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9.109 皇上搅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福荣愣着没动,心里有点发愁, 宁樱性子通透,什么事情一点就通,他在宁樱跟前沉不住气,宁樱让他进屋,明显有话要问, 他低头望着脚上的靴子, 深吸两口气,努力压制住心虚,进了屋。

    宁樱坐在梨花木桌前,裁剪得体的桃色衣衫衬得宁樱粉面桃腮,楚楚动人。

    福荣拱手作揖,垂目将与金桂的话又重复了遍,完了,低下头,不敢与宁樱对视, 五皇子一党与皇后一党闹得天翻地覆,谁输谁赢没有定论, 谭慎衍打算坐收渔翁之利, 本来是好事,近日宫里却出现了几桩诡异之事,将谭慎衍牵扯了进去,福荣不敢一五一十告诉宁樱,避开宁樱的目光,怕被宁樱看出他的忐忑。

    谭慎衍说一切在他的意料中,宁樱却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容妃娘娘收买承恩侯府的下人,藏得隐秘,未尝没有在其他府里埋下棋子,谭慎衍控制住了白家人只怕没用,容妃城府深不可测,如何不知鸡蛋不可放在同一篮子里的道理,她估计还有后着,宁樱首先想到的就是离京的三皇子,众所周知,宁家与五皇子争斗得厉害乃是为了两府恩怨,容妃娘娘如果派人劫持三皇子以此威胁皇后的话,皇后不得不站在五皇子一方,这样子的话,危险的就是谭慎衍了。

    宁樱唤福荣进屋想说的便是这件事,“你与世子爷说,让他差人探探三皇子的消息,小心驶得万年船,别被人捷足先登抢了先,那样子的话就追悔莫及了。”

    福荣一股脑的点着头,也没细想宁樱话里的意思,他屏气敛神,生怕宁樱忽然问起宫里的事儿来,小心翼翼应着,眉目低垂,尽量不让宁樱起疑。

    态度恭顺,沉默寡言,与平日性子大不相同,宁樱心口压着事儿,没多想,话说出口,她面色缓和不少,还想交代福荣一些话,忽然脑子卡住了,想了片刻也没想起来,只得挥手道,“你去忙吧。”

    她让厨房给谭慎衍留了饭菜,以为谭慎衍夜里会回来,她睡眠多,闭上眼一觉睡到天亮,是往前不曾有过的情形,夜咳的毛病彻底根治了,夜咳之事本就是她的心病,如今日子顺遂,心病自然而然好了。

    天色破晓,圆日升空,院子里也不见谭慎衍影子,金桂服侍宁樱穿衣,宁樱肚子显怀,早先的衣服穿不了了,针线房做了几身宽松的衣衫,兰花底纹的纱衣,衣料丝滑透气,早年老国公打仗得来的,谭慎衍让管家将库房堆积的布匹都拿了出来,亲自为宁樱挑选的衣料。

    金桂边给宁樱整理衣衫边道,“清晨时,陶管家说王娘子搬进府来了,担心吵着您,将王娘子安顿在青水院,待会吃过饭就让王娘子过来。”

    宁樱大喜过望,“王娘子来了?”

    虽然昨日给王娘子去信她就料到王娘子不会拒绝她,可是没料到王娘子一大早就来了,宁樱寻思着得奖励陶路,王娘子没来过国公府,陶路将王娘子安顿在青水院,明显是调查过的缘故,这等眼力,不是谁都有的,青水院是早先沉鱼落雁住的院子,宁樱生怕院子有不妥当的地方,有些坐不住了,问道,“院子可收拾干净了?王娘子深居简出但极为注重环境,别冒犯了她。”

    金桂笑道,“院子翻新过,绿树萦绕,清新雅致,夫人别担心。”

    沉鱼落雁不是正经人,住过的院子多少透着风尘气,二人搬去青苍院后,谭慎衍就让陶路将院子翻新过,景色宜人,王娘子喜欢得很。

    宁樱微微松了口气,谭慎衍要求高,翻新的院子肯定不差,她又道,“王娘子可用过早膳了?你去厨房问问,没有的话,让王娘子来青湖院用早膳,好些时日不见,不知王娘子如今可好。”

