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和第二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现在起到开业时我就成了个甩手掌柜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万事开头难,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会这么顺利的,你还是要有个应付困难问题出现的思想准备,还甩手掌柜呢,办执照、做门头,定制灯具和玻璃镜子这些事情不都需要你去办去跑吗?甩手就能把这些事情给甩回来吗?真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我知道,我知道,明天我就去办理营业执照和一些相关的许可证,手续齐全了才能开业呀。”

    “那这会儿没事了,跟我回家去吃晚饭好吗?我弄点你最喜欢吃的菜犒劳犒劳你行吗?”

    “啊,跟你回去吃晚饭呀,不,我不想见到那个人,和他在一个桌上吃饭,我会感到倒胃口的。”

    “何必呢,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八年了,你干嘛还那么不待见他呢,就坐在一桌吃个饭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愿和他说话不理他不就结了,谁又不会责怪你的。”

    “事情是过去八年了,可那件事情给我造成的伤害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要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还一个人生活,想起那事我就恨得牙痒痒的。”

    “我理解,我理解,可是你也不能因为那事就一直躲着他吧,再说还有小强和我呢,还有你奶奶,你总不会也不想和我们在一起吃饭吧。”

    “那倒不会,和你们在一起吃饭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也很久没有吃到妈妈做的菜了。”小丽说完这话后思索了一会儿后接着又说道:“也罢,不就是在一张桌上吃个饭吗?我跟你回去,不过我有个请求,就是这第一个晚上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有点害怕,吃过饭你必须陪我住在这个小楼里,你答应吗?妈妈。”

    “你搞错了没有,是我请你吃饭哎,你倒还有附加条件哪?”

    “谁让你是我妈妈呢。”小丽撒娇地抱住妈妈,完后她就将那小二楼的门锁上后和妈妈一道回了陈家。

    小丽踏入了阔别四年多的故居,心情是既感到亲切又觉得忧伤,亲切当然是对这里非常熟悉的一房一物的感情,忧伤还是因为十七岁时那一桩令她悲痛而愤然出走的遭遇,尤其是当她见到依然如过去一样的卫生间时那忧伤的情绪顿时大于了亲切,触景生情,她的心更加地缩紧了,可恰恰就在此时,陈阿根忽然间从他和妈妈所住的屋内步入到客厅,小丽见到更是气冲头顶,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处。“姐姐,你来啦。”陈小强冷不丁大步流星地冲到小丽的身边问道,才使得小丽如找到了救命稻草似地稍稍平缓了情绪,于是乎她便装着根本没见到陈阿根似地和弟弟热情相拥,继而亲密交谈。“小强,你上高二了吧,成绩可好,我还等着你金榜题名的喜报呢。”边说她边坐在了沙发上。

    小强在姐姐的对面也坐了下来,然后回答她道:“哪能那么容易就考上大学呀,现在读书的压力太大了,我的成绩一直处在中等,哎……学习太辛苦了,我都感到厌烦了,倒不如和姐姐学习美容美发来得更有价值呢。”

    “别胡说,你的出息在学习上,怎么能像姐姐似地半途而废呢,姐姐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可不能走姐姐的路,你是男子汉,将来可是要顶门立户的哟。”

    “非要学习好才能顶门立户,开店做生意不是一样可以光宗耀祖,事业发达吗?”小强的话令小丽无言以对,她内心的酸楚又不便向弟弟明说,只好是用沉默且威严地来表示反对小强的观点,小强看出姐姐此时心情不是那么愉快,于是就将话题转移到姐姐即将开业的小店上说:“姐姐,你的小店什么时候开业,到时我替你放炮,为你庆贺。”

    “那是自然,开业放炮少得了你吗?你还得帮助姐姐迎接和招待客人呢。”小丽被他这一转移,便由忧伤变成了喜悦。

    这姐弟俩非常轻松和开朗地扯东拉西,完全无视陈阿根的存在,陈阿根欲想和小丽说上几句话,可见到根本就没有他见缝插针的机会,只好灰心地缩着头,夹着尾巴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姐,到你的小店看看行吗?”

    “你昨天不是看过了吗?”

