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和第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十三章

    爱情的航船,由于某个重要机器损坏,不得不搁浅在沙滩上。小丽无可奈何的放弃和冯刚的接触与交流,她清楚这也许是又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颂歌,可是她自知自明,没有那个资格,埋藏在她心中的那件丑事迫使她打消了蠢蠢欲动的念头,只好以痛苦和眼泪陪随着悄悄飞逝的时光。五月底的江南已经很热了,但早晚还是显出丝丝的凉意,酒店里的状况依然如故,小丽依旧是在酒店和住宿之间来回的穿梭,随着时间的增长,同时那几个要好的小姊妹对她的个人问题越来越敏感,甚至有人时不时的还会拿她和冯刚起哄、开玩笑,小丽是百口莫辩,而冯刚却好像默认此事,并痴痴在等着小丽点头应承,阿姨吴翠翠隔三差五的催着小丽做出明确的表态,小丽担心她不悦,弄的是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完全被动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下洪福生坐不住了,作为父亲,他决定以家长的身份找小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于是这天下午,忙完了中餐之后,他就将小丽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的问女儿道:“佳丽,你和冯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究竟愿不愿意和他处对象,继而嫁给他做媳妇你得有个明确的表示呀,我和你阿姨已经找冯刚当面锣、对面鼓的谈过了,他态度坚决的表明了不计较你是不是姑娘,这小伙子深明大义,诚心的表示只要是你们两人今后真诚相待,互敬互爱,相濡以沫,共同进步,过去的任何事情都不重要。象这样的小青年你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如果你答应了,那我们就找个时间把冯刚的父母请来,把你妈妈也接来,我们两家人就在这酒楼面对面的畅谈一次,再摆一到两桌酒宴,算是给你们订婚也行,一切费用由爸爸承担,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多么亲切,多么情深义重的话语,作为父亲能做到这样还有什么话说。然而小丽听来却如炸雷惊魂,被震的周身打颤,她无言以对,只得任由泪水哗哗的流下,紧接着她又双臂盖脸,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放声大哭。

    洪福生惊慌失措,不明白是那句话刺痛了小丽,令她如此的悲伤,他十分体贴的扶着女儿的肩头问道:“怎么啦,佳丽,你咋会哭的这么伤心呢?若是真的不愿意也没关系,只当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说过,天地广大,好的小伙子多如牛毛,以后再找就是了,不必要这么悲痛吗。”

    小丽稍稍降低了哭声,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用哭腔说:“爸爸,实话对你说,我不是看不中冯刚,而是我不能,不能接受这份感情,因为我只是个女的,不是真正的女人,我若和他好了,最后嫁给他,那就是对他的欺骗,我只能把身体给他,却不能为他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我没有生育能力,我的生育器官在五年前,我才十七岁时就损坏了。”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左右为难,不肯开口呢,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你失去了生育能力,又是什么人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而留下了终身遗憾的。”

    小丽哭诉着把她五年前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亲生父亲。

    洪福生听到后气的牙根痒痒,他闭紧双唇,半晌说不出话来,停顿了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这个混账东西,禽兽不如,竟然对一个手无寸铁,还是自己养大的姑娘做出那样下流无耻的事,真该千刀万剐。”

    “这个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说,首先应该怪你。”

    “啊,怪我,怪我是何道理。”洪福生目瞪口呆,两眼直直的盯着小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若不是你当初那样对我妈妈,导致妈妈忍受不了而和你离婚,她又怎么可能嫁给那个混蛋呢,我也就不会遭那恶运了。”

    洪福生方然醒悟,原来我是罪魁祸首,他非常惭愧的对女儿说:“是的,怪我当初年轻无知,放荡不羁,冷落了你妈妈,从而害了你,爸爸对不起你,可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了,我就是再怎么补偿你也无济于事啊。”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可能已经和初恋情人结婚了,说不准孩子都有了。”

    “那人知道这个事吗?”