    整理好衣衫,金桂牵着宁樱坐下,替她盘发,轻声道,“王娘子把行李带齐了,在青水院收拾着,没听厨房说她传膳了,约莫等着夫人您呢。”

    王娘子注重规矩,又是刚来国公府,哪有客人不和主人家打照面就自行用膳的?尤其对知书达理的王娘子来说,不给主人家见礼就用膳是越矩的行为,王娘子不会做。

    金桂拿起妆盒里的玉钗,插入宁樱略有疏散的发髻,有薛墨开的方子调养身子,宁樱头发愈发乌黑柔亮,毛躁的鬓发也柔顺许多,玉钗插好,金桂又拿花钿,回道,“奴婢让翠翠去青水院帮王娘子了,您别着急,王娘子名气高,京城排队请她指导的人家数不胜数,日子定不会差了,听说顺亲王妃宅心仁厚,待人随和,对王娘子更是好。”

    宁樱失笑,她无非想问问王娘子是胖了还是瘦了,没料到金桂接连说了这么多,对着镜子,她揉了揉自己下巴,感慨道,“好像又长了些肉,金桂看见了没?”

    金桂转身拧巾子,眼皮子都没掀一下,口吻一如既往的凝重,“夫人您一点不胖,这样子刚刚好。”

    宁樱怀孕后身子丰腴了些,黄氏生了十一后,身子没恢复,宁樱私底下念叨好几回了,担心自己的身材像黄氏,会惹谭慎衍厌弃,女为悦己者容,要金桂说,只要一张脸是好看的,身材好不好无关紧要,何况,依着谭慎衍的性子,不管谁都越不过宁樱去,宁樱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一个人是否心存爱慕,眼神是隐瞒不了的,谭慎衍在宁樱跟前收敛了暴戾阴沉的脾气,面容温煦,说话都要温和许多,国公府的下人没有不知道的,谭慎衍如何会厌弃宁樱呢?

    是宁樱杞人忧天了。

    宁樱听出金桂的敷衍,对着镜子叹了口气,夜咳的毛病好了,如今她最害怕的是身材走样,想了想,她琢磨着让闻妈妈出去打听可有快速恢复身材的法子,就她所知,一些人家会准备一两个嬷嬷专门在坐月子时帮忙调养身子,闻妈妈见识多,没准会认识,“门房的人可说了世子爷回来没?”

    宁樱心思一转,忽然想起一宿未归的谭慎衍,问金桂。

    金桂摇头,谭慎衍若是回府,一定会回来看宁樱,哪用门房的人传消息,该是外边发生了事儿,谭慎衍抽不开身,不然的话,谭慎衍一定会回来。

    宁樱和金桂想到一处去了,五皇子一党和齐家争锋相对,谭慎衍隔岸观火,照理说没什么大事,昨天谭慎衍走的时候神情正常,不像是发生了大事的样子,难不成宫里有变?

    宁樱想着事儿,手有意无意抚摸着手腕上的镯子,依着日子,皇上龙体安康,夺嫡之争闹得再厉害都没用,可事情一桩接一桩,宁樱心下隐隐有些不安。

    晴空万里,拂面的风渐渐变得燥热,树上的蝉鸣聒噪,令人心绪烦躁,八角飞檐的凉亭里,谭慎衍坐在一侧,清冷的眉目晦暗不明,薛怡坐在其对面,愁眉不展。

    昨日,宫里多名宫人无缘无故被杀,事情诡异,皇上让他和内务府彻查此事,谭慎衍领了差事,却不敢越过内务府的顺亲王,只是简单盘问了几句,他不怎么在宫里走动,但死的人多且蹊跷,他心下冒出个念头,那些人,或许和谭家有牵扯也不一定,老国公在世的时候,将宫里安插的眼线全给了薛怡,他只有来问问。

    谭慎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薛怡久久沉默,得知明妃生病时中毒的时候,她私底下用过那些人,后来安葬明妃回京,私底下又联系了那些人一回,事情隐秘,如何会露出破绽?谭慎衍说的那些人,依着情形来看,的确是她名单上的人物。

    静坐片刻薛怡也没理清楚其中的事情,她低声道,“那些人手的确是老国公送我的人,但我甚少让他们帮忙办事,如何会平白无故丧了命,你早先说有宫人假扮士兵去刑部找你之事我亦是不曾吩咐过,你说,难道宫里有人发现了吗?”

