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和第三十章(完结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

    缘份那个东西,往往属于看似根本就没有缘份的人。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陆新洲和余小丽相距虽说不到千里,可他们的缘份却是不浅,那个里程、那个长度,大可以借用千里、万里来形容了。

    二零一零年寒假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陆新洲上完了上午课后回到了办公室,同室的一位同事,也就是薛秀霞的那位男同学,一个仪表不俗、体态高雅、身形和容貌在男士之中都称的上优秀的数学老师杜国胜迎上了他,并很神秘地把小丽的事情和大概的情况告诉了他。陆新洲听后一个劲地摇晃着他那略带谢顶的脑袋说道:“这怎么可能呢,一个风韵正盛的漂亮女子,又有自己的事业,乍会跟我这个半截子入土的糟老头子呢,你是在拿我开涮吧。”

    “我为何要拿你开涮呢,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原先我也不信,可我那个女同学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不容得不信。”

    “她难道不知我多大年龄,腿上还有残疾吗?”

    “知道,知道,你死了老婆,还有两个孩子,腿脚有些不便,这些都和她说了,我问的详详细细,我那个女同学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陆新洲没话说了,但还是在摇头,一副将信将疑的神态。

    “怎么样,我陪你去一趟,行则已,不行则不已,反正你现在也单着,就算是多结识一个女性朋友。”

    “好吧、好吧,就算是一次旅游,我们什么时候去呢?”

    “就这个星期六,我们上午就去,中午在那里吃饭。”

    “行行,中午那顿饭我请客,包括你那位女同学。”

    “这是肯定的,如果能成,我和那个女同学可就成了你们双方的介绍人,这第一顿饭自然由你买单了,即使不成,你也应该请我一顿,就冲我一片好心,还不应该犒劳犒劳吗。”

    “应该,应该,太应该了,如果我真的交上了桃花运,别说是吃一顿,就是吃上个几十顿都不在话下,不是有那么一说‘做媒、做媒,得吃三十六回吗’”。

    “哇噻,那也太多了,把你给吃穷了还怎么和人家过日子呢,那我可就不是有功,而是有罪了。”

    “呵呵……。”

    是这番交流之后,陆新洲对小丽有了个初步的印象,因此就和杜国胜两人于三月六日上午九时多一点赶到了银龙镇的乡政府门前,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薛秀霞会合了,杜国胜简单地给他们做了介绍后,薛秀霞就将陆新洲和杜国胜领到了乡政府斜对面的一家茶社里。

    该茶社灯光明亮,环境优雅,进门的右边是具有古典装饰的吧台和货架,左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排也是仿古式、咖啡颜色的长方桌,每桌的两边都放着齐桌长短,可同时坐下三人的高靠背木椅,紧贴着桌椅前后都贴着一米高,四十公分宽的平顶小货架,那小货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盆栽鲜花,那些花卉散发出一股股迷人的香味,置身于其中会有一种爽快舒心的感觉,也能够领悟到高雅愉快的享受。

    这三人走到最后一个似包厢,又不是包厢的桌前,薛秀霞便笑着对陆新洲和杜国胜说道:“这里的环境很好,是个谈情说爱的极佳场所,这里不仅供应茶水、饮料,还提供简餐,说是简餐,可这里的菜肴却很丰富,我们就在这里介绍你和小丽认识行吗?”

    “行行,这里确实很有情调,你安排的非常周到,谢谢了!”陆新洲赞许地道。

    “那好,你们就先在这儿稍坐片刻,我去叫小丽过来。”薛秀霞说完和他们暂时话别后找小丽去了。

    约其三十分钟,薛秀霞陪着余小丽来到了茶社,陆新洲和杜国胜赶快站起来,一通介绍过后,陆新洲的心凉了半截,他看到了小丽美艳动人、丰满无比,顿时感觉到自己和他简直是天上地下,小丽肯定不会看上自己,更不可能成为他今后生活的另一半,可是人已到了面前,他又不得不表现出热情地和小丽相互笑笑。