    “知道,我毫不隐瞒的告诉了他,他同情我,理解我,不计较我的过去,有没有孩子他也无所谓,还是真心实意的爱我,并准备租房子和我结婚。可是他母亲晓得后,从千里之外的山区赶了过来,拼命地反对,他和母亲大吵大闹,结果他母亲真的寻死,当着所有在场人的面一头撞上了墙角晕死过去,这下他不得不屈服,答应了他母亲和我断绝,把工作也辞了,和他母亲回了老家。此事让建筑工地的人全知道了,三舅余香龙也因为带着心思去八楼上救人才意外送了命,三舅妈林红因此而怨恨我,在三舅的葬礼上当众骂我是害人精、丧门星,害死了她的丈夫,这样一来,我在那个工地食堂还待的下去吗,无可奈何之下我才来找你。”

    “哦,原来你所说的走投无路是因为这些,你真是可怜,难怪、难怪。”

    小丽的泪还在不停地流,她的双眼好像一个巨大的水库,永远流不完。

    “这样看来,你和冯刚的事情只好作罢了,可我们怎么向他解释呢?你以后又怎么办?你还年轻,总不能就一个人苦熬一生吧。”

    “冯刚的事只好不了了之,就说我看不中他,不要做其他解释,也不要让他知道,就连阿姨你最好也不要讲,这种丑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于我以后怎么办,听天由命吧,过一天算一天。”

    “哎…哎…。”洪福生连声叹惜,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的放纵、玩世不恭会造成今天的恶果,他悔恨不已,望着女儿悲伤的神情,心痛至极。

    到了晚上,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洪福生还是心情沉重的不言不语。妻子吴翠翠感觉到丈夫今天有些异常,便十分关心的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啦,闷闷不乐的样子,遇到烦心的事了吗?”

    “没有,就是心里不愉快,可能是因为累了,所以不想说话。”

    “不对,累点也不至于心里痛苦啊,我和你结婚快十年了,还没有见过你有如此神情,究竟遇到什么烦心的事,说出来让我也分担分担。”

    “哎…。”洪福生一声长叹后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此事太不可思议了,你也无法分担。”

    “哦,究竟是什么事情,说出来听听。”

    洪福生便把小丽的遭遇以及她和初恋情人的事如竹筒倒豆子般的全部告诉了妻子,吴翠翠听了后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她十分疼惜的说道:“想不到竟会是这样,怪不得她迟迟不肯答应冯刚的事,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太可惜了,一个绝色美女,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过早的被人糟蹋了,还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下怎么办?冯刚还等着我的回话呢,我该怎么和他解释,这种丑事能和他说吗?”

    “不能说,说了只能是多一个人知道,他绝对不会不计较此事而娶佳丽的,也不要做任何解释,就说佳丽看不上他,这种事情越搅越臭,若是传开了让人人都知道,那佳丽还有脸在酒楼里待吗?我的面上也挂不住啊,只有不了了之,保持原样。”

    “那佳丽以后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样老死一生吧。”

    “这正是我闷闷不乐的原因所在,想想这事归根到底错的首先是我,我当年若不是不学好,整日里花天酒地、狂嫖烂赌,对她母女不管不问,她妈妈也就不会跟我离婚,佳丽也就不可能交此恶运,现在我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你要是不离婚,那我这一笔又写在那儿呢?”

    “这倒也是哦。”

    这夫妻俩人既痛心又可惜的同时陷入沉默。然而他们的心胸都没有平静,还在翻江倒海的思索着小丽的问题,房间里安静了十几分钟以后,吴翠翠突然如找到救命稻草似的对丈夫说道:“找一个生过孩子而死了老婆,或者是离了婚,哪怕年龄大点的男人和佳丽成家,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道理不错,可那里有这么合巧的人呢,即使有佳丽肯答应吗?”

    “有没有是一回事,答应不答应又是一回事,她都已经这样了,年轻没生过孩子的谁会要她呢,只有这样她还有点价值。”

    “那是,不过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

    两人统一了想法。

    第二天下午,洪福生和吴翠翠二人一同坐在酒楼办公室的沙发上和对面而坐的冯刚将小丽的态度向他做了个交代。可是令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冯刚虽然很难过,但态度坚决的表示他除小丽不娶,只要小丽一天不结婚,他就一天等待,直到希望全部破灭为止,并且,他请老板夫妇二人放心,他决不会因为此事而影响工作,也不可能去打扰小丽,他只会默默的等待,把那份情感埋在心里。洪福生似有点不理解的问他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除了佳丽,还有其他好的姑娘,比如那个大红就不错,虽然长相不如佳丽,可身材和人品也很好呀。”

    “老板,我今年二十七了,按理讲早该谈对象成家立业了,可是这么些年,在我接触和认识的女孩子中就没有一个让我向对待小丽这么上心的,她不来不来也来了一年多了,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就非常非常的喜欢她了,这一年多,我从各方面观察,她就是我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我心动不已,总而言之我不想放弃她,尽管她现在没看上我,但是我相信她会改变对我的看法的,我愿意等,等到猴年马月都无怨无悔。”冯刚坚定的说出心声。

