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十一章

    飞啊、海燕,伸张开你雄健的翅膀,向着广阔的蓝天,向着洁白的云彩,勇敢地飞翔吧。狂风不可挡,暴雨浸不透,只见你骄傲地飞行,在艰险中自由地翱翔,你那小巧玲珑地嘴角,常常不停地欢叫,好似天真活泼的少女歌唱青春在闪耀,你那样艳丽多姿的羽毛,唤醒了沉睡的波涛,好像姑娘穿着漂亮的衣裳,装点着人间更加美妙。这是陆新洲新近创作的一首诗,他无比自豪地朗读给娇妻余小丽听,小丽听得是欢欣鼓舞,赞不绝口,还用掌声为丈夫鼓劲,陆新洲被夸赞的心花怒放,有点飘飘然,他合不拢嘴地笑着对小丽说:“小丽,你就是我饲养的一只海燕,我要让你生活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飞你也可以飞,飞累了,你就燕归巢,我这里永远都是你的暖窝,你幸福的家园。”

    “谢谢,谢谢你老公,我已经感觉很温暖很幸福了,我不想再飞,飞累了,就在这爱巢中好好地享受享受。”

    “难道你就不想想再干点什么吗?你还年轻,身体又很好,就不打算做点什么事吗?总是这样无所事事地也不是长久之计呀。”

    事情是肯定要做的,老不做事也会厌倦的,可是具体做什么事我还没有想好,暂时我又懒得去想,我现在就想歇一段时间,有你的呵护和爱戴,我就想尽情地痛快痛快。“

    “那我们先去旅游,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到天堂去好好玩上几天行吗?”

    “我也不想出去玩,一来外面太热,在家事事好,出门处处难,二来你的腿也不太方便,干嘛出去找罪受呢?我就愿意待在家里,和你朝夕相处,由你烧、你弄,我来吃,我可从来没有让人服侍过,趁此机会我就好好地让你服侍服侍。”

    “你倒是很会找机会的哟。”

    “怎么,不乐意吗?”

    “不不,乐意乐意,我求之不得,我的几手做菜的绝活正没有机会展现展现呢,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服侍你我非常非常地开心。”

    “真够肉麻的,这话应该由我们女的来说,你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啊,就四分之三呀,拿还有四分之一是什么呢?”

    “不知道,我想起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要是想起了田鼠、青蛙或者是地鳖虫怎么办呢?”

    “哈哈哈”小丽爽朗地大笑。

    陆建新也受感染地狂笑。

    陶醉于新婚之喜的余小丽在丈夫的关爱和照顾下开开心心地过着每一天,陆新洲变着戏法似地每顿饭都做好几样可口的菜给小丽品尝,虽然他的一条腿不太灵便,可他的手却有着巨大的能量,才刚刚一周,小丽的身体仿佛大了一圈,脸上也有红似白的显出了富态,陆新洲做菜一流,小丽是坐享其成。这对恩爱夫妻,互敬互爱地过得好不舒心。这天晚饭时,陆新洲又照例整出了几样小丽久未尝到的美味,摆倒桌上,二人边坐下共享,边吃陆新洲便随口问道:“小丽,你和你妈妈回家以后过得还习惯吗?”

    “唉……。”小丽叹口气接着说:“哪里谈得上习惯,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我只是勉勉强强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就走了。”

    “一个星期就离开了,上哪儿去了?”

    “又回到了省城。”

    “又回到了那个工地食堂上班了吗?”

    “没有,我是到了省城的西边,靠近奥体中心的一家大酒楼里当了收银员。”

    “这次怎么这么幸运,一去就让你当了收银员,那家酒楼的老板是蛮够意思的嘛。”

    “什么够意思呀,那家酒楼的老板是洪福生,我的亲生父亲。”

    “怪不得,那你说说,去了以后怎么样了?”