    “昨天是看过了,可那时你不是还没定下来吗?所以我就没有仔细地欣赏,今天若再去看,那肯定是别有一番风味,我可以再听听你是怎样设计和布置那个店的,说不定我还可以提些有价值的建议呢。”

    “看不出来,弟弟到底是高中生了,说出来的话文绉绉的,好吧,我这就带你过去看看。”姐弟俩说话便出了客厅,到厨房和正在忙碌的余香兰打了招呼后就笑着走到那个小二楼,二人进得房中,先是指手划脚地讨论了一番小店的装饰和布置计划之后就一道上楼坐在了客厅里,小丽深情问地小强:“小强,姐不在家的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

    “不好,自从那年爷爷去世之后,奶奶就好像人全垮了一样,再也高兴不起来了,渐渐地又变成了现在的这样又呆又痴的模样,爸爸也随后被查出得了肺病,家里的重担一下子都落在了妈妈身上,小店自然是开不下去了,只好租给别人经营,这样一来,经济上便一落千丈,就靠奶奶那点退休金和小店的房租维持生活,有时还得抽出些钱来给爸爸看病,就连给我的零花钱也少只甚少了,没办法,我还得坚持读书,要不然我也出去打工挣钱养活我自己了。”

    “你不能有这种想法,读书考大学才是你应该走的正路,经济困难是暂时的,而学到知识才是永久的,所以你还得乖乖地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姐这么些年也没有帮助过你,对你有愧,这样吧,姐明天到银行先给你办一张卡,打一万块钱进去,你省着点用,等姐店开下来,有了盈利,再多给你点好吗?”

    “姐,我怎么能用你的钱呢,谁说你没有帮助过我,你不是先后寄给妈妈不少钱吗?那不就是在帮助家里,帮助家里不就帮助到我了吗?爸爸那年对所做的事我已经弄明白了,所以我非常理解你当年为什么弃学出走,这么些年也吃了很多苦,挣来的钱都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不能要,而且我对爸爸的行为感到不耻,但怎么办呢?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总不能不敬重他吧,这点还希望你能够理解我。”

    “弟弟长大了,说的话头头是道,我完全理解你,但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亲弟弟,姐关心和帮助你是应尽的责任,所以姐给你的钱你必须拿着,否则你就是看不起姐姐了。”

    “啊,有这么严重呀,不拿还是看不起你,那我只好委屈求全地拿着了。”

    “小滑头,得了便宜还卖乖,拿了钱还委屈求全呢,那我不成了冤大头了吗。”小丽边说边甩了弟弟一个头,小强伸伸舌头做了怪样。

    “哈……。”这姐弟俩不约而同地笑了,之后他们又扯东拉西地说了一些其它的话题,仅管无管痛痒,但却增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小丽感觉到弟弟长大了,也成熟了许多,再也不是心目中的毛头小子了;小强同时也体会到姐姐对他们家庭还是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除了对爸爸还是很仇视以外,姐姐的心中实在是特别依恋这个家的。

    通过这次的交谈,姐弟俩的心拉的更近了,毕竟亲情胜似一切。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在一起聊了两三个小时,直到母亲余香兰来叫这对儿女回去吃饭,他们才有些不情愿地结束了谈话,和母亲一道回到了陈家,不大一刻开饭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席间陈阿根似要讨好小丽地主动为她夹菜,而小丽却不领情地将那菜又夹给了小强,陈阿根自讨没趣,使得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余香兰便装着没看见似地,仍很开心地劝小丽和小强多吃、多吃。小丽就不失时机地连夹了几次菜送到嘴里,并做出非常有味的神态,这才让空气转变的轻松起来。饭后,小丽到了小强的屋里,姐弟俩又在一起愉快地说说笑笑,等母亲收拾完餐桌又洗刷干净,并料理好奶奶黄秋芳之后,小丽就硬拉着余香兰一道去了那小二楼同床共枕,这母女俩自从小丽记事后就没同住过一屋,同睡在一张床上,今天如此贴近地一床而眠,小丽是倍感温暖和亲热,那许许多多的知心话自然说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余香兰就起床赶回家中,伺候那一家三代人的早饭去了,小丽仍贪念地睡她的回笼觉,直到上午九时许,手机铃声响起,小丽才无精打采地拿起了手机说道:“喂,请问是哪一位?”