    老国公扶持先皇登基困难重重,为了保护先皇的安危,老国公在宫里安插了人,先皇登基后,后宫各方势力鱼目混杂,闹得朝堂乌烟瘴气,老国公利用那些人手梳理后宫关系,给先皇出谋划策,才稳住了朝堂,后来那些年,老国公征战沙场,后宫渐渐安宁,先皇没追究老国公在宫内安插眼线之事,这么多年过去了,追随老国公的人都死了,新皇继位,对此事更是只字不提,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如何会发生这种事?

    薛怡想不明白,她还在想是不是她露出了什么破绽,思来想去也没个结果,薛怡只得抬头看向谭慎衍,明妃缠绵病榻那段时间,那些宫人帮了她许多忙,否则的话,不知会闹出多少事情来,她不是铁石心肠之人,想着那些人可能因她丧命,薛怡心生愧疚,“我把名单给你,你......要想法子为他们揪出幕后凶手。”

    谭慎衍轻轻摇了摇头,沉吟道,“事情与你无关,来衙门向我报信的宫人死了,我想可能有人起了怀疑,随意找个宫人试探我。”

    当日,那人往他手里塞了片树叶,他仔细打量过,也派人查过,后来有其他事儿倒是没放在心上,若非昨日死了大批宫人,他都没怀疑,如果有人知道他们联络的暗号,对方为斩草除根,定会继续依葫芦画瓢,把宫里的人一网打尽,这也是皇上让他彻查此事,他不敢太张扬的原因。

    稍有不慎,赔进去的就不只是那些人了。

    听了这话,薛怡浮躁的心渐渐冷静下来,那么多人为她丧命,她如何能心安理得,昨天就让人给谭慎衍送信,奈何谭慎衍抽不开身,她一宿没睡,六皇子隐隐知道些,两人没开诚布公的谈过,她更不会主动说起,六皇子是将来的皇帝,心思深不可测,再感情好,薛怡也不敢将自己的私事和盘托出,伴君如伴虎,她明白这个道理。

    “宫人们听到风声约莫心生恐惧了,用不用暗中给她们送消息,让他们别轻举妄动?”宫里人人自危,长此以往会人心涣散,不是法子,但她没有召见不得入宫,许多事情鞭长莫及,薛怡顿了顿,缓缓道,“宫里的事情,得你出面了,皇后和容妃盯得紧,我担心中途生事。”

    蜀王府有细作的事儿揪出来了,是皇后安插的眼线,但府里还有没有其他奸细不可知,小心驶得万年船,薛怡是为了所有人好,她与谭慎衍的关系怕是纸包不住火了,容妃人脉广,估计早就查到了,齐家与容妃势不两立全因晋州福州金矿之事,在朝为官,除了祖上世敌,再大的仇恨在利益跟前都微不足道,如果齐家不能牵制五皇子,谭家不得不被迫浮出水面,薛怡不太想看到那一幕,能拖一时是一时。

    “宫里的事儿你不用着急,我会想办法的,皇后对三皇子之事怀恨在心,近日你别进宫了。”齐家对付五皇子是报仇,但齐家不会站在六皇子这一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家根基厚重,暂时不是和皇后为敌的时候,这么多年,容妃在京城埋下多少棋子不可知,一日不把那些棋子找出来,齐家就不能得罪。

    薛怡会心一笑,她想进宫斗没办法,皇后记恨容妃,二人在后宫斗得翻天覆地,朝堂上齐家与五皇子一党不相上下,皇后哪有心思管她,薛怡笑道,“你别担心我,对了,樱娘身子如何了?”