    “好吧,我从头讲给你听。”小丽收住了笑,进入了沉思,又开始讲起了她的故事。

    垂头丧气的余小丽会到了阔别四年的银龙乡、银龙镇的陈家,仍然住在她以前住的那间屋子。可此次回来的小丽,情绪是特别的低落,看什么都不顺眼,对于家里的人,她只是言不由衷地叫声爷爷、奶奶和妈妈,对陈阿根她基本上是避而不见,难得见到了她也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应付一下,只有和弟弟小强在一起时她才露出些笑容,白天她在小店里帮忙打打下手,或者是和妈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些无关痛痒的事,到了晚上她便一头扎进自己的小屋不出来了,就闷在那屋里,书也不读,电视也不看,只是站在窗前望着天空的月亮,或数着星星,就这样苦熬苦度地过了七天以后,她便向妈妈提出要走人,妈妈余香兰不解地问道:“你上哪儿去,还出门打工吗?那个工地食堂你恐怕是回不去了。”

    “我不会再到工地食堂了,我上省城找洪福生去。”

    “什么?找洪福生,他在哪里?你怎么忽然想起去找他呢?”

    “他在省城那边开了一家很大的饭店。”

    “哦,是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王昌义老婆告诉我的。”

    “那你去找他,他会认你吗?会答应你在他饭店里工作吗?我们这么多年都没和他联系过了,你这么冒然的去找他,有点不妥吧?”

    “有什么妥不妥的,他是我亲爸爸,有父亲不认亲闺女的吗?他现在发了,还不该给我一份工作吗?我凭劳动吃饭,又不白拿他的,他能不答应我吗?再说他生了我,可一天也没有养育过我,还不应该给我一个吃饭的地方吗?”

    “话说的在理,可就是太突然了,是不是先联系一下再去行吗?”

    “联系什么,他是我亲爸爸,这份血缘关系他还能赖了不成,我去找他又不是非要他养活我,而是在他的饭店里打工,该干什么活我就干什么,他难道还把我拒之门外?”

    “好吧,你找他是正理该当,不过不要勉强,他若是不认你,不肯留你在那里工作,你不要和他吵,还会到妈妈身边来好吗?”

    “行,就这么说,我明天一早就走。”

    省奥体中心是全市,乃至全省有时还是全国的体育运动中心,这里的体育场馆众多,各场馆之间都是由树木和花草装饰的林荫小道相连,每个场馆的正面都配有喷泉和大型停车场,这里频繁地举办体育赛事,像全运会、青奥会都在这里举办过,将来有可能还会举办一次世界最大型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奥体中心的周边高楼林立,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展示了这里是省城经济飞速的象征。距奥体中心主场馆向北走四站公交路有一条既宽敞又繁华的兴旺大道,此大道东西走向,车来车往,人流不息,在该大道的一个四岔路口的西北角上有一家福星大酒楼,酒楼有五层之高,门口是一个可停几十辆车的广场,一二楼是宴会大厅,三四楼为一个个包间,整个酒楼装修高级、舒雅,一楼摆有二十几张大圆桌,,二楼十几张,每天是灯火辉煌,食客多多,三四楼的包间是间间装饰不同,每间各有特色,灯光耀眼,清澈透亮,包间有两桌一放和一桌一放的,一桌一放的居多。那包间的名字也是别具一格,如梅花厅、牡丹厅、凤凰厅和紫竹厅等等。

    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这天气温非常的炎热,阳光直射,照的福星大酒楼的门口热气腾腾,然而楼内的接待厅内却是透凉透凉的,不用说那是空调的作用。上午十时,打扮入时,但满脸是汗的余小丽走进了酒楼,到了吧台跟前,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年轻女子用诧异的目光问她道:“你好,请问是吃饭还是订餐?吃饭时间还没到,若是订餐请将时间和人数告诉我。”

    “我既不吃饭,也不订餐,我是来问问你们酒楼招聘服务员吗?我想应聘。”

    “哦,对不起,我们不招聘,我们酒楼的服务员已经过剩了。”

    “那我就找你们老板。”

    “找老板也没有用啊,服务员已经嫌多了,你找谁都不会留你,请你回吧,别影响我工作。”