    “可是她已经谈过对象,还和别人有过肌肤之亲,早就不是姑娘了,这点你也不在乎吗?”吴翠翠故意用言语刺激冯刚,只为了想让他打退堂鼓。

    “我不在乎,任何人都会有过去,假如我也跟别的女人上过床,我是说假如,实际没有,她会在乎吗?那么男人有过去可以原谅,女人就不应该原谅吗?现在社会这么开放,这种事在所难免,谁再计较这些,那不是太庸俗了吗?”冯刚意志不改的说。

    “那么好吧,你就等着吧,按你说的等到猴年马月都无怨无悔,只要你不影响工作,也不打扰佳丽的正常生活。人各有志,不能强勉,你的精神确实可佳,我们也不好横加干涉,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佳丽是我的女儿,你不可以因为她一直不答应和你好,而记恨于她,欺负她,如果那样的话我定不饶你。”

    “这一点老板你尽管放心,她若是明天结婚,我明天就死心,决不会破坏她的好事,更不可能欺负报复她。爱一个人未必非要得到这个人,只要是看到她过的开心,过的幸福也就心满意足了。我心中虽然有她,可还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冯刚十分理智的说。

    “真拿你没有办法,但愿你最终成功。我虽然是佳丽的亲生父亲,可这个事我也做不了她的主啊,你就好自为之吧。”洪福生说这话时有点口是心非。

    此段没有发生,但却在彼此的心中埋下了情种的感性之事到这时停下了脚步。小丽知道了冯刚的态度之后,心中的滋味无法找出可以形容的中文词汇,只有装着若无其事的继续从事她每天从事的工作。

    入夏以来,福星大酒店几乎天天都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宾客众多,小丽每天全身心的投入到繁杂的工作之中,她和丁美云原本倒班作业的,后因为太忙,一个人很难应付这么多事情,只好两个人一起忙碌,这样她就没有时间来想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之事。六月头的这天中午一点之时,小丽正聚精会神的坐在吧台里面计算和填写着各桌菜单的总价格,突然有三个满身酒气的粗壮男子,衣衫不整的走到吧台前,边拍打吧台,边色眯眯的冲着小丽淫笑着说:“小姐,出来陪哥喝一杯,哥给你红包。”

    “对不起,我正在工作,请你们走开,不要影响我。”小丽回道。

    “你们酒楼什么都好,就是没有陪酒小姐,真他妈没劲。”又一男子说。

    “我们这里不陪酒,做的是正当生意,没有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我正在忙,你们请自重,否则我叫人了。”小丽严厉的说。

    “呵呵,怎么一点情趣都不懂,象你这么漂亮的小姐,只挣那么一点死工资多浪费资源,不如到酒桌上陪哥哥们一起开心开心,哥哥们不会亏待你的。”另一男子放荡的冲小丽道。

    “请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本姑娘干的是光明正大的工作,挣的是劳动辛苦的报酬,你们所要的陪酒小姐,该酒店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希望你们放规矩点,不然我可要报警了。”小丽站起身,义正词严的冲他们怒责道。

    “哎哟哟,还真生气了,你生起气来更加的迷人,何不到哥怀里来享受享受温暖,哥一定怜香惜玉,不会让你白忙,给你大把大把的钞票。”那男子竟拿出一叠钞票大言不惭的说。

    丁美云这时也坐不住了,他忍无可忍的一拍吧台站起来,挺直了腰杆怒吼道:“放你妈的狗臭屁,想要小姐陪找鸡去,在这里耍什么淫威,喝你们的骚酒去。”

    惊叫声招来了很多人,那些欲走没走,欲结账还没结账的人都站住了脚,他们纷纷指责这三个酒鬼胆大妄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这三个家伙恶习不改,非便没有收敛,反而握住啤酒瓶环绕着指向周围的人示威,其中一男子竟舞动手中的空酒瓶做出砍杀的姿势,他们的淫威还真的令很多人害怕的避让,因为事不关己,所以都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一声大吼:“大胆狂徒,竟敢在公共场合调戏良家妇女,还有没有王法了,有本事就冲我来,老子教训教训你们。”又是在紧要关头,冯刚从人群中站出来,指着那三个家伙吼道。

