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丽被强奸了,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了严重的摧残,使她陷入了万分悲痛之中,泪水如开闸放水般地从她那双美丽明亮的眼睛中不间断地涌出。她就是绞尽了脑汁也不会想到,那个她一直非常尊敬,又一直倍感亲切,从小到大都对她百般宠爱、千般呵护的人,竟然会丧心病狂地夺去她的贞操,且是在她毫无警提意识,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而对她犯下了无耻的罪恶。小丽的泪无法止住,痛不欲生的她在怨恨、矛盾的心情中一分一秒地煎熬。时间好像停止了,地球也仿佛不转了,小丽的心脏似乎也不再跳了,悲痛欲绝的小丽如死了一般。

    事情发生在一九九五年五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下午一时许,刚刚过了十七周岁的余小丽在家中的卫生间里洗澡,热水器中喷洒出温度适中的水一连串地落在了赤条条站着的小丽身上。她感到特别地舒爽,双手不停地擦洗。大约半小时光景,忽然一阵响动,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小丽猛一转头,透过水珠,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啊!”小丽惊恐万状地大叫。

    “啊……”那男子也下意识地叫道,然后迅速退出,并随手拉上了玻璃门。

    小丽望望那门,微微皱了皱眉,又转过头继续冲洗。半分钟,仅仅只有半分钟,玻璃门又被拉开了,还是那个男子,竟光着下身冲进了门,几个健步窜到小丽的身后,拦腰抱住了一丝不挂的小丽。

    “爸爸,爸爸,你干什么,我可是你女儿呀。”

    “是,是我女儿,可是你太美了,太太美丽了,我控制,控制不住了啊。”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下流呢。”小丽的话音也在打颤。

    男子不言语,可双臂仍紧紧地夹着小丽,那两只肮脏的手在小丽的前身上下游走。

    小丽拼命挣扎,不停地扭动身体,边动边高声呼喊:“妈妈,妈妈”。

    “别喊,别喊,喊也没用,你爷爷、奶奶耳背,弟弟出去玩了,妈妈在最前面的小店里,根本就听不到”。

    “你是个流氓,无赖,对自己的女儿竟做出如此不堪的事。”小丽继续挣扎,使出浑身力气抽出右臂,并高高举起,迅速转身欲抽打他的耳光。

    男子眼明手快地抬起左膀挡住了小丽下落的手,并就势将小丽放倒在冰凉潮湿的地砖地上,一个驴打滚坐在了小丽的双腿上。

    小丽的下身无法动弹,只好挥舞双拳,雨点似地捶打在男子的脸和臂膀上。可小丽有多大劲呢,拳头落处就如同捞痒痒。

    男子用他那双铁钳般的大手握住了小丽的手腕,并顺力将其举过头顶压住,然后整个人躺在了小丽的玉体上……。小丽被强暴了,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过早地失去了最最尊贵的女儿之身。

    二十年之后,也就是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星期六,在我国南方某一省会城市的西北角,气温闷热了一整天,但到了傍晚时分,好似为了迎合人们喜庆的心情一样,变得特别地凉爽舒适。帝豪大酒店的门口广场上是车来车往,人头窜动;富丽堂皇,灯光耀眼的迎客大厅里,相挽着站着四对风度翩翩、浓妆艳抹的新人,他们将在该酒店举行婚礼。其中一对中老年新娘和新郎格外地引人注目,那就是三十七岁的余小丽和大她二十岁的陆新洲。

    小丽今晚光彩照人,除脚上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以外是一身的洁白无瑕。秀发披肩,白纱盖头,如百花齐放的笑脸上闪烁着一对明亮迷人的大眼,樱桃小口旁两个深深的酒窝诱引着所有前来贺喜的宾客们的目光,裸露的双肩之下,高贵而华丽的婚纱长裙衬托着高挑匀称的魔鬼身材。虽然已近中年,但气质和风韵绝不输给其他三位新娘。然而新郎官陆新洲就着实难以恭维了,身高与新娘不相上下,短而修顶的头上稀稀沥沥地泛出了白发,西装革履,大红的领带,可是这等着装在他的身上却显现不出半点的高大雄伟,更使人清楚地发现他的右手掌总是撑着根拐杖,不难猜出他的右腿带有残疾。是这么一对新人难以不被人想象到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余小丽虽然说算不上鲜花了,但陆新洲却可以和牛粪相比配。

    晚七时整婚礼在三楼的宴会大厅里正式开始,双方的家人和亲朋好友济济满满地坐了十桌。没有司仪、没有礼宾,但婚礼的场景仍然十分的喜悦和热闹。新郎和新娘笑容满面地逐次走到各个桌子跟前举杯向宾客们敬酒、致谢。二个小时的婚礼过程始终洋溢着欢快喜庆的气氛。

    入夜,宾客和亲友们留下红包和祝福各自散去,余小丽和陆新洲也回到了距酒店三、四站路的一个居民小区里——他们的新房中。这是一座六层楼,建筑已经有二十余年的老式住宅,他们所住的是三楼右边的一套两舍一厅的住屋,这屋原是陆新洲和他的前妻(后因病已弃世十年)一起生活的地方。经过了前段时间的装潢、装饰,这新房已经焕然一新,整洁漂亮,置身于此新房之中,心情定会极其地舒心、爽快。

    由于一天的往返和操劳,此时这对虽不年轻、但尚未老的新人已经有点疲倦了,所以一进屋来,他便如释重负地躺倒在床上。

    “小丽,你今天可是太美了,让我出尽了风头,想不到我陆新洲那里修得来的福气,都已过了半百的人还能再当一回新郎,娶上你这么美若天仙的女子。”

    “这是你的造化,是上苍给你这个好人的恩赐,看到你已经孤独了十多年,忍再让你继续孤独,所以把我奖给了你,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孤独了,有我陪伴你走完以后的人生。”

    “你说的是真心话吗,我比你大二十岁,还是一个瘸子,你嫁我这么个长短不齐的人就一点也不后悔吗?”