    “我不影响你工作,只是你告诉我你们老板在哪里,我自己去找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这种事情我就可以回绝你了,没必要找老板了。”她有点强硬了。

    “我必须找到老板,找到洪老板,洪福生老板。”小丽的态度变得更强硬了。

    “你怎么可以直呼我们老板的大名呢?他在哪里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你一定得告诉我,否则我就不走了,直到见到洪福生为止。”

    那服务员见小丽一本正经的样子,又能够直接说出老板的大名,心中有点忐忑,不知她的深浅,只好打了内部电话给洪福生。

    坐在五楼办公室的洪福生听到楼下有一个漂亮小姐直呼其名地来找他,不免有点好奇,便未加思索地通知吧台请那小姐上来。

    酒楼的第五层是办公重地,进门是管理员和会计办公室,最后面一间横着的是经理办公室,左手边上摆放着一派转型的沙发沙发前面放着两台相连的茶几,经理室有二十平米,正对着门的是一张大型的办公桌,桌前面放着两张沙发椅,办公桌后面也放着一张沙发椅,椅子后面是文件柜,整个办公室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净舒爽,不难看出该室的主人是个勤快而富有头脑的人。

    小丽推开了经理室的门,迎面就见到了办公桌后面的一个油头粉面、白色短袖衬衣配上一条红领带,精神饱满,五十开外的中年男子,小丽停下脚步,仔细地打量他,在脑海中努力寻找儿时的印象,可是她找不出来,只好晃晃脑袋迎了上去。

    “请问你是洪老板吗?”

    “对对,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还直呼我名,请问你认识我吗?我们好像没有照过面吧?”

    “是的,我们没有照过面,不过准确地说我们在我五岁之后没有照过面,我五岁以前是经常照面的。”

    “呵呵,五岁以前,你还是一个小女娃娃,可现在你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十几年过去了,这变化之大是无法想象的,我怎么可能还认识你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当然是不认识我了,可是你还没有太大的变化,我进门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哦,是吗?”洪福生见到眼前站着这么一位相貌和身材都极为标致的女子,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邪念,此女子主动地来找我,是不是想投怀送抱,从而获取经济报酬,假如那样的话,我不妨满足她不太过分的需求。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女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小丽见洪福生的眼神心中就明白了他此刻的心理动态,因为她出来打工几年了,形形色色的人她也见多了,针对她的这种眼神也司空见惯了,可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竟然也用同样的眼神看她,小丽的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还直呼我大名,怎么说我们都应该算是两代人,你这么做是否有点不太礼貌吧。”

    “起名字不就是让人叫了吗,我没觉得不礼貌呀,我找你是想在你的酒楼里打工,做服务员或者厨房打杂都可以,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叫吧,叫吧,我不和你一个小姑娘计较。”洪福生此时才想起小丽还一直站着,所以他很客气地伸手一指办公桌前的沙发椅接着说:“你请坐,有话坐下说。”

    “谢谢.”

    “我想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因为我们酒楼的服务员和勤杂工已经人满为患,近期不打算再招新人,除非你有什么特长,我这是私营企业,一个萝卜一个坑,不会多用一个闲人。”

    “我没有什么特长,除了在建筑工地上的食堂里打过下手以外什么技能也没有。”

    “那我可就爱莫能助了,除非…….”洪福生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可小丽已经全明白了。

    “这个机会你必须给我,否者你太不通情理了。”

    “哦,你还赖上我了?”

    “不是我赖上你,因为是你让我有了今天,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给我一个吃饭挣钱的地方。”

    “哦。”洪福生闻言为之一震,他瞪大眼睛盯着小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我叫余小丽,是省城郊县余家坝村人。”

    “啊,余家坝村,那么余家坝村有一个名叫余香兰的人你可认识。”

    “当然认识,我十七岁以前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她是我妈妈。”

    一声惊叹,洪福生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直勾勾地望着小丽,嘴唇有点颤抖的问道:“那么你的亲生父亲是谁?又怎么会和你母亲姓呢?”

    “我的本名叫洪佳丽,我妈妈这辈子就生过我这么一个女儿,你说我的亲生父亲应该是谁呢?”

