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9.蓁妃早产,黛妃丧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方才,她在门口意外间听到了乔倾月和乔湘雨的对话,不小心知道了对孪生双胞胎的事情,也明确了今日的确有大事发生,可是……可是那天还没亮要她去给蓁妃下毒的人,到底是倾妃娘娘还是那位湘雨姑娘,她求不着答案。

    她怕万一是湘雨姑娘未经倾妃娘娘授意做的这件事情,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她也似乎明白了,月鸣之死为什么会是那样的经过……也许,也许就是这位湘雨姑娘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去找的黛姑娘……才造成了倾妃娘娘什么都不知道却害死月鸣的结果。

    可是太晚了……她发现得太晚了……

    “膳食都吩咐好了吗?”不等雪啼开口说具体的事情,乔倾月先开口问道。

    膳食?膳食……娘娘说的是关于蓁妃娘娘的那份榴莲酥吗?

    “吩咐好了。”无论是什么,反正她都已经准备好了,便一应回答着,然后开口想问那清晨的事情,“娘娘……”

    “嘘。”乔倾月很害怕雪啼会在今天出事,“既然都吩咐好了,那便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今日,你就跟在我的身边,不要乱跑。”

    雪啼懵懵懂懂地听着乔倾月的话,听她那意思好像说的是那份榴莲酥……又好像不是……可娘娘既然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雪啼皱皱眉,隐隐有些担心,不再说话了。

    “倾儿。”就在这时,顾凰翊忽然唤着她。

    乔倾月抬眸,顾凰翊此刻正坐在龙椅上,那最威严的位置,他的身边,还有另一把椅子,于是又听他说:“来,倾儿来。”

    乔倾月今日觉得,顾凰翊说的那两遍来,似乎另有含义,似乎在唤她的魂儿?在唤她的那死亡的魂魄?她觉得可怕得很,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向顾凰翊身边的那把椅子走去。

    临近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夜栀,你派人亲自盯着黛姑娘今日的饮食,万万不可被人下毒。”

    夜栀点头,再见乔倾月坐到了顾凰翊的身边去,便转身安排去了。

    “倾儿今日似乎不太开心。”顾凰翊又抬手轻抚着乔倾月的脸颊,坐在她的右侧,她注意到这次坐在身边的人儿还是那个没有苍耳的人儿。

    乔倾月不说话,她低着头,寻思着自己的事情,可顾凰翊出乎意料的一句话却让她不得已忽然抬眸,惊恐地看着他。

    她听到他说:“还是没有苍耳的这双耳朵,更美。”

    还是没有苍耳的这双耳朵,更美……

    没有苍耳的这双耳朵……

    更美……

    没有苍耳……

    苍耳……

    姐姐的右耳,比她多了苍耳,这苍耳不似痣,尚且可以遮掩,这苍耳是遮不住的……遮不住的……皇上发现了。

    “倾儿别慌。”顾凰翊顺着乔倾月的耳朵抚了下来,抚着那个乔湘雨长着苍耳的地方,“今ri你就跟在朕的身边,朕不会让你有事,朕还许了你一个孩子。”

    乔倾月身体僵硬着,她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回皇上什么话。

    “朕记得。”

    他记得……可他若真的杀了她的全家,她又当如何面对他呢……

    王公大臣们渐渐来齐了,甚至连顾北清都换了身衣服来到这里,整个御花园丝毫没有家宴的气氛,反而凝重、沉重了许多,或许是王公大臣们知道皇上今日的计划,也或许是这里面有太多爹爹的人了,乔倾月不明。

    “今日,是朕的爱妃乔氏的生辰,朕在此大兴庆贺,一来,是一次难得的家宴,二来……”顾凰翊举起乔倾月为他亲斟的酒杯,他顿了一顿,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一些,“二来是为了感谢诸位对我们天凰的忠诚!”

    台下部分震惊,部分淡然。那些震惊的王公大臣是意识到皇上今日不仅仅是为他的爱妃庆生,而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大事要做,那些淡然的,自然是早已有了计划,所以处变不惊。

    “臣恭祝倾妃娘娘生辰快乐。”乔田渊率先起身,为众人敬酒,为皇上敬酒,为乔倾月敬酒,彼时,那雪啼准备的糕点也被送到了诸位的桌前,“臣听说,这榴莲酥,是倾妃娘娘最爱的糕点,今日是倾妃娘娘的生辰,倾妃娘娘请大家吃这榴莲酥。”

    乔田渊此语一出,意思非常明显,倾妃娘娘请大家吃这榴莲酥了,无论你爱与不爱榴莲,倾妃娘娘的赏赐,也请你务必品尝。

    这榴莲酥并不是乔倾月安排的,而是林千黛,乔倾月此刻转眸看着顾凰翊,而他正紧盯着乔田渊的一举一动,兵贵神速,有些乔田渊以为的事情,他早就在他以为之前打点好了,尤其是那位重头戏。

    “咳咳……倾月姑娘倒也怪小气,将雪啼藏在自己的宫中,大家都许久没尝到雪啼的手艺了,今天倒是了有了这个机会。”林千黛捻起了一小块榴莲酥,率先放进了口中。

    诸位见林千黛已经吃了这榴莲酥,倒也没有什么推脱的理由,便纷纷让那榴莲酥入了口。雪啼一直紧盯着蓁妃娘娘那边的动静,心中难安。

    “雪啼,怎么了?”乔倾月侧眸看向雪啼,见她神色有些不对,于是担心起来事情是否有什么变故。

    听乔倾月这般问,雪啼忽然吓得腿都软了:“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奴婢有罪!奴婢有罪!”

    她这会儿知道了,那清晨吩咐她下毒的人的的确确是乔湘雨,而非乔倾月,并且,乔湘雨也是私自做的这个决定。可是晚了……晚了……她本想问清楚的……她……要是再坚持一下,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就好了……

    “雪啼,你快起来,到底怎么了?”乔倾月见雪啼这般样子,忽然慌了神。

    顾凰翊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切,许是有什么连他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可是那雨霖宫中,那混淆了所有人视线的两位倾妃娘娘啊……

    “啊!好痛——”

    “有毒……哥哥救命!这雪啼做的榴莲酥中有毒!”

    忽然,妃子们的席位乱作一团,柳蓁蓁忽然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大喊疼痛,林千黛脸色大变,唇色加深,又吐了一口血,在原先的病情上更加虚弱了。

    乔田渊望着出其不意的林千黛,脸色大变。

    他本想伪造成柳蓁蓁或是陆婉之毒害了林千黛的假象,可如今林千黛却强调了雪啼做的榴莲酥有毒……雪啼,不正是他亲生女儿身边的人吗?乔田渊慌乱地看向了林千翕大将军。

    此刻事情如此变化,他会不会不再支持他,而反过来帮助皇上呢。

    “快!快将黛妃娘娘送回扶辰宫去!”

    “快!快叫太医!太医!”

    整个御花园忽然乱作一团,顾凰翊仍旧正襟危坐,这场几乎在他预料之中会发生的事情,夹杂着许些意外发生了。

    “黛姑娘!”乔倾月撕心裂肺地唤了一声,匆匆起身,跑下去,蹲在林千黛的身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黛姑娘,黛姑娘,你怎么样……怎么会有毒?怎么会有?我明明吩咐了夜栀派人盯着你的饮食……是谁下的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