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20章

    或许是因为白日里睡过了,也或许是因为心里装着事儿,这天晚上,阿浓翻来覆去,迟迟未有入睡。

    她睡不着,秦时自然也睡不着,便索性一把将这小折腾给抱起来,仔细裹上披风,开门出去了。

    阿浓愣住,半晌方才挣扎着从青年怀里探出脑袋问道:“这是……去哪儿?”

    秦时看着她挑了一下眉,没有回答,随即便翻身跃上屋顶,然后顺着白日里听客栈小二意外提起过的方向找到了一座观星台。

    这观星台建在城中最好的酒楼之上,离地面约莫有四五层楼高,也不知秦时是怎么做到的,反正等阿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这观星台最高之处了。

    “冷不冷?”半夜的风带着点点冷意,秦时收紧双臂,将怀里的少女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冷,”阿浓摇头,整个人彻底精神了,“这里好漂亮。”

    “喜欢?”秦时带着她往前走了两步,让她倚在栏杆上往下看。

    夜色如墨,这座不大不小的城镇正像个孩子一般安静而静谧地沉睡着,偶有星火如豆点缀其中,勾出几许暖意。

    “喜欢。”阿浓看着不远处波光粼粼,静静流淌的河水,混乱的心绪仿佛叫这河水洗涤了一番,顿时清明了不少,她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天,见天上明月如盘,星子灿亮,胸口那口自下午听完永和帝和皇后之间发生的事之后便一直吐不出来的浊气也终于一点一点地散了开来。

    “还在想你表姨母的事情?”

    秦时的话让阿浓回过了神,但她没有转头,只是望着这辽阔的天地,轻轻叹道:“也不知表姨母如今怎么样了……”

    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秦时与皇后不熟,心里自然没有太大波动,只是皇后曾对阿浓好过,他多少也是感念的,因此便道:“我已经使人传信给荷月,她会尽可能照顾好你表姨母的。另外,我答应过你一切结束后必会尽量保住他们,如今也自然不会食言,你莫要太忧心。”

    阿浓没有说话,许久方才点点头,转身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有些迷茫地说道:“你说表姨父……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秦时一顿,随即抬手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答道:“我不认识他,无法评判他的想法,只是权势动人,富贵迷心,身处在那样一个高位上,诱惑太多,压力也太大,你的表姨父或许也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一着不慎,自我迷失了吧。”

    阿浓不语,好半晌才又开口道:“我娘从前一直很羡慕表姨母,与出身相貌,才情美名无关,独独只因为表姨母嫁了个一心待她,不纳二色的夫君。”

    世家高门,哪个男子不三妻四妾?就连寻常百姓,家中富裕之后也会添个二房来彰显自己的地位,可安王那样一个天潢贵胄,却甘愿为了安王妃散尽后院的姬妾,多年只独宠她一人,这样的深情,如何能叫人不羡慕?不止是她的母亲,就连她的心底,从前的安王夫妇也是一个如神话般美好的存在。

    她曾以为这个神话会延续一辈子,可谁曾想……

    “岳母大人羡慕,你却不必羡慕。”听出了她的迷茫不安,秦时心头不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认真地说道,“因为你的夫君,一定能做到你表姨父做不到的事情。”

    他的眸底星辰璀璨,阿浓与之对视,恍惚中竟有种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的错觉。

    “你……”

    “不信?”秦时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漾满了温柔爱意的酒窝。没有等阿浓回答,他突然身子一转对着天地跪了下来,“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境,季娢都会是秦时唯一的爱人,唯一的女人。皇天后土,敬请见证。”

    阿浓从未见过秦时这么认真的模样,她愣愣地看着他,突然就笑着眨下了泪来。

    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境,秦时也会是季娢唯一的爱人,唯一的男人。

    ***

    两人在那观星台上逗留了约莫半个时辰,秦时便抱着愁绪已经彻底消散的阿浓回客栈了。进屋的时候,阿浓终于想起了之前忘掉的一件事。

    “对了,那个什么宝清姑娘,怎么回事?”

    秦时一愣:“什么宝清姑娘?”

    阿浓挑眉看着他。

    秦时想了一下方才明白她指的是谁,不由笑着捏了捏她白嫩的脸蛋:“无关紧要的人,我可没记她名字。”

    “紫霜说你与她……”想起那时的不快,阿浓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下去。

    秦时喜欢她难得显露的娇俏,低头亲了她一口,道:“那日落水被带下去之后,章晟来了,说是只要我愿意帮他杀了孟怀他就放你回家……”

    阿浓一愣:“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