    小丽见到冯刚再一次替自己出头,那心中的感激顿时升温。

    三个狂徒先是为之一愣,后发现眼前说话的不过是个块头不大,身材也没有自己壮实的毛头小子,于是胆量更大,其中一男子还肆无忌惮的对着冯刚嘲笑道:“哎哟喂,吓死我了,是什么女人裤裆破了,把你掉出来了,难不成还想英雄救美啊,好,冲大爷们来,大爷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还蛮英勇的吗,敢来搅大爷们的好事,看大爷今天怎么收拾你。”另一男子粗野的说,说完就和那两个家伙一起上去围打冯刚,冯刚拼命反击,其他几位厨师也冲上去帮冯刚和他们对打,双方立刻打成一团,场面顿时陷入了混乱。得到消息的洪福生也到了现场,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局面,眼睁睁的看着事态越来越严重,有人偷偷的打了110,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警察不知几时才能赶到,说不定等他们到来时,一场惨案已经发生,会不会出了人命,都在未知之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小丽不知是从哪里借来的勇气,她突然劈开众人,冲到一个狂徒的身后,抬手将他举过头顶欲砸向冯刚的啤酒瓶抢了过来,并顺势照着身旁的餐桌猛地一砸,“哗”的一声巨响,啤酒和玻璃碎片洒落一地,众人刹那间全部惊呆地停下了手,所有目光盯上了小丽。小丽如同母老虎似地张开血盆大口,用握在手里只剩一半,并露着玻璃尖的空啤酒瓶指着那三个狂徒恶狠狠的说道:“是想拼命吗?冲本姑娘来,我们一决高下。”小丽的举动将那三个狂徒震住了,他们一时间不知如何应付,三双眼睛木木的盯着小丽极其凶狠的脸。片刻时光,那三个家伙回过神来,其中一个奸笑道:“想不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娇妹还有这么大的胆量,来来,照着哥哥刺过来,哥哥今天是愿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完敞开衬衣,露出****的上身。

    小丽一看此招不灵,便又使一招,她反手将啤酒瓶的玻璃尖顶在自己的脖颈上对他们说:“看来你们今天是非要见血了,不制造出一场惨剧你们是不肯罢休,那好,本姑娘就死给你们看。”

    这一招起到了效果,那三个家伙吓破了胆,连忙结结巴巴巴地摇手说:“别,别别,我们服了,快把手放下,我们走人。”

    “走,往哪里走,统统拿下。”四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突然出现在迎客厅,并三下五除二的将那三个家伙拷了起来,然后喝令他们蹲下。

    洪福生一见便迎上警察,并做了自我介绍,警察很客气的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洪福生叫来了丁美云,丁美云便开始向警察叙述经过。

    小丽这是才松了一口气,她放下啤酒瓶走到冯刚的跟前,冯刚已经鼻青脸肿,膀子上还破了一条口子,并在向外面冒着鲜血,小丽见状赶紧找了一块清洁布盖住了冯刚的伤口,然后两人一起走到洪福生和警察身旁,警察中的一个头头看此情况,立刻吩咐手下的一个人用警车将冯刚送到医院去包扎。小丽要求陪同前去,洪福生和那个头头表示同意之后,他们二人就上了警车,到了相距三公里的一个社区卫生院后,警车便返回了酒楼。一名女医生麻利的给冯刚上了药,包好伤口,脸部的红肿也进行了处理,一切完事以后,小丽和冯刚便并肩走出了卫生院。

    小丽自到酒楼工作以来,和冯刚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通过上次的吵架和今天的事情,冯刚都挺身相助,小丽在心中一惊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感,所以她决定借此机会和冯刚推心置腹的谈谈。他们边走边相互安慰对方,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路边休闲的小花园旁,小丽便提议在此坐坐休息休息,冯刚高兴的应承,于是乎二人即走到靠围墙边的围着花丛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小丽,真没想到你是巾帼不让须眉,居然敢和三个大汉面对面的交锋,实在让我佩服。”

    “我那是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顾不了了,之后想想还是很害怕的,你也不一般呀,那三个家伙个个比你块头大,你还敢和他们动手,那气势非常英勇。”

    “哎,不提了,我是见不得他们欺负你,才不顾一切的冲出来的。”冯刚说完便盯着小丽的脸无限深情的久久凝视,小丽见他此等神情,脸部顿时红了一大片,这一红令冯刚更加的心动,他有点控制不住的抓住小丽的手,语言有点激动的说:“小丽,我喜欢你,自你到酒楼来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你了,你的艳容笑貌就是我常常睡在梦中思念的女子。我早就把对你的这种想法告诉了婶婶,就是老板娘吴翠翠,可是不知为什么你看不上我,我心里难受极了,但难受归难受,我对你的感情始终没有改变。,今天我算是因祸得福,可以当面把我心中的话向你表白,你说我哪点让你不满意的,我改,我下定决心改掉,改到你满意为止。小丽,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争取配得上你,一定让你幸福。”