    “喂,是余小丽吗?我是郑家华。”

    “哦,是郑大哥,早上好,有什么事情你请说。”

    “有两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第一件就是我下午安排了一辆客货两用车,将地砖和水泥、黄砂等材料拉过来,并随车派了两位工人以及一位做饭的女子,一共三人前来帮你贴地砖,晚上就在你那屋子里歇了,你适当地安排一下,若没有床让他们打地铺也行,被子行李等我一并让他们带了。第二件事就是你不是打算在楼下的里间兼做按摩生意?是否需要打两张按摩床,另外在外间还需要摆一张长椅供客人等候之用,这三样东西你若是准备要的话,我就安排木工一同为你打出来你看好不好,打好之后我再让油漆工帮你刷上油漆,一起弄好后先放在我这里,等方惠那边所需购买的物件全部办妥之后,我再安排大货车一次性地帮你运过来,行吗?”

    “行行,太行了,郑大哥,你为我想的太周到了,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小丽激动地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谢就不必了,帮你等于是在帮助我的家乡,等开业之时请我过来喝杯喜酒就全部都在里面了。”

    “那是自然,我还想请你过来剪彩呢?”

    “哦,我很荣幸,那就这么说定了,祝你顺利,我挂了哟。”

    “好哟,祝郑大哥全家生活愉快、家庭幸福、万事如意。”说完那边的电话挂了,小丽一看时间还早,便想再迷一会儿,可就在此时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小丽只好重新拿起手机道:“喂,那一位?”

    “我,你是你姐,你个懒虫,还没起床呢吧?”

    “啊,方姐,你可真是神仙,我确实还在床上呢,你有什么吩咐吗?小妹洗耳恭听。”

    “我就猜到你是个懒丫头,太阳不晒到屁股你是不会起来的。我打电话来是要问问你看是否需要买一台热水器,供客人洗头之用,我见到你后院厨房里有一台燃气的,将那台拉到店堂里太远了,所以我觉得店堂里应该装一台电热水器。”

    “要买、要买,后面那台不仅是燃气的,而且也太旧了,我这是新店新开,当然要装新的,所以必须配上一台新的电热水器,不过不用买大的,可以洗头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小懒丫头,接着做你的相思梦吧,我挂了。”说完方惠便挂了手机。

    这下小丽的睡意全给冲没了,她无可奈何地苦笑笑,心想还做相思梦呢,梦难呀,梦来的全是没有勇气的软蛋,王卫兵、冯刚、姚启明这三人无一例外,但凡他们三人之中有一个勇敢的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孤身一人,想到此她心中顿觉得酸酸的,于是乎便“哎……”的一声长叹,只好收住了想法,穿衣下床到楼下的卫生间洗洗濑濑,稍许打扮之后就锁上门上街往银行走去,到了工商银行的营业厅,小丽为妈妈和弟弟各办了一张一万元的储蓄卡后又回到大街上,然后便慢不经地走到了陈家,穿过小店,进到院子里,迎面就碰上了正欲出门溜弯的陈阿根,小丽避之不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似笑非笑地招呼道:“你早,出去呀。”

    “是的,小丽你来啦,找妈妈吗,她在后面洗衣服呢。”

    “哦,我去了,你注意安全哟。”

    “小丽,我想和你谈谈。”

    “哦,我没时间,对不起。”

    寥寥数语,不亢不卑,揭示了小丽眷念其家,却憎恨其人的矛盾心理。这之后小丽便到了客厅的卫生间门口对正在里面洗着衣服的妈妈说道:“妈妈,你出来一下,我有好东西要交给你。”

    “什么好东西呀,还神神秘秘的,没看我正忙着吗?你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不就结了。”

    “不行,不行,我要亲自交到你手上,省得你将来赖账。”

    “死丫头,尽找麻烦,还我赖账,我欠你什么账呀,你人都是我的。”余香兰说着便擦干了手上的水,走出卫生间到了女儿的跟前,小丽便嘻笑着递上了两张银行卡,并且说道:“这是两张工商银行卡,每张我打了一万元钱,一张给你,一张给小强。”