    “啊,佳丽…。”小丽此言如同地震一般,洪福生立马站立不住地瘫软在沙发椅上,他双手抱住头一个劲地摇晃,他这时的举动是见到了女儿而激动,还是为刚才的邪念而忏悔就只有他知道,好大一刻他才回过神来望着小丽,眼中似含着泪的说道:“原来你是佳丽,是我的女儿,我亲生的骨肉,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你,你,你出落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从那里来,象是从天而降。”

    “爸爸。”小丽见到洪福生的表情,条件使然的双眼也湿润了,她突口叫出了一声这已经久违的称呼,而且对象是她真正的父亲。

    小丽的这一声“爸爸”令洪福生激动万分,他情不自禁的双手拍打着桌子,然后站起来走到小丽的跟前,拉住了她的手说道:“佳丽,我的女儿,来来,到沙发上来坐,让爸爸好好看看你,你的到来使我太意外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早就知道你在这里开饭店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呢?”

    “一来我有工作,二来我听说你又娶了媳妇,而且还生了个儿子,所以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

    “那现在为什么又来了呢?”

    “我走投无路了,不得不来投奔你。”小丽难过的把失恋和三舅工伤死亡,她少了靠山,三舅妈又因此嫉恨于她的事告诉了洪福生。当然她没有完全说出实情。

    “哦,原来如此,你来找我就对了,我是你的亲爸爸,你不投奔我又投奔谁呢?我会给你好的生活。顺便问一句你怎么把名字改了。”

    “这得怪你啊,你当初那样对待我妈妈,又对我不管不问,妈妈改嫁他人,把我的名字改了不是情有可原吗?”

    “是是,当初是我不对,后来我很后悔。想回头去找你们,可是听说你妈妈改嫁了,我就觉得不应该再去打扰她,至于对你我心中时刻想念,也想过把你要回来和我过,然而我孤身在外面打工又有很多不便,我吃尽了苦头才混出点模样,然后才娶了现在的老婆,就把要回你的想法给淡忘了,对不起,这些都是爸爸的错,请你原谅我。”

    “爸爸,你能这样说我已经满足了,那么现在我来了,你可以给我一份工作吗?”

    “那是自然,我这里的工作你任意挑,就在这办公楼上当个管理员行吗?”

    “我只想凭劳动吃饭,我没有文凭又没有管理经验,恐怕不能胜任管理员的工作,到餐厅当个服务员,端个盘子倒个水的我还是可以做的。”

    “这怎么可以呢,你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让你干那些粗活、累活呢。”说到这里洪福生想了想后又说道:“那这样你看好不好,你到一楼的吧台做个接待和收银员怎样,你又这么漂亮,干那些工作正合适。”

    “那行,那行,我这就到一楼吧台适应适应好吗?”

    “别急、别急,不在乎这一刻,你先在这里坐坐,我一会儿通知下面,让他们送几个菜上来,我们父女两人就在这里吃顿团圆饭,分别了这么多年了,这顿饭的意义太重大了,你不会拒绝吧。”

    “当然不会了,爸爸,我先给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找到了你并在这里工作了,让她放心。”

    洪福生点头表示同意,小丽便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听筒,给余香兰去了电话。小丽把她和洪福生父女相认,并留在他的酒楼上班的消息转告了妈妈。电话那头的余香兰听到后特别地高兴,然后她又要求和洪福生通话,言语间自然是拜托洪福生多多的关心和照顾小丽,这对曾经的夫妻,分别近十七年后又互通了话语,双方的情绪都有点激动。

    中午洪福生和余小丽父女二人在办公室里共进了美食,席间这二人亲亲热热的有说有笑毫不拘束,小丽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温暖,也深深地体会到自有生命以来真正的父爱,父女俩开开心心地共度了一段温馨的时光。

    饭后洪福生领着小丽到了一楼的吧台,把她介绍给了一开始接待小丽的服务员丁美云,并悄悄的把自己和小丽的关系告诉了丁美云,然后嘱咐她二人说:“我和小丽的关系只限我们三人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免得造成工作上的不便。

