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3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喻晓夏此时才发现,夏妃那身衣裳,竟是她当初大费周章为夏妃设制的。

    可她没有心思计较这些,夏妃站在石台上,身后夜色无边,再退一步便是十丈高渊,喻晓夏看着胆战心惊,忙叫她当心脚下。

    夏妃恍若未觉,向她招手道:“很好玩呢,喻师妹一起来?”

    夏妃的举动在她看来,委实癫狂至极。那石台这样危险,即便不管夏妃死活,她自己也很怕死啊。何况她心底有感知,此时与夏妃若有肢体接触,实在不太明智。

    如烟站在夏妃身旁,冷眼旁观,一点没觉得有何不妥。喻晓夏不好对夏妃出言不逊,只呵斥如烟道:“你当的什么差,还不赶紧照顾好你们主子!”

    说完,她心底的不安扩大,也不再管这一主一仆如何,转过身便要离开。

    夏妃打眼望了望,浑天仪下的两位男子正低头谈论着什么,她对着如烟勉力笑了笑,压下心中的恐惧,对那个离开的背影凄然叫道:“你为何要下此狠手——皇上,救我——!”

    听见夏妃的声音,喻晓夏暗叫一声不好,回首时,便见夏妃满含深意对她笑,张开双臂倒了下去。

    她立时跟着跳了下去。

    几近同时,皇帝的声音响彻夜空,“十一!”

    喻晓夏并不是大发善心,也没有不自量力。夏妃看着她得意笑时,她豁然开朗。

    先前夏妃与她商谈根本就是幌子,意图便是要麻痹她。

    等到这一刻,即便她没有碰夏妃,但皇帝与宁王相距甚远,根本不会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而唯一的知情人,只有如烟了,到时如烟一口咬定是她推了夏妃,她能如何辩解?

    若夏妃身受重伤,即便与她无关,她做为天影,没有保护好皇帝的妃子,也是难辞其咎。她如今唯一的出路,只有将夏妃救下,只要此事不要闹得太大,到时自有办法解围。

    所以皇帝在身后喊她,虽然她的心也随之动了动,但仍然义无反顾跳了下去。她不想到时候,还得求着他饶恕她,她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这件事情变得不那么糟糕。

    猎猎的风声呼啸着,喻晓夏绿色袍裾被大力吹拂,带着英姿飒爽又凌厉的味道。

    对于她能跟着跳下高台,夏妃震惊不已,身子在急速下坠,这种紧急时刻,夏妃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掩饰,“怎么是你?”

    听夏妃的语气,这样嫌弃她,莫不是在等皇帝出手相救?喻晓夏揽过她的腰身,于半空中蹬上墙壁,几步间借力运功,凌空飞身而上。

    抽空瞧了夏妃一眼,见夏妃面色紧绷,双手却牢牢抱住她,她轻笑着嘲讽,“夏妃真是好胆识,卑职好生佩服,不过皇上不得空,卑职替他带你上去也是一样,毕竟卑职与皇上这样不明不白也很久了。”

    话毕,还恶劣地冲夏妃笑了笑,果见夏妃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夏妃心气翻涌,先前只是猜测她与皇帝有私情,却着实没有料到,她承认得这样爽快。

    喻晓夏没有精力与夏妃周旋,即便她轻功卓绝,两个人下坠的重量,也着实令她费力。她身体倾斜踏着墙壁,地面上的石兽飞速远离,一瞬消失在夜色中。

    巨大的浑天仪出现在头顶,她打起精神来,用了十二分的力气,一掌将夏妃推了上去,听到夏妃发出吃痛的闷哼,她笑了笑吹着额前碎发,伸手挂在石台边沿,并不着急上去。

    喻晓夏理着思绪,想着不对劲的地方。

    她以无颜的身份进入未央宫时,夏妃刚入宫不久。许是北尚人生长在草原,心性豁达开朗,那时的夏妃心思并不深沉,喜怒哀乐也不会怎么遮掩,连她都能一眼感知,尤其对人接物,不会如此含蓄隐晦。也万万没有这个魄力,如此破釜沉舟跳下司天台,连命都不要了。

    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这是何必呢,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

    或许在夏妃的谋划里,皇帝定会相救于她吧,而此等危急关头,最适合培养感情了。无怪乎见来救的人是她,夏妃这样气急败坏了。

    其实仔细想来,夏妃今夜的行为,实在出人意料。

    在这深宫里过日子,大抵都会变吧,她自己不也是吗,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头顶人声不绝于耳,直到宁王唤她,她才应着声,飞身上了司天台。

    夏妃被如烟搀扶着,颤抖着身子,显然害怕极了,忍住眼泪的样子,坚强地令人心疼。宁王凑上前问她如何,喻晓夏直道没事,眼光搜寻一圈,便见皇帝默然立在一旁,他身后的灯火太亮,反倒看不清他的表情。

    顾不得他怎么想的,也不知夏妃有说过什么,她解释道:“皇上、王爷,适才夏妃在石台边沿走着玩,卑职没有多加注意,夏妃不慎掉下去时,便没有第一时间察觉,虽然卑职倾尽全力将夏妃救了上来,但还是卑职看护不周,请皇上责罚。”

    其实很想说明是夏妃自个跳下去的,但若太后知道了,夏妃指责是她下的手,她又要想方设法证明是夏妃自己做的,这件事便没完没了。

    还是先保住自己再说吧,即便她说出真相,他们也难以相信罢!

    如烟面无表情望着她,夏妃冷着脸就要发声,喻晓夏抢在她前头,直截了当浇灭了她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笑问道:“皇上出行,周围都有暗卫随行吧?”

    简直明知故问,她自己便是暗卫,何必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假惺惺去问皇上呢。夏妃内心冷笑,面上却柔声道:“谢谢喻师妹了,臣妾无以为报,今日与喻师妹一见如故,想请喻师妹上未央宫留宿些时日,好好招待一番,还望陛下恩准。”

    喻晓夏忙表示不可,“多谢夏妃娘娘的美意,可同僚都在浴血奋战,卑职怎能贪图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