    “干嘛给我钱,你前几次寄给我的钱还没有用完呢?你的小店还没开业,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再说小强正在读书,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还是拿回去。”

    “正因为店还没开,否则我会多给你们一点,小强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身上有点钱总比没有好,我都和他说过了,所以你必须给他,给你的那份你也一定得拿着,那个人不是经常要看病吗?你说收下以备不适之需,要不然我可不再叫你妈妈了。”

    “哎呀,不拿还不叫妈妈了,你可真会吓人,好好,我就暂且替你存着吧,到你急需时再和我要行了吧。另外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那个小店总不能你一个人就开了吧,是否需要招两到三人帮工,俗话说‘店大店小,三个人正好’所以没有三到四个人那个店是玩不转的。”

    “哎哟喂,生姜还是老的辣呀,妈妈你提醒的太对、太及时了,这也是一件大事,我这就给方惠姐打电话,看这事应该怎么解决。”小丽说完便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给方惠打了手机,方惠一听立即建议小丽在小店的边墙上贴上一张招聘启示,诚招熟练的理发和美容师,再招一到二个专做按摩的小姑娘,另外她再在熟悉的人物中帮助物色,这样双管齐下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了。小丽听完便很舒心地夸赞方惠道:“到底你是个老江湖了,什么事情只要找到你一定有办法解决。”

    “别给我戴高帽子,我这辈子算是被你给赖上了,真后悔结交了你这么个妹妹。”

    “后悔也没用了,我已经叫了你那么多声姐姐,你还能往哪儿逃呢。”

    “哈哈……”。两姐妹同时在笑声中挂断了手机。稍候小丽冲妈妈说:“妈妈我从起床到现在什么东西还没下肚呢,你弄个鸡蛋炒饭给我吃行吗?吃完我要到店里写招聘启示,然后还得等郑大哥派来的工人帮我贴地砖呢。”

    “好好,我这就给你做去,你稍等一会儿。”说完余香兰就到厨房里去炒饭了。时间只过去了十几分钟,余香兰便将热气腾腾的鸡蛋炒饭和一碗榨菜肉丝汤端到了小丽的面前,小丽倍感有味的大吃起来,边吃还边冲妈妈做怪样,惹得余香兰欢喜异常地大笑。

    连汤带饭全部下肚的小丽,精神百倍地站起来到了妈妈身边,抱着她亲了一口后说道:“谢谢老妈,我走了,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你老多注意休息。”说完她也不等余香兰反应就径直出门返回到了小二楼,进得店后她懒得写招聘启示,而是直接上楼倒在床上养她的懒病了。直等到下午两时许,郑大哥派来的工具车和两男一女的工人到楼下叫门,小丽才从睡梦中醒来,赶不急地下楼开了玻璃门将那三名工人迎进来。那三人稍坐了片刻就将车上装载的货物一趟趟地搬进了屋,东西全部卸完之后,那位驾驶员也没下车休息,便欲将工具车返回,小丽赶快走到驾驶员的车窗旁连声道谢,并将事先准备好的两包高级香烟递给了他,经过推托和客气后,那驾驶员满意地收下香烟即将工具车开走了,小丽目送着那车远去才又回到屋内,这时其中一名男工人对小丽说:“余老板,今天有些累了,我们明天再开始贴地砖行吗?

    小丽第一次听人叫她老板,连忙有些惶恐地摆手说:“不要叫我老板,叫小余或者小丽都行,叫老板实在让我不好意思,明天干活行呀,今天就好好地休息休息,晚上你们二位男士就在这楼下,将里外间的两张桌子拼在一起铺个床睡觉可以吗?这位女士和我住在楼上,另外这是三百元钱,你们晚上看做什么菜,我和你们在一起吃,厨房在后面的小院子里,农贸市场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买什么菜由你做主,不够了再跟我说。”说完她便将那钱递给了她。

    “放心,放心,你太客气了,我们都是郑总的手下,你的事他都给我们交代了,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帮你弄好的”。那女士边接过钱边说。

