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和第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十七章

    光阴似箭,很快又飞逝了半年,在这半年之中,姚启明多次打电话给余小丽,向她解释和道歉,恳求她原谅,并想继续和她交往。小丽先是严厉的指责,甚至恶语相加与他,后来烦了,干脆一看到他的号码便挂断了电话。姚启明没辙,便借以带客户吃饭为名,到酒楼来当面向小丽致歉,小丽是爱答不理的该干什么事还干什么事,弄的姚启明是满怀信心的来灰头土脸的走。日历翻到了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上旬,第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在吧台里忙了一天的小丽正准备收拾收拾回宿舍休息,突然内部电话响了,小丽一接方知是爸爸洪福生叫她到办公室去有事商量,小丽便丢下手里的东西上了五楼,推门发现了洪福生和吴翠翠以及弟弟佳星都在室内小丽赶紧上前叫道:“爸爸,阿姨,你们怎么来啦?”

    “姐姐,我和妈妈早就来了,看你在吧台里正忙,没有打扰你。”

    “哦,佳星,你最近乖不乖,考试考了多少分?”

    “我语文、数学都考了九十八分,老师还发了我一张优秀少先队员的奖状呢。”

    “是吗,不错,不错,要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哟。”

    “我知道了,姐姐。”

    他们正说的高兴之时,冯刚也推门进来,小丽见到他有点吃惊,又有些疑惑的回头望望爸爸和阿姨,露出一幅不明事理的神态。

    “好了,都来了,那就在沙发上坐吧,佳星你自己玩,我们大人有事要商量,你不要扰乱哟。”洪福生说。

    几个人都已坐定,洪福生和吴翠翠坐在一边,小丽和冯刚坐一边,洪福生看着小丽和冯刚,表情比较严肃地说道:“把你们两人找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和你们商量商量,也听听你们的意见,佳丽是我的女儿,冯刚是翠翠的侄子,可以说你们都是我和翠翠最亲的亲人,我老了,有点干不动了,所以我和翠翠考虑,想把这个酒楼交给你们两人打理,我回家过清闲的日子了,你们看怎么样?”

    小丽早有预感,可乍听到这话还是有点惊吓地对爸爸说:“爸爸,你还没到六十岁呀,身体仍棒棒的,一顿饭能吃一大碗,再干几年根本就没有问题,怎么就说干不动了呢。”

    “怎么,难道非要等到我不能动了再让我休息吗?到那时再找合适的人接手可就晚了,正因为现在身体还吃得消,还有几分力气,所以才必须急流勇退,将酒楼顺顺当当的交给你们年轻人,我乘还能动时也好在一旁给你们参谋参谋。”洪福生又说。

    “是呀,这时候退到后台才是最佳时机,等到了行动不便时再来商量交接的事那是会误事的。你们两人年纪轻,又在这里干了这么长时间,可以说多多少少都有点经验了,接着打理酒楼应该是轻车熟路,佳丽在前堂管理,冯刚在后厨主持,两人只要配合的默契,前后相应,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吴翠翠说道。

    冯刚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一点没有思想准备,突然听到此事令他不知该怎样应对,再则他有所顾虑,一是他夫人大红已经身怀六甲不几月就要生了,他怕一旦接手酒楼,乍干肯定有很多事情,到大红生孩子时他手忙脚乱的不知顾那头了,两头都非常重要,轻慢了那边都不是小事;二是他对小丽的那份情感还深深的藏在心里,虽然已娶了大红,可是一想到小丽,他还是会时常的心猿意马,那次的一吻使他难以忘怀,所以为了不伤害两个女人,他不得不尽量的避免和小丽正面接触,可这样一来他们突然间变成了搭档,难免会经常在一块儿商量事情,那样的话一怕大红吃醋,二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冯刚,你是什么态度?”洪福生的突然一问,使正在思考的冯刚有点触不及防的结舌说道:“哦,哦,哦,我还没想好,这事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有没,老板、婶婶,你们是不是已经这样决定了呢?”

