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糖(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上一回黑石滩上的那个吻只是蜻蜓点水,甚至连浅尝辄止的算不上, 没有丝毫悸动和暧·昧的意味, 更像是某种克制又庄重的告别, 因为怀的是后会无期的心。

    那时候的薛闲五感刚开始恢复, 只隐约觉得唇边被轻轻碰了一下, 若非他曾经在百虫洞中看见过玄悯的死期,甚至连触碰都觉察不到,毕竟那时候他已经无心去注意这些了。

    所以直到这时, 他才算真正明白到了被玄悯吻着是什么感觉。

    玄悯平日里给人的感觉总是淡漠而难以亲近的,像是一尊克谨的冰雕,冷而沉稳。若是没有靠近他, 单凭双眼远远看着,甚至会产生一种他连皮肉筋骨都是雪塑的,连气息都是冷冰冰的错觉。

    然而他的吻却是温热的, 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意味,就好像把此生所有温软又深重的情绪全部倾注在了这样亲昵的举动里。

    这样的亲昵意味出现在玄悯身上,大约是百年难得一见了, 薛闲又怎么可能招架得住,当即便溃不成军了。

    他在温软情绪的包围之下,仰头回应起来。他蹭着玄悯微凉的鼻尖,嘴唇微张的时候,唇角的一抹笑意甚至还没散。

    不过……约莫半个时辰后,这一抹温和闲散的笑意便荡然无存了,连一丝影子都找不见。

    薛闲万分后悔那一刻他张了嘴,用舌尖舔开了玄悯的唇缝和他唇齿纠·缠。否则他也不会在此时一手撑着玄悯的腰腹,一手死死勾缠着玄悯手指,坐在玄悯身上……

    玄悯身上满是蒸出的汗,而他则汗湿得更为厉害,皮肤紧贴之处潮湿又滑腻,连死死纠·缠的手指都快要勾不住了。

    兴许是龙涎这东西太过害人害己,又兴许是心意相通之后再无压抑,薛闲从没想过自己能失控成这副模样,他吻咬着玄悯的动作焦虑又急躁,膝盖抵在硬质的竹床上,已经压出了红印。

    他紧绷着腿,沉沉地压下腰去。眯着的眼睛再度蒙上了一层水雾,浓黑的眼睫已经湿透了,他眼边难以抑制地泛起一层薄红时,抵着玄悯的嘴唇微微张开,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喘·息中透着一丝几不可闻的低吟。

    勾着的手指痉挛似的用尽了力,终于因为汗液而滑了开来,又一把攥住了玄悯肌肉紧绷的手臂。

    玄悯空开的手在薛闲透不过气时,又握住了他的腰,向下加了一把力道。

    薛闲终于忍不住急喘了一声,只是他还未喘到底,玄悯的目光又从半睁的眸子里透出来,从他唇间一扫而过。另一只手抬起来捏住了他的下巴,偏头吻了上去……

    很久很久以前,薛闲在民间传说中听见“龙性本淫”这个词时,总是忍不住用嘲讽的笑意糊满凡人的脸。他活了千百年也没发现自己哪里跟那个词有关联了。

    现在他忽然觉得,这话大约还是有点道理的……

    但是不怪他,都是龙涎的错。

    哦……还有铜钱和那红绳。

    原本龙涎要害也只害玄悯一个人,现在被这两个倒霉玩意儿一牵连,他也没能幸免。

    好吧,兴许也有终于修成正果的放肆心理在其中。

    总之,这世间的因果牵连复杂极了,多方作用之下,最终的结果就是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可以不用下床了。

    但玄悯毕竟刚调养过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