    她嫁给六皇子后,和宁樱打交道的次数少了许多,更不能像往常那样约宁樱出门,嫁了人,局促了许多。

    说起宁樱,谭慎衍语气轻缓不少,温声道,“她没事儿,京城局势不稳,等时机成熟,我再带她来看你。”

    “好。”

    日头升高,天儿愈发热了,走出蜀王府的大门,谭慎衍皱起了眉头,看向宫门的方向,他如点漆似的眸子愈发深邃,福昌站在马车前,小声回禀道,“福繁身子调养得差不多了,可要派他去接应罗平叔?”

    谭慎衍淡淡撇了福昌一眼,沉默不言,福昌狐疑的低头瞅了眼自己,以为自己装扮不对,正欲问什么,谭慎衍跳上马车坐了进去,风吹起帘子,谭慎衍阴沉着脸,脸色极为难堪,福昌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悻悻然弯腰道,“世子爷是回府还是......”

    “出城。”

    简短的两个字,语气锋利,福昌敛目,收了凳子,坐上马车,想起什么,轻声道,“世子夫人让福荣传话,说五皇子恐会对三皇子不利......”

    “我自有主张,你哪儿不舒服吗?”隔着帘子,谭慎衍的话意味不明,福昌不明所以,疑惑道,“怎么了?”

    “还不驾车?”

    福昌身形一僵,坐直身子,挥舞着手里的鞭子,快速朝着城门方向驶去,谭慎衍从皇宫里出来还好好的,如何忽然就变了脸色,他敛了敛神,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

    暗道,这时候的谭慎衍,谁都别惹,不然的话,去晋州挖金矿,黑得比煤炭还厉害。

    另一边,王娘子来青湖院给宁樱施礼,王娘子在京城教导过许多人,但宁樱最合她的性子,宁樱不骄不躁,上进心强,对她不如学生对夫子那般心存害怕,王娘子认识形形□□的官家小姐,或知书达理的,或蛮横骄纵的,或懦弱无能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与身俱来的倨傲和矜持,宁樱看得见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虚心请教,提高自己画技,这份坦然与镇定,便是她年轻那会也不见得有这份心性。

    王娘子打量着宁樱,宁樱面色红润,身形丰腴了些,衣衫下,肚子显怀得遮不住了,王娘子成亲二十余载,肚子迟迟没有动静,心里总会生出许多遗憾,这会儿看宁樱大着肚子,由衷为她高兴,宁樱和谭慎衍成亲两年不到,第一年为老国公守孝,第二年就怀上了,不管怎么说,对宁樱来说是好事,孩子,永远是女人能否在夫家站稳脚跟的关键,尤其,谭慎衍身边没有通房姨娘,宁樱压力更是大。

    “看来你养得不错。”王娘子收回目光,如实道。

    宁樱揉了揉自己脸颊,有些不太好意思,指着凳子示意王娘子坐下用膳,边吃边聊,王娘子通过信件指点了她许多,因着怀孕,绘画之事有些耽误了,肚子里怀着孩子,精力终究比不得以往,绘画断断续续,离得久了,前边的构思,眼色搭配都有些忘记了,谭慎衍收了她的纸和笔,让她生完孩子再说,否则的话,自己压力大,孩子也遭罪,念及此,宁樱缓缓道,“没什么烦心事,吃吃睡睡,的确胖了。”

    王娘子道,“怀着身子哪有不胖的?当母亲的身体好,生下来的孩子才健康。”

    薛太医也这么说的,宁樱笑笑,问起王娘子在顺亲王府的事情,王娘子拿着筷子,面色一派轻松,“到哪儿都差不多,顺亲王妃通情达理,是非分明,对我极好。”王娘子辗转了许多人家,明白主母的重要,男子为名利奔波于外,而一家是否兴盛,还要看后宅主母,家和万事兴,多是靠主母的力量,后宅一团乱的人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繁荣兴盛,妻贤夫祸少,自古以来都是这么个道理。

    说完,王娘子夹了个水晶饺子放在碗里,盯着宁樱的肚子道,“看你的肚子,只怕还得几个月才能生产,我给你写信,其实还有其他层意思。”

    宁樱拿着勺子,喝了口银耳汤,不解其意。

    王娘子抿唇笑道,“你如今的功底,我指点不了你什么,熟能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