    “没有,我们只是这么考虑,决定不决定还有待商量,这不是找你们先议议吗。”洪福生回答说。

    “这事我们已经想了很久,考虑再三,觉得交给你们两人最合适,因为你们是家里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吗,至于具体怎么做,还需要研究。”吴翠翠语调很温和的说。

    “爸爸,阿姨,既然此事还没有决定,那我们都再考虑考虑,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一定要考虑周全,把问题想细一点,爸爸现在还身强体壮,不在乎一时一刻,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办这事也不迟呀。”小丽胸有成竹的说。

    “好吧,就按佳丽说的,我们几个都再考虑考虑,找时间再一起讨论,你们两人也要多费点心想想还有什么更理想的办法,今天先议到这里,我们也该回家了。”

    此事就暂时搁下了,但似乎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上,小丽和冯刚的心里好像突然间压上了一个包袱,冯刚的顾虑小丽基本上也都有之,接下这酒楼吧,可是能不能干好呢?小丽心里没底,干好了理所当然,毕竟这是爸爸几十年的心血,一旦干砸了,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他老人家以及关心、爱护自己的阿姨吗,再说还有大红,她目前虽然挺着个大肚子,行动有些不便,可是最多过个一年半载的,她生完孩子,身体也恢复到原样,又要求回到酒楼来上班该怎样安排她呢?我成了老板之一,但不是老板娘,她不是老板之一,可确是个老板娘,这种关系岂不是很尴尬吗,我们三人又该怎样相处,她再无事生非的吃醋又将如何应付?不接酒楼,仍然****原来干的工作,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跃成为老板的机会就让它错过吗?我总不能一辈子只做个打工者吧?况且爸爸也实在是人到老年,再让他挑着那么重的担子不是太强人所难了吗?小丽一边想一边步履维艰的下楼到了门口,冯刚也紧随其后的站在她的身旁,小丽停下脚步,正欲和他道别之时,冷不丁听冯刚说要送他一程,小丽没好意思拒绝,毕竟他和冯刚有一吻之情,于是乎二人就顺着小丽回宿舍的路边走边议论着刚才的那事,不知不觉到了小丽承租屋的楼口,他们站了下来,小丽很和气的冲他说道:“好了,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再见,替我向大红带好。”

    “可不可以让我上去坐会儿,我有很多心里话想和你说说呢。”

    “没必要了吧,你已经是有妻有家的人了况且又很快就做父亲了,还是把心里话都留给大红,这样对你们和我都好。”

    冯刚听她此话有点儿失望,他呆痴痴的望着小丽,欲走又极不情愿地仍站在原地没有动身,小丽见他的模样似有点不忍心立马闪人,故而似许非许的微微点了点头后转身向楼梯走,冯刚见状便不失时机的跟着她上到了三楼,进了屋后他们一边一个地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坐下,小丽有点惭愧的瞧着他说:“对不起,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无法招待你这位贵客。”

    “瞧你说的,我和你是同事家朋友,不是贵客,若不是特殊原因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是夫妻了,你还这么客气,岂不见外了。”

    小丽勉强的冲他笑笑,那笑声带有点苦味,小丽心中明了,但不便对她述说,只好将话锋一转的问冯刚道:“那事你究竟有什么想法?不妨先说给我听,我好参考参考。”

    “我还没有想好,事情太突然,我根本就没来得及想,但有一点,接下来自己经营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只是你和大红太熟了,我们两的那桩事她也全部清楚,所以我担心她误会,必须先回去探探他的口气。”

    “说的也是,这事没有那么简单,再说我爸爸经营了这么多年,一下子转手交给我们,能不能干好都是个未知数,干好了没啥说的,若是干不好,甚至在我们手里给弄砸了,就毁了他老人家多年的心血,也辜负了他的一片真心。”

    “对呀,真蛮伤脑筋的,不接吧,老板确实年级大了,交给外人他一不放心,而不甘心。接吧,又有很多问题比较难办,这事实实在在是个烫手的山芋,虽然吃起来香,可拿在手上还是真有点受不了。”

    话说到此他们都一时拿不出主意,言语自然就卡住了,不知觉地两人陷入了沉默。时间在飞快的闪过,到了十点钟时,小丽不得不友善的对冯刚说:“算了,别想了,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考虑,你回去吧,大红肚子都那么大了,身边不能没人照顾,我也想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好吧,明天见。”冯刚说完就站起来向门口走,小丽抢在他的前面去拉门栓。然而就在此时,冯刚从后面抱住了小丽,小丽来不及反应,有点慌神的说:“冯刚,不要,不要这样,你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怎么还能对我放肆呢。”