    余小丽见到陆新洲之后似乎有些后悔,心想这人也太不上台面了,自己当时是太冲动,太不拿自己当盘菜了,怎么会那么爽快地就答应薛姐见面呢,然而既已来了,小丽也只好极其勉强,但又装作不在乎地和薛姐并排在陆新洲和杜国胜的对面坐下来。

    服务员将他们点要的茶水和瓜子点心什么的端放在桌子上,杜国胜边勤快地给四人倒茶边夸耀地说道:“陆老师可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不仅毫无怨言地照顾了病重的妻子十几年,还把两个孩子培养成了名牌大学的学生,他的事迹不止是在我们学校,而且在我们区的教育界都传为佳话。”

    “知道,知道,这些我都和小丽说过,正因为如此,小丽才答应来这里见面的,完全是出于对陆老师的敬佩和同情。小丽也是个伟大的女性,她历经磨难,却自强不屈,并自学成才,创办了我们这个小镇上没能比的过的美容美发店”。薛秀霞也夸赞小丽道。

    陆新洲和余小丽静静地听着这两个媒人对他们的称赞,并时不时地做出本能的微笑。陆新洲的双眼出神地盯着小丽那张美丽的面容观望,而当小丽的目光和他对上之时,他又忙躲闪地顾望别处,薛秀霞和杜国胜还在夸夸其谈,然小丽却感觉到如坐针毡,因此上小丽产生了退意,故而附在薛秀霞的耳边轻轻地嘀咕了几句,薛秀霞便会意地和小丽站起来,并向二位男士表示要上洗手间,完后这两个女人就一同离开了座位,等到了洗车间之时薛姐问小丽道:“怎么样,你意下如何?”

    “不怎么样,人长得也太一般了,而且过于显老,我若是和他走在一起,完全像父女俩,薛姐,我看算了吧,我就此告辞,你向他们解释解释行吗?”

    “这样不好,你不愿意我无话可说,因为这毕竟是有关终身的大事,但是不辞而别也太没礼貌了,即使不同意也不能刚来就闪人吧,人家大老远来的,而且我已经答应吃过饭再分开,你若是这么一走,那我可怎么和他们说呢,我那个同学面前又怎么交待呢,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把这次应付过去吧,以后处与不处那就是你自己决定的事了,我无权干涉。”

    “那好吧,就照薛姐的意思做,既来之则安之,我做到有始有终,以后我看就没戏了。”

    在这种心态之下,小丽和薛秀霞重回到座位上,小丽还在原来的地方坐了下来,可薛姐没有坐,并且向杜国胜使了个眼色,杜国胜明理地也站起来,借故上洗手间,未等陆新洲和小丽反应过来,他就和薛秀霞二人不见了身影。

    座位上就只有陆新洲和小丽两人了,陆新洲借机殷勤地为小丽倒满了她身边杯子中的茶水,还剥了一个香蕉递给小丽,小丽机械地接过香蕉,并很随意地吃起来,陆新洲紧跟着又开始剥瓜子壳,剥好一个就放在他身边的盘子里,再去剥第二个,一边剥一边对小丽说道:“你的情况在你来之前我听薛秀霞和杜老师讲了一些,说实话我对你挺佩服的,你的经历虽然坎坷,可你的勇气却是可嘉,你不屈不挠的精神也很是令我感动,不仅如此,你还能无私地帮助做牢的同母异父兄弟,我能够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

    “你过奖了,真不愧是语文老师,说出的话都和教课一样,你的事迹也很令我感动,你能够无怨无悔地照顾患病许多年的妻子,还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培养和教育出两个高才生,说明你是个非常有责任心,有大爱的好人,我能够遇到你也是很幸运的。”

    “彼此,彼此。”陆新洲心情愉快地又讲了许多让小丽开心的话,他嘴上在说,手上还不停地剥瓜子壳,不觉瓜子仁堆了一小盘子,他便端起来递给小丽,小丽似乎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盘子,心里对他的不乐意顺间减轻了很多。