    事情安排妥当之时,小丽就又回到楼上写招聘启示,写完以后她即到楼下的门边上张贴了那张启示,此事做完她便没事地上楼看电视休息,除了晚上下来和那三位工人一起吃了饭后她就把自己定在楼上再没有下来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那三名工人开始干活时她才走下来看了一会儿。

    就这样一连三天在那三名工人的劳作之下,楼下里外两间的地砖都铺设完成,那位女工也非常勤快地将每天三顿饭都料理得井井有条,小丽和他们亲如一家地同吃同住了三天,看到配有花纹而崭新亮闪的店堂地面,小丽的心别提有多高兴了。

    第四天上午,小丽当着三位工人的面结清了工钱和材料及运费之后就连声致谢地将那三位送上了还是郑大哥派来接他们和拉走剩余材料的工具车后,就去了相关部门办理有关证件,然后又先后到了银龙镇上唯一的一家玻璃店、装饰材料商店定制门头及灯具和玻璃镜子。并约定了上门安装时间,小丽支付了定金后便满意地又回到店里,到了下午一时以后,前后来了几位应聘的男女青年,小丽通过简短的询问和交谈后留下了两男三女的联系方式。这些琐碎的事情做完,小丽力所能及的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等着上门安装门头和灯具及玻璃镜子的师傅们了。

    忙里偷闲,小丽又轻松了两天,这两天的晚饭她都是在陈家和奶奶、妈妈他们在一起吃的,饭桌之上,她除了和妈妈、弟弟开开心心地胡扯乱拉一通以外,基本上没有和陈阿根说话,妈妈、弟弟心知肚明,也就没有责怪她的意思,陈阿根更是知趣地自顾自地吃他的饭菜,夜晚她就一个人在那小二楼上看看电视,或者胡思乱想一刻便早早地休息睡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在两日后上午,那玻璃店的老板带着两名工人,推着一辆平板车,将小丽所定制的材料拉到门口,随后他们便行动起来,先是安装挂在门口墙上的转灯,他们动作麻利、顺手顺脚地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将两盏黑白相转,明亮又耀眼的转灯安装完毕。小丽见了,那心也如转灯一般,活蹦乱跳地转动起来,甚是开心。稍后,他们又开始安装镜子,先是在墙上打眼,放入膨胀管,然后便安装镜子,三块一米二高、一米五宽的镜子需并排安放在左面的墙上,第一块镜子在三人齐心合力,又配合稳当的操作下很快就牢牢地贴在了墙上,当他们又去抬第二块镜子时,才刚刚抬到门里,不知是那一位的一只手没使上劲,或者是那只手用力不足,那镜子忽然向一边倾斜,这一边的人自然承受不住压力,镜子越斜越凶,终于掉落在地上,“哗……”的一声巨响,那镜子碎成碎片,紧接着镜子碎片四处乱飞,站在后门边上的小丽一阵惊慌,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之时,有一块碎片竟飞到了她的手背上,顿时那只洁白纤细的玉手被划开了一条有四公分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小丽惊吓的大叫,那玻璃店老板立即冲到小丽跟前,并不加思索地在自己身上的工作服侧面撕下了一块布,迅速地盖在小丽的伤口之上,然后绕了几圈并扎起来,与此同时,余香兰双手捧着一个特地为小丽炖的热汤到了门口,那一响和小丽的一声尖叫正好被她听到,再看到摔碎一地的玻璃碎片,她即被吓得连手中的砂锅也松开了,又是一声响,那砂锅自然也碎了,余香兰顾不得这些,跨过玻璃镜子碎片冲到了小丽身边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啦。”

    “妈妈,别问了,赶快上卫生院去,我疼死了。”

    “好好,上医院、上医院。”说着余香兰和小丽,还有玻璃店老板三人就飞速地跑到乡卫生院,进了包扎室,二话没说,就过来一名医生在一名护士的配合下,快速度地把已经被鲜血染透的那块布剪下,然后那医生便小心翼翼地为小丽清洗伤口、清毒,再用针线缝上,最后缠上洁白的纱布,整个过程没打麻药,不丽疼痛的是冷汗直冒,嘴唇直眨,她不敢正眼看自己的手,而是侧过脸将头靠在站一旁的妈妈的身体上,伤口很快处理完毕,那医生便开单让他们付费走人,玻璃店老板就主动地拿着单据到收费处付了账后,又迎上了小丽他们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这是个意外,不怪你们,好在只有我一人受伤,没出大事,实在是不幸中之万幸”。小丽回答那老板道。