    冯刚好像是根本没听到似地,仍旧紧抱着小丽,并将他的嘴唇贴上了小丽的后颈、耳根,来了一阵狂吻,然后又用力转动小丽的身体,小丽欲挣脱他的拥抱,可是无效,冯刚太有劲了,小丽挣脱不掉他,何况他的挣脱又有点半推半就之嫌,小丽被他弄转身,冯刚趁势将他的嘴压在了小丽红红的小口上,小丽在还退让,可这时的退让更是有气无力,他们就这样又一次吻在一起,冯刚热血沸腾;小丽激情汹涌,两人的情绪在热吻中冲到了高潮,冯刚一边吻一边将小丽向卧室里推,小丽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识,随着他的推动一步步的向后退,终于退到了小丽的单人床边,不能自控的上下一同倒在了床上,冯刚还在吻她,便吻边脱衣服,小丽也随着他不管不顾的除去自己的衣裤,不由分说,两人很快就片布全无,还人类之本来面目地滚在了一起,冯刚就手拉开了一床薄被盖住了身体,这二人就如天旋地转,山崩海啸的在那被子里翻过来倒过去,真可以说,自然界有多大的震荡,那被子里就有多大起伏。要知道,人世间最说不清楚的就是一个情字,这一对原本就有情有意的男女,却在这最不应该弄情之时,做出了情理不容的事情。时间过了多久,无法计算,在一阵云山雾罩之后他们逐渐平静,冯刚平躺着搂住贴在他胸前的小丽,粗气还在喘地对她笑着说:“小丽,你太美了,我今天可是饱尝眼福了。”

    “你太坏了,趁人不备就来了个突然袭击,搞得人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这样做对得起大红吗?”

    “对起对不起的先另当别论,而我想拥有你的心却由来已久,今天可算是如愿以偿了。”

    “此事就此打住,绝不可以再有下回,否则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那我想永远拥有你怎么办呢?”

    “永远拥有我,那你把大红置于何地,你是想搞个一明一暗,两者兼得吗?”

    “我想和她离婚,再择日娶你行不行呢?”

    “不行!”小丽斩钉截铁的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带着气地爬起来,捡起扔的满地的衣服,快速度的穿上身后盯着冯刚的脸说道:“要离你当初就不应该结,现在大红以嫁给你了,还怀了你的孩子,你这样做对得起她妈?再提出离婚不是太没道德了吗?你想让你的孩子还没出世就不是缺爹、就是缺娘吗?再说我又成了什么人,不是个拆散人家庭的罪魁祸首了吗?你不许有这种想法,我们以后再不能这么做了,不然我永远都不再理你了。”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不要生气,对不起,对不起,算我说错了。”

    小丽这时才转怒为喜的又和他交谈了一番后接着说道:“好了,不早了,你起来穿衣服回家吧。”

    冯刚也就有点不情愿的起身穿衣,完了之后二人重又走到门口,小丽拉开门将冯刚一直送到了楼下的过道上,两人简单的话别后就各回各所了。这时已是夜里一点多钟,没有谁会注意到,他们分别的情景恰恰被一双眼睛看了个正着。也就是因为这双眼睛,一件预想不到的事情在第二天下午两点钟时发生了,这件事的发生而改变了小丽的生活状况,同时也打破了她做福星大酒楼老板之一的梦想。

    中饭忙完,客人都已经走了,小丽也轻松地准备坐下来休息休息,可就在这一时刻,小丽听到了一声大叫:“余小丽。”她猛然抬头,见到了挺着大肚子,并在小红的搀扶之下已经快走到自己跟前的大红,于是她倍感惊喜的笑着说道:“哟,大红吗,好久不见,你今天怎么过来啦?看你行动不便的,有什么事让人来告诉一声就行了,何必挺着个大肚子跑来呢。”讲着讲着大红到了吧台前,怒气冲冲地冲着小丽喊道:“你真是和不要脸的女人。”说完抬起手甩了小丽一个响亮的耳光,小丽触不及防的被打的连连后退,撞在了身后的货架下,震的货架上的瓶瓶罐罐“叮叮哐哐”的响了数十下,好不容易小丽才站住脚,捂着脸,含着泪珠的冲他们吼道:“你干嘛打我,我哪里遭惹你哪,为什么这么凶狠的对待我?”

    “你昨晚干的好事,以为我不知道吗?真不懂的羞耻,简直就是个****。”

    “我干什么啦,你说清楚,否则我和你没完,别以为你挺个大肚子我就不敢怎么样你,若不说清楚我照样打你,不信就试试看。”

    如此这般的吵闹不免惊动了后面大厅的服务员,他们全部都跑到了迎客厅里来,再一传十、十传百的连厨房里的人也挤到了前面,洪福生也听到了消息急忙赶了过来,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你昨晚和冯刚在你住的房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啦,孤男寡女的一直待到夜里一点多钟才出来,你们待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能有好事吗?”

