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三月马上就要过完了,南笙和叶子轩的婚期定在了本月月底,眼看着时间都有些紧张了,所以,那天,皇帝的圣旨一下,鬼王府和叶府这两家人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按照天越国的习俗,男方要先向女方的家里下聘礼,然后才可以把女子迎娶进自己的家门,但是,他们的婚事既然是皇上特许的,所以就略过了男方向女方提亲的环节,毕竟,叶子轩娶的可是天越国独一无二的公主,聘礼自然不会少到哪里去。

    南笙是天越国的公主,出嫁的话,自然是要从皇宫里出嫁的,但是,她和叶子轩也商量过了,从皇宫里出来之后,要先去一趟鬼王府,然后才能进叶家的门。叶子轩自然是对南笙的建议言听计从,并没有反对。

    从那天晚上过了之后,南笙和叶子轩两个人的关系就已经有了新的发展,而且第二天一早,叶子轩就已经写信给远在林州城的叶天,告诉他要娶南笙公主为妻的消息了。那个时候,南宫珏的赐婚圣旨还有下撄。

    叶天一开始收到叶子轩的信的时候,一点儿都不相信信上所说的内容,但是他也明白叶子轩的为人,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是绝对不会信口雌黄的,所以,按捺下心里的疑问,他还是选择相信叶子轩的话,当下就让人准备马车,从林州城往天越都城赶,一路上也没怎么停歇,所以,路上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笙儿啊,这几天看你一直在一个人偷偷地傻笑,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事儿啊,说出来,也让我和紫烟跟着高兴高兴。”天越国的风俗规定,未婚男女在婚前是不允许见面的,所以南笙这几天也一直都没有出去,整天不是在鬼王府里遛狗,就是帮着林夕一起看孩子。但是,她更多情况下都是一个人坐在一边发着呆傻笑着,被林夕撞见过好几次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开口,直到今天,趁着天气好,林夕让人把南宫瑞的小床搬到了院子的大树下面,让南笙帮忙看着,但是才没过多长的时间,就又看到南笙手里拿着一个拨浪鼓坐在那里开始偷着乐,这才忍不住出声打趣。

    南笙脸上一红,反应过来之后,眼神有些不自然地闪了一下,“嫂子,哪有,我只是看到小毛球这么可爱的样子,所以才觉得开心而已啊,哪有什么好事儿啊,嫂子,你就别在那里瞎猜了。”南笙说着,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里的南宫瑞,发现南宫退不知道什么已经睡着了,眼睛闭的紧紧的,两只可爱的小手握成拳头放在自己的耳朵旁边,模样看上去很呆萌。南笙微微一愣,放下手里的拨浪鼓,帮南宫瑞把盖在身上的小被子又往上拉了拉。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洒了下来,刚好照在南宫瑞的小脸上,南笙担心南宫瑞睡得不舒服,又把小床往树底下推了一点儿,这才又重新坐回位子上,只是有些没有敢看林夕的眼睛,明显有些做贼心虚的样子。

    林夕今天的心情也不错,所以好像是故意要跟南笙过不去似的,“是吗,?可是毛球每天睡觉的样子你看了也不下十遍啊,他都是每次一吃过奶,很快就睡着了,你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很可爱呢,怎么偏偏就今天觉得他睡觉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爱呢?而且如果我刚才没有看错的话,你也是现在才发现毛球早就已经睡着了吧?”

    南笙被林夕这番逼问,脸上愈发的不自在,刚想要开口反驳,就看见南宫澈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没办法,已经快要溢出口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嗓子眼儿,最后又被她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你们在说些什么呢?”南宫澈一进来就坐到了林夕的身边,很自然地拉起了林夕的手放在自己的大手里暖着,林夕畏寒,就算现在的天气已经不那么冷了,但是她的手还是经常冰凉冰凉的。所以,每次南宫澈和林夕待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把林夕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暖着,久而久之,这个动作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大概是因为有南宫澈这个外冷内热的暖男在,长时间下来,林夕的手也不再变得那么冰冷了偿。

    “我刚才还在问笙儿一个人坐在那里再偷着乐什么呢,没想到你就进来了,怎么样,事情都忙完了吗?”和南宫澈成亲这么久,林夕还是像个新婚少妇一般,被南宫澈这么毫不避讳地搂着,一脸小女儿的娇羞,但是因为刚做了母亲,身上还带着一股成熟的韵味,清纯中又不失妩媚,这两种极端的感觉同时表现在林夕的身上,一点儿都不让人觉得矛盾,反而觉得经历过时间的洗礼,林夕反而更有女人味了一样。

    南宫澈淡淡地扫了一眼南笙,嘴里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就又把眼神投向林夕,“今天也没什么事,所以就早一点儿回来了,这些天,一直都没有时间陪你一起吃饭,今天中午陪你吃饭好不好?”嘴上说着,南宫澈还不忘随时随地的给周围的人再撒上一碗狗粮。伸手把林夕耳畔被风吹乱的发丝轻轻地别到耳后。

    南笙瘪瘪嘴,“六哥,你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呀,皇兄不是都没怎么给你安排事情做吗?还是说,你把事情都推给别人了,自己好偷懒待在王府里陪嫂子啊?”