    接着他们又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地聊了许多许多,陆新洲渊博的知识令小丽折服;小丽甜美的笑颜让陆新洲欢喜,陆新洲涛涛不绝地发挥着讲课的才能,小丽入迷宫地倾听着有趣的故事,越说话越投机,越聊心情越爽,不知不觉时间飞逝了近两个小时,薛秀霞和杜国胜才返回来,这二人观察了陆新洲和小丽的神态,同时感觉到应该有戏,不由得互对了眼神,并挂上了欣慰的笑容。

    这时候色香味全的菜肴由服务员端到了桌上,四个人便开始享用午餐,陆新洲喜形于色地为小丽夹菜,小丽也满心欢喜地给他送菜,杜国胜见状也很滑稽地夹了一个菜送到了薛秀霞的盘子中,四个人面面相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舒心地大笑,直笑得陆新洲心花怒放,直笑得余小丽面红耳赤,同时也笑得薛秀霞和杜国胜心满意足。

    很快丰盛的一顿美餐享用完毕,薛秀霞向小丽提出到她的店里参观参观,小丽欣然允诺,因而这两男两女一边闲聊一边朝着佳丽美容美发店漫步。到了店里,小丽领着他们店前店后、楼上楼下地看了个遍,还饶有兴趣地告诉他们这个小楼已经买下,准备等弟弟回来送给他和弟媳妇,陆新洲对小丽的良苦用心是大加赞赏。

    尔后陆新洲带着喜悦和兴奋的心情与杜国胜一同返回城里去了,薛秀霞留了下来和小丽做了简短的交谈,通过对话小丽表示对陆新洲已经有所好感,愿意继续接触以加深了解,薛姐听了很是高兴,并预祝小丽和陆老师终成眷属。

    第一次的会面就在四人都比较满意的气氛中画上了句号。然而这个句子在陆新洲那里只是个逗号或引号,逗的和引的他满怀信心地在两周后的星期五下班时直接从学校赶到了银龙镇上的小店里,当他在休息长椅上坐下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小丽他们已经吃过了晚饭,见他到来小丽便很关心地让妈妈为他下一碗鸡蛋面,余香兰很是麻利地为陆新洲下好了面条,陆新洲非常感激地边吃面条,边观赏小丽为顾客作业,吃完后陆新洲就坐在休息长椅上极有耐心地欣赏小丽的一举一动,小丽也表示回敬地时不时冲他笑笑,直到小店打烊,陆新洲才和小丽聊上几句之后便到宾馆里开房休息。第二天中午,还是在那个茶社,陆新洲和小丽对坐交谈,又请小丽吃了中饭,两人在非常和谐的氛围中边吃边谈,陆新洲还给小丽讲了几个很有趣味的故事,完了小丽便回店里工作,陆新洲才似情愿、又余情未了地回了省城。在接下来的数月里,陆新洲是每逢两周便过来一次,每一次都是和那次一样周末晚上过来,在宾馆住一夜,周六和小丽共进午餐后再返家回城。就这么周而复始地来来去去、谈谈吃吃,小丽对陆新洲的感觉从好感升到了喜欢,又从喜欢提高到爱恋。而陆新洲对小丽的喜爱是与日俱增,恨不得立刻就和她生活在一起,然而他心中虽是充满了幻想,可行为上仍然保持一定的风度,在数十次接触后,他除了特激动时拉一拉小丽纤细柔软的手之外从没有过分的举动,每次很晚离开小店时都是一个人独自走到宾馆就寝。小丽作为女子更没有理由主动地要求情感涌现的近身亲昵。