    “我和冯刚待到一点多钟谁看见啦,你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我看到了,你一点多钟时送冯刚下楼,我正好起夜小解,在窗户里看的清清楚楚的”小红插嘴证明道。

    “小红不要胡说,那么晚了你还不睡的和死人一样,怎么可能看到我们呢?大红不要听她瞎说,还跑到这里来胡闹,吃饱了撑得慌吗?快回家去,别闪了孩子。”冯刚站出来怒责二红到。

    “就是,就是,我说的千真万确。”

    “是我让他们二人在一起商量商量酒楼交接的事,我年龄大了,干不动了,想把这酒楼交给他们两人继续经营,因为事情突然,他们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我让他们好好想想,尽快地拿出一个方案来。”洪福生出面解释说。

    “是啊,这事我也知道,想把这个酒楼转交给他们两人是我和你们老板一起决定的。”吴翠翠不知为什么正好来到酒楼而遇上了此事,所以她也出面证实洪福生的话。

    “讨论酒楼接手的事用的着谈到那么晚吗?他们肯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大家都知道他们曾经有过恋情,借那个机会还不重温旧梦,干出见不得人的勾当吗。”大红不信的说。

    “你这是推测,根本就没有证据,凭什么就说他们干了苟且之事,要知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又没亲眼看见他们干了对不起你的事,就跑到这里来瞎胡闹,还行凶打人,有什么道理,难道你身怀有孕别人就该让着你吗?岂有此理。”吴翠翠生气的指责大红道。

    “他们那么晚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不是做那事又能干什么?”大红还在争辩。

    “好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冯刚气愤的冲大红说。

    “我不走,我还要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勾引别人的丈夫,难道不该打吗?”大红继续凶狠的说。

    “你要是个好女人,别人怎么样也勾不走你的丈夫,看你现在象个泼妇似地,再好的男人也不会为你洁身自好的。”胡琴有点看不过去的说。

    “行了,行了,怀着这么大的肚子,行动都困难了,还跑来胡搅蛮缠,不怕让人笑话呀?”冯刚又很严厉的冲大红说,边说边欲拉她赶快离开,他这时的心里是想越早结束事端越好。

    “我不走,我今天就是要撕破她的嘴脸,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没人要的贱货,专干些勾引别人老公的坏女人。”大红仍不肯罢休的恶语攻击。

    小丽一直靠着吧台看着大红及所有人没有插嘴,因为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管怎么说她昨晚和冯刚确实做了对不起大红的事,所以她心中有愧,故而不愿意当前爸爸、阿姨和所有同事的面弄的下不了台。可这时她听到大红的语言太刺心了,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冲到大脑,再联想到冯刚昨晚提到和大红离婚而另娶她的事,一种从没未过的刚毅之气使她再也忍无可忍的冲到大红的身边怒吼道:“对,我就是个贱货,一个没人要的坏女人,我也曾经和冯刚好过,你能拿我怎么样,要不是我主动和冯刚断绝关系,那有你这的黄花菜呢,你还有脸跑到这你来耀武扬威的,别看你现在是他的老婆,只要我说一句话,你照样歇菜。”

    大红一见小丽竟敢如此疯狂的向自己示威,一股怒火直冲云霄地将嗓门提高八度大喊道:“那里是你主动断绝和冯刚来往,而是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娶你,因为你早就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肚子永远都挺不起来,只有外表而没有实质的废女人。”

    “啪啪”两记有力的耳光,冯刚听到大红竟将此件丑事当众抖出,火冒三丈的冲到她跟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甩了她两巴掌,嘴里同时喷出刺耳的字眼:“真是个没有心肝的女人,我立马和你离婚,孩子你愿生则生,不愿生就滚******蛋。”

    这一下把大红打的眼冒金星,站立不稳的直向后倒,胡琴和另外几个服务员赶忙伸手将她扶住,并把她架到边上的一个椅子上坐下,大红嚎啕大哭,并欲撞墙自寻短见,女人的能耐一哭、二跳、三上吊。此时的大红可以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洪福生再也沉不住气的一拍桌子,令所有人都惊呆的注视着他,随即他高声的喊道:“都不许再吵了,再吵我立马封门关店,老子不开了,通通的替我滚蛋,看你们还和谁吵。”

    “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话都敢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女人太不是个玩意儿,冯刚和她离婚,婶婶支持你,这种女人早休了早好,就你会生孩子吗,没有教养的东西。”吴翠翠也很气愤的说。

    小丽被刺到了心窝,完全失去了豪气,她默默的走进吧台,趴在写字台上低声的啼哭,洪福生和吴翠翠走到他她的身边,一边一个的站着,并伸出手扶着她的肩膀,但都没有出声,他们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小丽,其他人全都惊疑的望着小丽和大红,谁都不知此事将如何收场。大红没敢再哭,也许是她感到说漏了嘴,或者是被冯刚的离婚威胁吓傻了,故而坐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了。

    小丽哭了一阵渐渐地平静下来,她坐直身体,抬头望了望父亲和阿姨,又思虑了片刻后镇定自若的拿起手机给姚启明拨通了电话:“喂,是姚启明吗?”