    “好的、好的,放心吧老板,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丁美云答道。

    “小丽,丁美云是我们酒楼最漂亮的服务员,工作能力也非常强,你好好跟她学习,等你可以独当一面时,你们两人就轮班工作,她比你大一岁,在酒楼工作也有三四年了,你叫她师傅也行,叫姐也可以,总之你要虚心的向她讨教。”洪福生说。

    “行行,我知道了,姐,请你多多帮助,我新来乍到,什么都不懂,还望你不惜赐教。”小丽友善的说。

    “很好,很好,丁美云你待会儿找一套工作服让小丽换上,至于住宿和其它问题我下午再来帮你解决,你就先安心地在这里学着干吧。”说完洪福生就走了。

    丁美云也是从农村来的姑娘,不过她到城里已经三四年了,所以一点都不像是个乡下丫头,她长的白净甜美,圆脸大眼,嘴角微微上翘,不笑也似乎像笑一样,给人以很好亲近的感觉,她的身高比小丽略矮一点,显得有些微胖,但却非常匀称。当她听说小丽和老板的特殊关系,那里还敢怠慢,便主动热情地把小丽迎进了吧台。

    小丽坐在了丁美云的身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工作,还时不时的问一些有关工作上的问题,丁美云有问必答,每答都是笑嘻嘻地耐心细致的解释,很快这小姐妹俩就相处的十分融洽。

    下午四点钟,洪福生又到了吧台跟前,她看到这两个姑娘相处的很好,心里非常地高兴,于是她便冲丁美云说道:“小丁,谢谢你了,她刚来什么都不懂,你多教教她,我这儿拜托了。”

    “老板,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应该的吗。”

    洪福生笑了,转而她又对小丽说:“小丽,今天下班后你先和我回家,见见你小弟弟和他妈妈,今晚就住在家里。”

    “那我是不是应该买点什么给他们,初次见面礼当表示呀,要不然多没道理啊。”

    “不用你买,我早就想到了,并为你准备好了,你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

    “那就谢谢你了。”

    “以后对我不许说谢谢,我们什么关系呀,我欠你十几年的养育之情,做这点事情太微不足道了。”

    “对啊,亲父女还这么客气,岂不见外了。”丁美云逗趣道。

    这父女俩都笑了。

    晚近九点时,就餐的客人走了个大概之后,洪福生到吧台前叫上了余小丽,二人便一同出了酒楼的正门,门口停了一辆富丽轿车,洪福生拉开了车门让小丽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绕车前上了驾驶座,一溜烟小车开走了。当他们二人出门和上车开走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酒楼的很多服务员和厨师们都用诧异和怀疑的眼光目送这对男女,那些眼光里透视着什么,单凭想象就可以猜出结论。有几个女服务员甚至非常嫉妒地议论说:“这个小女人什么来头,才来就当上了收银员,我来了都快三年了,还在端盘子洗碗呢。”“肯定是和老板有一腿,晚上又把她带回家。”“她何德何能,才来就做收银员,找机会刁难刁难她。”“……”等等恶语向相。这些人当中只有心知肚明的丁美云望着他们暗自好笑。

    洪福生的第二任妻子叫吴翠翠,是省城土生土长的女子,她在一家公有企业做会计,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中学老师,她本人初中毕业后又上了财经学校,学成毕业便进了那家企业,先是做出纳,后转为会计。她身高虽然中等,但相貌却楚楚动人,长着一张标准型的瓜子脸,一颦一笑都射人魂魄,故而年轻时追求者众多,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后来当她二十四岁时便在追求者中选择了一位同企业的科室干部,大她两岁的一个俊后生结了婚。没想到,恶运降临,结婚未满两年,他们没来得及要一个孩子时,其丈夫就在一次意外车祸中丧生。丈夫去后,她就将自己的感情闸门紧紧地闭上了,尽管还有一些人仰慕她的美貌,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可是她全然未放在心头,一直到三十岁时,才在一次朋友聚会的酒席宴上认识了洪福生,两人一见钟情,通过频繁的接触和交谈,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最后在家人不同意,翠翠反复地做工作,洪福生多次地上门表决心的情况下,终于获得了翠翠父母的许可,他们这一对相差十三岁的有情人修成了正果,结为夫妻。婚后一年多,他们又喜得贵子,这之后洪福生又在翠翠与她家人帮助下生意越做越红火,并在五年前接手了这家福星大酒楼,福取洪福生的福,星是取儿子洪佳星的星。