    是年国庆长假的第二天,陆新洲将他和小丽的事情告诉了回来度假的儿子陆建涛和从夫家过来看望父亲的女儿陆建梅,没曾料到却遭到这两个儿女的强力反对,理由是一个小于其父二十岁的漂亮女子怎会真心实意地爱上身有残疾的父亲,除非是另有所图,图其父的房产以及每月丰厚的经济收入,或者是借父亲之力而脱离那个小镇到大城市里来生活,等目的达到后再抛弃其父重寻新欢。陆新洲反复向他们解释都无济于事,无可奈何之下陆新洲便提出带他们二人一同到银龙镇来亲自过目,了解了解,这样陆新洲父、子女三人就于十月二日下午一时赶到了银龙镇,并跨进了佳丽美容美发店的门。

    陆新洲的女儿陆建梅,二十六岁,结婚一年有余,尚没有生孩子,人如其名,她长得很美,尤如一朵盛开的梅花,只是身形一般,没有小丽和方惠那么高挑匀称。儿子陆建涛,二十三目前,已就读大学两年,是个十分英俊的知识青年,他可能是具陆新洲和其亡妻的优点为一身,横看竖看都令人羡慕和喜爱。

    由于是国庆佳节,人们都忙着旅游和投亲访友,所以小丽店里的顾客很少,那两个已经成家的熟练美发师和学徒工小姑娘也都放假回去陪伴娇妻和家人了,小店里只有小丽母女和东方李燕围坐在一起闲暇无事地聊天。这时候陆新洲领着一双儿女迈进了店门,小丽见到后不尽喜悦地迎上了他们,并且说道:“陆老师,你来啦,怎么不在家好好地休息休息呢?这两位是谁?”

    “这是我的女儿陆建梅和儿子陆建涛。”陆新洲介绍说。

    “哦,哦,欢迎欢迎,里面坐,里面坐。”小丽热情地招呼道。

    “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余小丽,那是她的母亲和未来的弟媳妇。”陆新洲又给儿子女儿介绍说。

    陆建梅和陆建涛没有说话,只是冲小丽他们分别点头笑笑,然后这姐弟俩都没有立即坐下,而是环顾小店的四周,随之陆建梅似有点不解地问小丽道:“你既这么年轻漂亮,又有这个很不错的小店,为什么还会和我爸爸好呢?他大你那么多,又有些残疾,也不是腰缠万贯的富豪,你图的是啥,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对呀,你的身体条件和经济实力都这么优越,怎么可能屈就我爸这么老的人呢,难道是想借他为梯,到大城市里发展,等利用完了再将我爸弃之一旁。”陆建涛也随题而发。

    小丽一听怒火中烧,原本坐着的余香兰和东方李燕也站了起来,愤愤不平地欲和他们争辩,小丽摆摆手阻止了妈妈和弟妹,然后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冲这对姐弟说道:“你们这样认为我并不感到奇怪,开始我也没有看中你们的父亲,而是后来通过接触和交谈,才被你们父亲的才学与人格所吸引,还有他高度的责任感与对你们母亲不弃不离的爱心令我感动,这样我才义无反顾地喜欢上了他。至于你们所说的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你们可是大错特错,我的目的完全可以告人,就是想和陆老师相依相守,共度白头,用我的情、他的爱来填补我和他在感情上都受到的创伤。不错,他是比我大二十岁,可是感情不是能够用年龄来衡量的,我和他在一起感到愉快,感到舒心、感到满足,我们已经相处了数月,然你爸爸从没有对我有过任何过份之举,可越是这样,我越喜欢他,爱戴他,敬重他,这种情意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是没有办法领悟到的。再者说我要借他之梯而到大城市去发展,那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就是从省城里转到这个小镇上来开店的,我的亲身父亲现在仍然住在省城,他的财产和住房及其它方面都比你们父亲优越的多,我若是借梯发展,到城里去开个小店可是易如反掌,用的着借他的梯子吗?他的梯子难不成比我父亲的梯子还牢靠吗?”