    “长短不齐可是铁拐李呀,是仙家,是给我送福气的人,我心甘情愿地嫁给你。”小丽用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陆新洲,又将眼光转移到新房的各个方位,脸部由微笑变得凝重,又渐渐地变得悲哀,忽又开始抽泣,且越抽声音越大,最后竟变成了大哭……

    “小丽,小丽,怎么啦,怎么啦,是不是我说错话啦,是不是你的话言不由衷,你在后悔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还你自由,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你不要哭,不要哭,要怎么办全由你。”

    小丽听到此话,拿开了捂在脸上的手,哭声一点点地小了,盯着一脸迷芒的陆新洲,语气尽量平和地说:“不,不,不是因为你,你是个好人,是天底下少有的大好人,你对我好,是个真心疼我、爱我的人,是拿我当宝贝痴心珍藏,而不是当花瓶只顾观赏的人,我嫁给你决没有半点地后悔之意,我要照顾你、伴随你,和你一同享受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幸福生活。”

    “那你为啥会大哭呢?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你应该笑才对呀。”

    “我是乐极生悲,是触景生情,看到新房中的这一切,感到幸福的时光,联想到我过去所遭受到的不幸和种种打击,不由得情绪激动而难以自控地哭起来了。”

    “噢、难怪呢,吓我一跳,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寒毛孔都向外冒水。”

    “哈哈哈……”小丽破涕为笑。

    “我有一事不明,我们相识也快五年了,过去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你曾经受到过伤害,还失去了生育能力。在我们相好的过程中,我也看到你对感情问题所采取的态度,可是我还是不完全清楚其中的细节,你因何而到这么大岁数才和我这个大你这么多的人结婚,这里面的曲折究竟是怎样的?你所遭遇到的伤害究竟给你造成了怎样的恶果?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让我也为你分担点痛苦,用以后的温情来填补你的伤口,用真情来充实你生命中的不足。”

    小丽出神地望着他,望着一张情深意重的老脸,好似有一股暖流冲入她的全身,使她顿感到浑身的红细胞热热地发烫,泪水不知觉地从双眼中滚出。她擦干泪,闭上眼,略微停顿了十几秒后又张开口说道:“好,我告诉你,我本名叫洪佳丽,原先是个活泼好动,爱说爱笑的人,我走路都是哼着小曲,一蹦三跳的,不象现在寡言少语。很多人都在身后说我清高,不爱理人,还给我取了外号叫冷美人。可谁知道,我在十七岁时就被我爸爸强暴了,还怀了孕,后又在打胎时被诊断为终身不能生育了。想想我正当青春妙龄时遭到了那么大的打击,还可能再开心蹦跳吗?是谁都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恶运呀?”

    “啊,你爸爸,怎么会是那样,他怎么可以对亲生女儿干出那么下流无耻的事情呢?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不,他是我的继父。”

    “哦,继父,继父也不应该哎,继父继父,既然占个父字,就应该像个父亲的样子,尽到父亲的职责呀,怎么能够乱来呢。你慢慢说。”

    “说来话长,那是一段伤心刻骨的往事,我把它深藏在心底里,从没向外人透露过,今天索性全跟你说了,不过你耐下心听我从头讲明,事情还得由我母亲的婚姻说起,那是在……”。

    时间从从二零一五年倒退了四十年。一九七五年的夏天,余小丽的亲生母亲余香兰初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深造,而是回到银龙乡(当时称作公社)余家坝村帮助母亲打理家务。

    余家坝村依山傍水,土肥景美,庄稼茂盛,一条曲曲折折,清澈透明的小河养育了这里辛勤劳作的人们。沿小河边座落着两排农家小院,小院的住房基本上都是青砖细瓦的平房,只有两三座二三层的小楼,每个小院都是由三间或三间以上的的大屋顶的房屋围上土墙或碎砖搭建的院落,院内都挖有水井及猪圈和家禽家蓄的小矮房,住房中,内、外分明,外间都为堂屋和灶台以及堆放柴草及杂物农具的地方,里间是卧室,室内的家俱都为老式的。只要是到了一家就可以把整个村庄了解的差不多了。全村一共有三十几户人家,除了一两户外姓以外,全部都姓余。

    这里的人世代务农,到了余香兰这一辈也不例外。然而余香兰却一天农活都没有干过,其原因在于,她父母共生了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是男孩,就她一个女娃,所以父母从小就将她视为掌上明珠,十分宠爱,什么累活、苦活都不让她干,还处处事事小心翼翼地护着,生怕她有什么闪失,真可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掉在地上怕打了。三个哥哥也是尽可能地让着她、顺着她,若是有谁欺负她,三个哥哥会一起和人拼命。这样就使得在父母及兄长们无微不至的关爱下长大的余香兰出落的婷婷玉立、白白净净,一点没有乡下丫头的影子,倒像个在城里长大的千金小姐,由此到了青春妙龄之时,她已然成了远近闻名的大美人,追求者和提亲人都快把她家的门坎踏破了。实乃好女百家求,经过了千挑万选,毕业仅三年多,年龄尚不满二十岁的余香兰就嫁给了当时的公社书记的儿子洪福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