    “喂,我是姚启明,请问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余小丽,你还想不想要我?”

    “想要、想要,我做梦都想要你。”

    “好,那你到酒楼来接我,我跟你回家。”

    小丽说完,也不等姚启明回答就挂了机。

    “佳丽,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是气糊涂了而寻求自毁吗?”洪福生不解的问道。

    “是啊,佳丽,你可要冷静,不要气急生悲,做出糊涂的事哟。”吴翠翠也疑惑的说。

    “爸爸、阿姨,此时此刻我非常的冷静,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冷静,我的那件丑事迟早会被这里的人知道的,只是今天这种情况是我始料不及的,这样也好,有助于我下定决心选择自己的归属,姚启明那里也许不是我的最终安身之所,但起码可以让我过一段安逸平静的生活,我可以不必面对形形色色的人,更不会因为丑事的败露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资,借此我就离开这里了,那接手酒楼的事我就无能为力了。爸爸、阿姨,酒楼就交给冯刚夫妻俩来干吧,他们是两口子,可以日夜配合、商量,我和冯刚毕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讨论研究所出现的问题吧,男女有别,又不能不避嫌,所以说我和他两人打理酒楼还是有诸多不便,爸爸再坚持个一年半载,等大红生过孩子,再调整一段时间就可以放心的将酒楼交给他们了,冯刚这人各方面都不错,爸爸也可乘现在这段时间带带他,大红也很有能力,他们两人干一定错不了。另外爸爸,我非常非常的感激你,这几年来在你的照顾和关怀下我生活的很开心,你让我享受到了来这里之前从未享受到的父爱;阿姨对我的好我也深深的记在心里了,我妈不在身边,你就象我的妈妈一样关心我,爱护我,我万分的感谢你,这就要离开你们了,我没有什么回报你们的,就请你们接受我这个晚辈最真诚的祝福吧,我给你们鞠一躬,请你们也不要忘记我,佳星弟弟那儿也请你们带我向他问好,就说姐姐很关心她,希望他学习进步,身体健康。”说道这里,洪福生、吴翠翠和小丽三人六只眼睛都被泪水给填满了,洪福生无比心痛的对小丽说道:“佳丽,你太任性了,可爸爸不阻拦你,但请你记住,这里和爸爸及阿姨的家永远是你避风的港湾,若是过得不如意就立刻回来。”

    “佳丽,我也不想说什么,你这样决定也许有你的道理,但如果那个姚老板欺负你,一定要回家来告诉我们,你爸爸和我永远做你的坚强后盾。”吴翠翠也满含热泪的说。

    “知道,知道,爸爸、阿姨你们多保重,以后我不能在你们身边尽孝了,希望你们健健康康的过好每一天,我这就给你们鞠躬,小丽这时已经泣不成声,她强忍住的后退了两步给洪福生和吴翠翠深深的鞠了一躬,此举令这两个长辈泪流不止。

    鞠完此躬之后,小丽又像个壮士似的走到大红跟前,不计前嫌的拉着仍旧坐在那里的大红说道:“大红,对不起,是我太冲动,冒犯了你,我承认和冯刚有过恋情,也曾经深深的爱过他,他对我的那份感情你也非常清楚,他是个好男人,值得女人去爱,你要珍惜他,爱他,陪伴他一生,尽一个女人应该尽到的一切,我和我爸爸还有阿姨都说好了,等你生完孩子,身体恢复之后,就接手酒楼继续经营,你们只许干好,不能干坏,不然就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也毁了他一生的心血,你要做好贤内助,当一个称职的老板娘,今天我的这些话请你务必记在心上,认认真真的帮着冯刚打理好酒楼,将我爸爸的事业发扬光大,我虽然走人了,但不会永远不来,你要给我做出榜样来。”

    大红被小丽说的惭愧地恨不得一头撞死,她深深内疚的对小丽说:“是我瞎胡闹,我对不起你,我糊涂透顶,口无遮拦,揭了你的伤疤,你还如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