地下几层有太平间,所以晚上这里怪渗人的。

    我听说这种地方阴气特别重,所以要建学校来压压,因为学生多。

    真不巧我就分到了夜班,这让我也是无语,我本来胆子就不怎么大,还要我一个人挖挖挖,撅了太平间,跟铲了人家的坟有什么区别嘛,我心里嘀咕着,但为了钱,还是开始工作了。

    探照灯把整个工地照的很明亮,可我偏偏就分到了最边边的角落,恰巧是灯光的死角,黑不溜秋一片。

    刚开始还行,这土挖起来挺轻松的,反正我也不用动,就手上几个动作的重复,做着做着我都快睡着了。

    可是突然“咣当”一声,掘头好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物上面,吓得我全身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