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糖(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又是一年兰秋时, 七月流火, 傍晚的风带了一丝丝微末的江潮凉意,驱散了前两月余留下的燥热之气, 倒是令人心清气爽。

    卧龙县东边的胡瓜巷里, 有一户人家张灯结彩,笑语不息,显得热闹极了。

    这间宅子同其他人家都不一样, 窄门两边堆着积年的石料,那些石料有些雕出了一点形, 有些保留着原本棱角分明的模样,凑做一堆,瞧起来倒是不乱,甚至还有些别致。

    窄门上头悬着两个新挂的红灯笼, 灯笼上墨色淋漓,各写着一个大字:张。

    住在这宅子里头的,正是卧龙县远近有名的手艺人, 石头张。而今个儿,是他六十寿辰。他这一辈子东南西北没少奔波, 达官显贵也见过许多,日子过得绝不算差。

    街头坊间有时候办个喜事,十分讲究排场。但石头张过寿却并没有大办, 他一双儿女年纪不大,做事倒是稳稳重重,一大早便给街坊近邻送了白面寿桃, 但一概不收寿礼。

    真正的宴席只聚了自家亲眷,人不多,场面也不大,但都是亲近人,自然热热闹闹。

    不过场面不大,不代表宴席准备得随意。石头张特地砸了重金,请卧龙县天香居的厨子来掌勺,仔仔细细地准备了一整个下午,挑的菜品全是天香居的活招牌。

    石头张在厅堂里一共备齐了三桌,家里的亲眷连同跟他学了十来年手艺的两位徒弟刚好能坐满两桌,还有一桌则稀奇些,大小同另两桌一样,却只放了四张椅子。

    临到傍晚时,石头张还让人搭了把手,在另外两张桌子与这一张之间,架了一道屏风,显得颇为神秘。

    更引人好奇的是,在着人摆放凉菜碟和消暑点心时,石头张特地叮嘱,素的放一边,荤的放一边,别搅混了。

    毕竟都是自家人,对此举动并不介意,只是十分好奇地问了石头张两句。

    石头张摆了摆手,简单解释道:“贵客。”

    几近完满的圆月映上天边时,屋门被笃笃敲响了。石头张连忙迎出去,一看见屋外站着的人,便笑开了,颇为熟稔道:“廿七来了,嘶——我怎么觉着你又长高了一些?”

    站在屋门外的人正是陆廿七,十来年过去,他早已不是当初那瘦小得过分的模样,除了眉眼间依稀还留有曾经的影子,额心命宫处的血痣还在,其他都和当初区别甚远,高高瘦瘦的模样,倒是有些像曾经的江世宁,带着丝书生气。

    “是你又缩了一些吧。”陆廿七答道,“上回在李家铺子门口碰见你,你还没弓背呢。”

    他说起话来依然凉丝丝的,乍一听有些呛人,但石头张这种听惯了的,则毫不介意。

    “年纪到啦,做这种手艺活的,哪天不是弯腰低头的,我这背弓得还算晚呢,哪能跟你们比。”石头张摆了摆手,满不在意地拽着陆廿七往屋里走,“你拾的那一溜娃娃呢?”

    “下午玩累了,歇得早,他们在这里也呆不住,再过几年吧。”陆廿七回道。

    兴许是因为十九就是被陆家老爹从山上捡回来的,陆廿七大一些后,在道边桥下偶尔碰见被丢弃的孩子,便会将他们领回来,教书认字,他这些年因为扶乩远近闻名,多几个孩子也不愁养不活。

    原本石头张给陆廿七去请柬时,让他把那三个萝卜头带上,不过廿七婉拒了,那些孩子早年的性子还没磨转过来,防备心重,也格外怕生。

    于是石头张也没有勉强,他是个碎碎糟糟的性子,喜欢管些闲事。起初看到廿七的回书,还有些担心这些孩子养不熟,不过他转而一想,便又放心了……

    因为有陆廿七。

    石头张这些年偶尔碰见陆廿七,都是诸多感慨。他几乎是亲眼看着一个略有些阴郁、防备心还颇重的少年人,一点点长成现今的模样。

    可见善意和温柔有时候是能代代相传的。

    “他们还没来?”陆廿七一边跟着他往屋里走,一边抬头望了望。

    他的双眸这些年也始终是这样,既不算全瞎,也没有好转。不过随着他扶乩之术日渐精通,这双眸子倒也妨碍不了他平日生活做事了。

    石头张也跟着他抬头看了看,摇头道:“可能还得有一会儿。”

    庭院里其他张家人也跟着抬头,一脸莫名。石头张那一双儿女都来得晚,儿子大一些,已过了弱冠之年,只比陆廿七小那么两三岁,女儿却还是二八年华,正是鲜俏,万幸,生得更像娘。

    她抬头看了好几眼,终于还是忍不住拱了拱石头张,问道:“爹,你总往天上瞧什么?”

    石头张宠这女儿宠得没边,若是其他人问,他也就含糊过去了,小姑娘一问,他便没憋住,悄悄道:“等那两位贵客呢。”

    小姑娘:“……爹你又吃馊饭了?”

    石头张哭笑不得:“胡闹。”

    陆廿七在旁适时地放冷箭:“你这小女儿是个有福相的。”

    石头张:“……”这话我是谢还是不谢?

    正说着话呢,天际突然有闷雷隐隐滚来。

    庭院内的众人均是一愣,有人嘀咕道:“这雷来得着实没有道理啊,怎的这么突然。”

    “不管突然不突燃,都是要下雨的征兆,先进屋吧。”有人招呼着。

    石头张和陆廿七倒是同时仰了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