    “你们这两个小人,书都念到脑壳背后了吗?竟然说出那么不通情理的话来,我女儿的经济条件不比你们爸爸差,这个小楼和这个小店就是她买下来和一手创办的,除此以外,她现在的资本再买这么一座小楼,创办这样一个小店都是足足有余,用得着对你们爸爸心怀鬼胎吗?喜欢她和想她的人多如牛毛,她干嘛要利用你们爸爸呢?真是岂有此理。”余香兰也很气愤地指责道。

    “真是书读得越多,人变得越痴,越不明事理,小丽姐若不是为了守住这份产业和小店,好将这些完完全全地送给她弟弟和我,早就可以远走高飞,到城里她亲生父亲身边过舒舒服服的生活了,凭她的相貌和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呢,为啥要在你们爸爸这一颗树上吊死呢,而且还是一颗残缺的树,她可以挂的大树太多太多,不就是因为念你们爸爸是个有责任心、有大爱、又珍惜她、爱护她的好男人吗?”东方李燕也忍不住地气道。

    被这么一阵唇枪舌剑地训责之后,这姐弟俩才真正理解小丽对其父亲是真心实意的,因此他们感到惭愧和害羞地低下了头,陆新洲见到两儿女如此的神态,又气又痛地冲他们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们俩是太不懂得什么叫人间真情了,也不愿意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光凭着表现现象去看待人和事物,那是要吃大亏的,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白念了。”

    “小丽姐,哦不,小丽阿姨,我们错了。我们不懂得人间自有真情在,错怪你了,请你原谅,我们也是对爸爸的爱,怕他上当受骗,我们的妈妈死得早,是爸爸含辛茹苦地培养我们、教育我们,我们是真心希望爸爸晚年幸福,看来你是能给爸爸安享晚年、愉快生活的人,谢谢你,我给你深深的鞠一躬。”陆建梅双眼含泪地给小丽鞠一躬。

    “阿姨,对不起,请恕我们无知,我希望你和爸爸早日成亲,我们好改口叫你妈妈,爸爸是太幸运,太有好人缘了,你是上天赐于爸爸的福星,我从心底里感激你,也请你受我一拜。”陆建涛也很激动地给小鞠了一躬。

    “好了,好了,谢谢,谢谢你们姐弟俩,这份情意我收下了,不知者不为过,你们也是一片孝心,有朝一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希望我们能够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小丽谢道。

    误会就此解除,陆建梅、陆建涛姐弟俩满心欢喜地稍坐了一刻就再没有担心地离开了小店,陆新洲留了下来,加入到了小丽一家三个女人的交谈之中,有了陆新洲的加入,小丽他们的闲聊顿时变成了闲而不闲,不闲也闲的欢快和爽朗的气氛。

    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陆新洲照例每两周就到小丽的店来一次,他和小丽的接触也从只握握手发展到了拥抱和亲吻的状态,可始终没有发生肌肤之亲,是小丽不愿意以身相许,还是陆老师根本就不想那事,非也,那到底是何原因呢?后面自有解答。

    时光终于走到了小丽母女和东方李燕翘首期盼的日子,二零一三年春节前夕,提前十个月获释的陈小强回来了,余香兰、小丽和东方李燕欣喜若狂地将小强接进了小店,稍息片刻,余香兰便将陈阿根早已去世和陈家小院变卖以及这座小楼也已买下的事宜告诉了儿子,陈小强是一阵难过和伤心之后,便十分理解地将悲痛藏在了心里,一家人在欢欢乐乐、团团圆圆的气氛之中共度了一个新春佳节。在这几天里,陆新洲也和他们一家同欢同乐过两个晚上。春节长假过完,小店重新营业,小强便迫不急待地开始认认真真和小丽以及那两位美发师傅学习所有必须掌握的技术。到了三月中旬,天气不再很冷了,小丽便张罗着盖院房和装潢二楼的琐事。这段时间里,小强一直住在楼下里间的按摩床上,小丽母女和东方李燕先是仍住在二楼,后小院的平房盖好并收拾妥当,这三人就住在了那个平房之中,腾出二楼为小强和东方李燕装潢、装饰与布置新房。经过了一番各种工匠的劳作以及小丽一家人的精心布置之后,一个崭新、高档、舒雅的新房展现在众人的眼前,接着小丽母女和东方李燕的父母、兄嫂加上陈小强和东方李燕,并也邀请到陆新洲,两家人坐在了新房外间的客厅里商定,陈小强和东方李燕的婚礼在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农历八月十八,星期天(取谐音发要发)这一天举行。