    南宫澈头也没抬,“怎么,还没嫁人这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是心疼叶丞相了吗?”南宫澈此言一出,林夕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几天南笙一直都没怎么出去,原来叶子轩忙的都没有时间去陪南笙啊!

    “嫂子,你也不管管六哥,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只是跟六哥开个玩笑而已嘛,六哥你怎么就当真了呢,和嫂子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就一点儿都没有学到嫂子的幽默呢?”南笙说到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林夕都没有听清楚,但是对于习武之人的南宫澈来说,南笙的话可是一字不落地尽数落到了他的耳朵里。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南宫澈就是有一种说话能把人噎死的本事,南笙当下就不能说什么了。要是直接顶回去,估计南宫澈真的会把她从鬼王府的常客名单中拉黑不可。她可是绝对相信南宫澈会这么做的。

    “对,你说的都对,六哥,你今天这么早回来,该不会是单单要陪嫂子吃饭这么简单吧,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南笙的脸色变化的很快,直接跳过刚才那个让自己有些尴尬的话题,将导火线一下子接到了南宫澈的身上。

    南宫澈可是个千年老狐狸,就算是处于对自己再怎么不利的形势,也能巧妙地化险为夷。

    “嗯,叶丞相从林州那边赶过来了,我今天请他来鬼王府上坐坐,顺便也让他看看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儿是否还入得了他的眼。”这就是南宫澈,就算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也能承认的这么硬气,愣是让人找不到想要继续聊下去的话题。

    “什么!六哥,你怎么也没有早点跟我说这个事情啊,他什么时候过来?”南笙一听就有些急了,这未来的儿媳马上就要去见自己的公公了,心里会紧张也是很正常的。

    南笙这一激动,身体直接从坐着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声音也突然提的很高,一下子吵到了睡在婴儿床里的南宫瑞。“哇”,一阵婴儿嘹亮的哭声瞬间在梅园里响了起来,吓了南笙一大跳。

    紫烟赶紧绕过南笙,小心地把南宫瑞从婴儿床里抱了出来,“公主,您小点儿声,小王爷都被您给吓到了。”

    南笙有些不好意思,注意力也被南宫瑞给吸引过去了,“毛球,对不起啊,是姑姑不好啊,你别哭了行不行?”

    看着南宫澈一脸愧疚的样子,林夕忍不住瞪了南宫澈一眼,“你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吗?笙儿马上就要嫁人了,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就不知道让让她呢,笙儿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南宫澈听了林夕的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夕儿,你说这话可真是冤枉我了,我一进来,笙儿就主动挑衅,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再说我懂不懂怜香惜玉,你不是应该很清楚的吗?这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笙儿还没有嫁人呢,这跟我说话的语气都这么冲,这种脾气我看也就叶子轩能忍受得了。”说到最后,南宫澈还看了一眼南笙。

    此时的南笙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关注南宫澈和林夕怎么在背后议论自己,南宫瑞这个孩子一哭起来,就特别难哄,而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林夕只要一抱上,他就能很快就止住哭声,只有自己抱着他的时候,哭声怎么都停不下来。

    “哎呦,我没办法了,嫂子,你快来看看啊!”刚才被南宫澈的话怼了一顿,现在南宫瑞的哭声又一直停不下来,南笙一时之间被他的哭声吵得有些心烦,开始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林夕。

    林夕也知道南笙的脾气,忍不住笑了笑,“紫烟,把毛球抱过来吧!”

    紫烟听话地把南宫瑞抱到林夕的身边,小心翼翼地交给了林夕,“小姐,我刚才也已经帮小王爷检查过了,并没有尿湿,尿布还是干的。”林夕伸手在襁褓里也摸了一下,确实如紫烟所说,并没有尿湿。

    把南宫瑞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晃了一会儿,哭声渐渐止住了,南笙这才松了一口气,“嫂子,还是你有办法!”

    林夕看着怀里的孩子,嘴角翘起,一脸的幸福和满足,“不是我有办法,哄孩子是需要有耐心的,笙儿,等你以后做了母亲的时候,自然会明白的,孩子是这个世上最神奇的东西,就算你再怎么不懂,有了孩子之后,也都会在一夜之间长大的,这跟聪不聪明没有关系,而是一种身为母亲的本能罢了。”

    南笙听了林夕的话,有些似懂非懂,脑海里也忍不住开始幻想着自己以后的样子。

    “王爷,叶大人来了,就在前厅。”就在这时,冷云进来了,告诉南宫澈和林夕他们,叶天已经到了。

    “知道了,通知厨房的人准备一下,我和王妃这就过去。”吩咐好之后,南宫澈这才把视线又转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