    小丽望着冯刚那一张憨厚的脸,心中的激情如春潮般的涌动,可是她想到了那个难以启齿的伤痕,泪花不知觉的在眼眶中翻滚,她努力克制住不让泪水流出来,嘴唇欲张欲合,不知用什么语言对他述说,沉默,令人揪心的沉默,小丽沉默到了差点窒息的程度之时,才从心底里吐出了:“冯刚,不是我看不中你,你对我的情感也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你两次为了我见义勇为,这次还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对你感激不尽,你是个好人,是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如果失去你就再难找像你这么有品位、有血性的伴侣,我是多么想和你一起生活,多么多么地盼望投入你的怀抱。然而天不如人意,我不能接受你的这份感情,准确地说,我是没有资格得到你的爱,我配不上你,因为我虽然是个女的,可却只是个躯壳,不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女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糊涂了,什么叫不是真真实实的女人?”

    “实不相瞒……”小丽再也克制不住的泪水一串串地滚出了眼球,丽人泪,泪流满面,而且是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她极其痛苦地将那段经历以及和王卫兵的的相识与交往,第一段恋情的开始和结束统统地告诉了冯刚。

    这下轮到冯刚沉默了,他虽然还握着小丽的手,可他的心随着小丽的每一句话而悲痛到了极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冯刚此刻落下了宝贵的泪水,他的眼前出现了小丽遭遇不幸的一幕幕画面。然而他又能怎么样呢?不是真真的女人,这几个字眼太醒目,太刺耳了,冯刚能够不计较而接受小丽吗?当然他做不到,假如他不计较这些而硬是要娶小丽为妻,可他的父母及其他家人也不可能允诺此事呀,其结果不又是一个王卫兵吗?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遭遇,红颜薄命,你可太苦了。”

    “这下你应该理解我为什么不肯接受你的这份感情了吧,我实在是没有这个福气,不过你对我的好,对我的情意我已全部记在了心上,还望你看在这份情意之上,帮我保密,因为我还得在酒楼里混呢,而且我爸爸也在那里,我们父女俩总不能无颜面对大家伙吧。”

    “这点你尽管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况且我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你,只是这个问题也太出乎意外了,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处女,可不能生育也太严重了,我真真实实难以接受,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我还要面对我的父母和家人,我父母亲身体就不好,所以我不能、也不敢刺激他们,请你能理解我、原谅我。我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放弃对你的这份感情。”

    “我明白,也充分理解你的处境,你没有错,谈不上原谅,我之所以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就是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真心的,所以不想让你再对我抱有任何幻想,否则太苦了你。”

    “你可是用心良苦,我谢谢你,那你将来怎么办呢?总不会一直就一个人生活吧?”

    “将来的事情我懒得去想,到几时算几时吧,假如可以遇到一个不要孩子或者生过孩子的男人愿意娶我,我就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这样的男人可遇不可求,恐怕遇到了年龄要大你很多,如果是死了老婆的另当别论,假如是离了婚的肯定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你可得要多长几个心眼,不要盲目冲动,落得鸡飞蛋打,毁了自己。”

    “这我知道,谢谢你提醒我,我会小心从事的,我们出来时间蛮长的了,该回去了。”小丽感觉到没有再交谈下去的必要了,故提出返回。

    “好吧,我们回去,但是在走之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可不可以让我吻一次?”冯刚情真意切地提出了这个看似过分,实是情理之中的要求。

    小丽未做回答,而是站起来面对着他,慢慢地闭上双眼,冯刚心领神会地走进小丽,伸出双臂抱住了她,双唇贴上了小丽的口,此时此刻深情似海地热吻,小丽的心中激情有限,反而是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时光如车轮似地急速旋转,不被人们注意地又过去了三个多月。十月中旬的第一个星期六晚上,冯刚和大红在福星大酒楼的一楼宴会大厅里举行了婚礼。嘉宾云集、热闹非凡,整个婚礼的场面洋溢在喜悦和欢乐的气氛之中,可就是有一个人心中却是苦蚀、苦蚀的,这个人就是余小丽,她望着此时的婚宴场景没有发出一丝的笑意,只是自顾自地一个劲地喝酒,从不饮酒的她今天破天荒地喝了许多,很快就醉的不省人事,丁美云、胡琴和小红赶忙将她架扶到宿舍,胡琴因为老公仍然在婚礼现场上,故而很快就走了,丁美云和小红二人一直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