    正日子到来的这天,佳丽美容美发谢绝顾客,停业一天,并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各方亲朋好友纷纷前来送礼道贺,薛秀霞大姐帮助联系了六辆高级轿车,并于九时三十分全部到齐,陈小强衣冠楚楚,手捧鲜花地在薛姐、严新与王雅琴夫妇以及几位要好同学的陪伴之下,乘坐那六辆扎上了彩球和彩带的婚车浩浩荡荡的前往东方李燕的家乡接新娘子了。小店里留下的余香兰、小丽和一早就赶过来,并以准姐夫身份出现的陆新洲一道招呼客人叙话、喝水、参观新房,一个半小时之后,接新娘子的婚车回到了小店门口,顿时鞭炮和欢呼之声雷鸣般炸响。新人驾到,分外喜庆,经过了一番礼拜和起哄之后,陈小强和东方李燕被一帮小青年拥拉到了二楼的新房之中,余香兰和小丽陶醉在这般喜庆的气氛里,那心中的滋味是美不胜收。

    到了晚上,婚宴在银龙镇最大的一家酒店里举行,在特意酬请来的婚庆司仪娴熟和幽默的主持之下,婚礼举办的非常热闹,各方亲朋好友的脸上自始自终都挂满了喜悦的笑容。大约两个小时,婚礼圆满结束,宾客们陆陆续续散尽,最后离开酒店的陆新洲和余小丽肩并肩地说笑着到了大门口,陆新洲伸出右臂搂住了小丽的后腰,默不作声地朝小店的相反方向行走,小丽望望他,心中明白了他此时的用意,可她没有提出异议,而是顺从地和他一同迈进了他常住的那家宾馆。到了服务台前,陆新洲放下了小丽,向服务员登记了一个双人间后又挽着小丽进了电梯,在开向六楼的电梯里,小丽嘻笑着指着陆新洲说:“你可真会借题发挥。”

    “此题我已经梦想了三年多了,今天终于等到了解答的机会,岂敢错过,该是我圆梦的时候了。”

    进了房间,陆新洲急不可耐地从小丽的身后抱住了她,小丽也按捺不住地转过身和他长时间地热吻在一起。吻着、移动着,移动着又吻着,很自然便移动到床边,顺理成章双双倒在了床上,陆新洲两手颤抖地脱小丽的衣裤,小丽乖巧地随着他的行动而动,不一刻小丽便赤身裸体地展现在了陆新洲的眼前,陆新洲望着这个令他想像无数次的美妙胴体,那激动的情绪是无以言表,很迅速地陆新洲也脱了个一丝不挂,这一对相知相恋的有情人在交往和了解了三年多之后第一次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对方。在一阵唇齿相啃,肌肤相贴之后,小丽心满意足地问陆新洲道:“你来了数十次了,为什么到今天才把我带到宾馆里来,这之前你难道不想吗?”

    “我没有一次不想拉你过来,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是想永远拥有你,而不是一朝一夕,这就必须承受无尽的煎熬和忍耐,在煎熬中增进感情,在忍耐里获得真正的幸福,这也应了一句成语,那就是欲擒故纵。”

    “你擒谁,又纵谁,你拿我当什么了,当你的猎物吗?”