    玻璃店老板先行赶回那小二楼去了,小丽母女俩相挽着走出了卫生院的大门,小丽的一只手缠着那厚厚的绷带,此情此景正如:出师未吉身先伤,始料不到血流淌,欲梦人前风光时,暂且难晓路多长。

    “还疼吗?”余香兰望着女儿缠满纱布的手,心疼地问道。

    “当然疼了,钻心地疼,血淌了那么多怎么不疼哟?”

    “是啊,那么长一个口子,缝了八针呢,肯定疼了。”余香兰做个手势对小丽说。

    “想不到店还没开张先缝了八针,以后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呢?”

    “别胡说,你又没做过恶事,所以不会有恶果的,万事都会逢凶化吉,只是你这个甩手掌柜这一下甩得太有质量了,连血都甩出来了。”

    余香兰冷不丁这么一句不是玩笑的玩笑话惹得小丽忍不住“噗呲”笑出声来,然而此一笑那个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小丽他们走回到小二楼,那玻璃店老板已经吩咐手下人重新又拉来了一块镜子,他们便又开始谨慎加小心、小心加仔细地继续安装另外两块镜子,不多时全部搞好,店堂里左边墙上的上半部全部盖上了镜子,小丽透过镜子看到成形的小店心中的满足感又增加了几分。隔日,又来人安装门头,那五米长、一米高,五十公分厚度,白底红字的门头在三个工人爬高上低的操作下很快便高挂在卷帘门的上方,小丽望着那六个既气派又显眼的“佳丽美容美发”大字,心中的荣耀油然而升。又过了一日,在小丽的要求之下,郑大哥特地又派了一名年轻力壮的电工,并带来所需的电线及插头、插座等材料到小店里来将电路装置全部安装到位,小丽凝神瞧着那电工里外忙碌的身影,忽然闪现出王卫兵的形象,她心想若是他仍然还和我在一起的话,这些工作当然非他莫属了。

    转眼时间到了十二月十六日,方惠带着一位具有理发和美容经验的小伙子,随着郑大哥安排的一辆大货车,将打好并又油漆停当的按摩床、货架、休息长椅以及她帮小丽购买齐全的工具、热水器和其他设备到了银龙镇上的小二楼前。小丽十分欢快和热情地站在店门口迎接着他们的到来。一下车方惠便将那小伙子带到小丽跟前介绍说:“他叫严新,干美容美发工作已经两年多了,是个能干又熟练的高手,他正好是银龙乡的人,家就离这个镇不足十里,听说你在这个镇上开店,就自告奋勇地跟我过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方姐,也谢谢你严新,我没有经验,以后还仰仗你多多帮助。”

    “不要客气,余老板,在那儿都是吃这碗饭,你这店离我家很近,我自然就将原先的工作辞了,过来和你干。”

    小丽瞧着这位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小伙子心中甚是欢喜,又听到他叫自己老板,更是心花怒放,但又觉得这么叫有些不习惯,于是就对他说:“不要叫我老板,叫姐,或叫大名也行,以后我们在一起工作了,尽量随和点,免得别扭。”

    “好,那我就叫你小丽姐了行吗?”

    “行行,这样最好。”

    闲话到此,他们便开始搬抬车上的东西,并将原先在屋内的旧家俱、旧桌椅该放到院子里放到了院子里,该不要的扔到了街边,后经过一番拆箱的拆箱、安装的安装、摆放的摆放,布置到位以后,小丽便请方惠和严新帮助考查前来应聘的几位年轻男女,他们答应后,小丽便电话先后约来了那几位应聘者,经过简单的试工之后,定了一位名叫鲁宁,也是长的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干此行也有一年多的熟手,和一位名叫王雅琴的漂亮小姑娘。

    如此这般地一阵努力,小丽的“佳丽美容美发”店到这时已经证照齐全,人员齐备,全部装饰和布置都已妥当,可以说是:“万事齐备,只欠东风”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