    儿子洪佳星长得虎头虎脑,人见人爱,身材特像洪福生,高高大大,脸型却偏向吴翠翠。学习成绩也很不错,是洪福生夫妇的骄傲。

    今天吴翠翠下班后和往常一样到学校接儿子,回到家母子两吃完晚饭后,翠翠在客厅里看电视,儿子在自己房中写作业。这已经成为母子两的习惯了,因为洪福生要接待酒楼里的生意,故而很少和妻儿共进晚餐。

    富田轿车向南方飞驰了近十分钟就到了一个高层住宅小区—锦湖花园。进大门再向里拐了两个小弯便停在了一幢三十层的大厦前,洪福生和余小丽几乎同时从车两边下来后,洪福生绕到车后,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拎出了四包礼品,这父女二人便乘坐电梯上了十五楼,他们站在了1501的门口,洪福生敲了敲房门。

    开门的吴翠翠见到丈夫这么晚了竟还带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回家,不由地怒火中烧,正欲冒火之时,洪福生赶忙抬手,并让小丽叫阿姨,小丽叫过后,洪福生便冲妻子道:“你猜猜她是谁。”

    “我不管她是谁,你这么晚了带了小丫头回家是什么意思?”

    “我那敢造次,你就是借我个胆也不敢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呀。”即使想干什么也不可能带来家呀。

    “别耍贫嘴,那你说她是谁?这么晚带回家来想干什么?”

    “你难道看不出来她很象我吗?”

    吴翠翠被丈夫这么一提醒,立刻镇定了许多,然后她仔仔细细的打量小丽后说:“是很像,而且越看越像,难不成她就是你和我说过的……。”

    “对对,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洪佳丽。”

    “哦,是佳丽呀,快快,快请进来。”

    “她现在叫余小丽,改和她妈姓了。”

    “哦,改名字哪。”吴翠翠此时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的不愉快,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转而满脸堆笑地又说道:“坐坐,沙发上面坐。”

    小丽被迎进了客厅,并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她对吴翠翠说道:“阿姨,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实在是不应该,请你原谅。”

    “你这姑娘说那里话,你是福生的女儿,也就等于是我的女儿,你能上家里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爸爸、爸爸。”听到声音的洪佳星从他的屋子里跑出来扑向了洪福生。

    “哎,哎,儿子快来,这是你的姐姐佳丽。”洪福生抱住儿子介绍说。

    “啊,我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姐姐呀,太好了、太好了,姐姐你好。”佳星手舞足蹈地说

    “对呀,儿子,你叫佳星,她叫佳丽,你们两个人都是爸爸亲生的孩子。”洪福生愉快地对儿子说。然后他又转向妻子说道:“翠翠,佳丽已经在酒楼里做了收银员,以后她就住在家里,你将那间空着的屋子收拾收拾给她住。”

    “行行行,我马上就去收拾,佳丽到酒楼做收银员哪,这太好了,收银员这个工作很重要,不是贴心的人不放心摆在那个位子上,佳丽是自己女儿,做这个工作再合适不过了。”

    “爸爸,阿姨,以后我可不可以不住在家里,因为家里离酒楼那么远,我住这里不方便,再说酒楼下班又很晚,爸爸有时必须应酬,不可能每天用车子送我上下班,我一个人走那么长的夜路总不太安全吧。”

    “佳丽这话说的在理,福生你能保证天天和她一块下班吗?白天上班到没关系,可晚上若是你送不了,她一人走夜路你能放心吗?”吴翠翠迎合小丽道。

    “我当然不能保证天天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