    “是的,我就是把你当成了视为珍奇的猎物,当成了爱不释手的瑰宝,我要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让你成为我陆新洲永远永远都爱不够的心仪之人。”

    “你可真是个老奸巨猾、老谋深算的感情巨霸。”

    “呵呵,还有什么老字,你统统送给我。”

    “老、老、老坏蛋。”小丽娇柔并茂地说。

    小丽此言,乐的陆新洲笑开了花,立刻手舞足蹈地在床上不停地翻滚,借着翻滚之力他又一次压在了小丽赤条条的裸体之上,他们再次进入了爱情的最高境界,然后相依相拥地共度了一夜醉人的美妙时光。

    第二天一早,陆新洲退了房,和小丽一同走到了佳丽美容美发店里,她向妈妈和弟弟、弟媳妇告别,妈妈双眼浸满泪花地拉着女儿的手迟迟不肯松开,并很悲伤地问道:“女儿,这就走啦,你是到你爸爸那里,还是和陆老师生活在一起了呢?”

    “我先回到爸爸那里,和不和他生活在一起那要看他那一天娶我,我也该有个归属了。”

    “那你可要常回来看看,我会想你的。”

    “我会的,妈妈你老可要多多保重,干不动的事情不要勉强。”

    “姐,你这就走了吗?我夺了你的一切,还没有机会报答,你就远走高飞了,这叫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小强也表情痛苦地说。

    “亲姐弟还说这些干啥,你只要把妈妈和李燕照顾好就是对姐姐最好的回报,你是个男子汉,又有家有事业了,可不能再义气用事,再惹祸了,不要再让姐姐失望,让姐姐的一片真情付之东流。”小丽叮嘱道。

    “姐姐,你放心吧,一朝被蛇咬,终身怕井绳,这次的牢狱之灾,我受到的教训太深了,若不是有妈妈、姐姐还有李燕的关怀,我恐怕再也没有翻身之日,我不会再做傻事了。”小强深情地说。

    “姐姐,你可得经常回来看我们的,没有你就没有我和小强的今天,我会永远永远感激你的。”东方李燕也挂着泪的说。

    “李燕,一家人可别说两家话,妈妈就托付给你了,替我多尽尽孝,也替我看紧了小强,并把这个小店维护好,你可要起到一个主心骨的作用哟。”小丽又嘱咐弟媳妇道。

    陆新洲叫了一辆出租车,小丽在妈妈的帮助下收拾了四大箱自己的衣物,由小强和店里的两个年轻人将箱子搬到了汽车上,然后她满含热泪地和陆新洲坐到车上,又一次离开了银龙小镇,离开了她用辛苦和血汗换来的事业。

    从又回到省城生活的小丽首先住进了爸爸洪福生和阿姨吴翠翠的家,一住就是半年多,这半年多中,小丽闲来无事地到处看看走走,有时也到仍在开美容美发店的方惠姐店里帮帮忙,还到过福星大酒楼看望曾经的同事和朋友们,再就是待在家里陪陪已经六十的爸爸聊聊天,总之忙碌了十几年的小丽竟成了大闲人。但到了周末她就和陆新洲团聚,不是到某饭店共进美食,就是在陆新洲独居的房子里享受享受这位弃笔从厨的陆老师亲自操弄的佳肴,然后就和陆新洲同床共枕地欢度良宵,每每在这个时刻,陆新洲都提出让小丽干脆搬过来与自己同居,可小丽总是坚持没有一个告之众人的婚礼决不情愿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和他生活在一起,弄得陆新洲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她的意了。不是陆新洲不愿意立刻和小丽举行婚礼,而是儿子陆建涛的住所还没有定下来,寒暑假时陆建涛还必须回家来住一阵子,万事尚未齐备,东风自然不会起了。

    世上万事都是不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小丽的意愿总是躲不过事情的变化。到了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星期二的晚上,洪福生和吴翠翠因为儿子的问题发生了争吵,这是小丽自从和他们接触以来第一次所碰到的不和谐现象,搞得小丽是左右为难,不知道应该向着谁,或是劝谁,只好把自己关在屋里来了个不闻不问,由此她感觉到再住下去各方面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