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上六点,霍麒准时到达了姜晏维的宿舍楼下。

    这已经是六月底,夏初时节,天开始变长,此时还亮着。宿舍楼下穿着t恤牛仔裤的男孩子们来来往往,不是拿着饭匆匆上楼,就是抱着书本匆匆下楼,他们脸上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都在赶时间。

    这地方霍麒这两年也没少来。作为姜晏维的男朋友,霍麒当年入学的时候,本着让姜晏维跟同学搞好关系的目的,积极鼓励姜晏维住校,但现在,或者说从姜晏维一离开身边,他就后悔了。

    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譬如他们“婚后”的第一次分离。

    从高考完的六月初开始,他俩就已经住在一起,每天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洗漱,晚上更是关了灯一起说话一起没羞没臊一起抱着入睡,这身边空了三十年,多了个热乎的人,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这突然不见了,他自己都有好几天受不了。

    他记得那时候连着一个星期,他晚上都睡不着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晃荡。要知道,这房间他其实已经住了好几年,原先都是一个人,从没感觉过空荡荡的,可那几天,他却瞧哪儿哪儿都空,心里空。

    他忍不住,还会给姜晏维打电话——大学不是十一点才睡觉吗?原以为依着那小子,肯定是各种甜言蜜言扑面而来,什么叔叔我想你,叔叔你亲我一口吧,叔叔……

    结果!

    霍麒电话打过去,屋子里特别闹腾,半大大小伙子们来自天南地北,这两天好容易熟悉了,正说的那叫一个起劲。姜晏维本就是个热闹性子,接电话的时候显然在说话,他听见姜晏维说:“不跟你们说了,你们先聊,我接个电话。”

    然后就是走路开门关门的声音,过了有那么十几秒,才听见姜晏维说:“叔叔,你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了。”

    霍麒:……

    霍麒那叫一个郁闷,往日里我打个电话,你不乐的要跳起来,怎么今天居然开始嫌弃我了?可你让霍麒跟姜晏维说他吃醋了,他干不出来啊,只能说:“哦,我怕你不习惯问问。”

    结果小没良心的姜晏维居然说:“不会的,我原先还不想住校呢,我一点都不想跟你分开,不过还好叔叔你坚持了。我没住过校,原来大家凑一起这么好玩啊。叔叔,你放心吧,我绝对适应的了。”

    霍麒:我不想你适应啊。

    可他能怎么说,只能应下来,毕竟是自己挖的坑要自己埋。

    霍麒就又问了问生活习惯什么的问题,姜晏维这个倒是挺有耐心,一一告诉他了,不过总结出来就一句话:好的不得了,暂时都会乐不思蜀,所以不用担心了。

    然后姜晏维还问了一句:“叔叔,还有别的事吗?我回去了。”

    霍麒郁闷死了,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就没别的话给我说吗?”

    姜晏维多聪明啊,一听就知道,霍麒这是嫌弃自己不关心他了。他自己乐得不行,同学哪里有霍麒重要啊,他这完全是怕霍麒担心才报喜不报忧的,不过既然霍麒不愿意,他自然要诉苦的。

    姜晏维就左右看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跟他霍叔叔说情话:“叔叔,我怎么没话跟你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特别想的那种,白天瞧不见你,吃饭你不在身边,晚上睡觉身边落空空的,一帮同学们还说梦话磨牙抠脚的,一点都不习惯。最难受的是早上,醒来都不是在你怀里,一个人孤单单的特别不适应。你不知道我有多郁闷。可这不是在学校吗?我跟他们都不熟,万一听见就不好了呢。我最想你了,特别想你,浑身上下都想你。你等着我,等周末我就飞奔回去找你。”

    霍麒这才觉得舒坦点,可也就是一点而已。从那儿以后,他就发现培养了个学霸并不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儿了。学医跟别的学科不同,别人上了大学是轻松是进入了新天地,学医的上了大学是要接着上高三。

    姜晏维开始是跟同学们新鲜,可也就一个星期,军训后,他除了周末想回家都没时间了,用姜晏维给周晓文的描述就是,“我就是个陀螺,还是自转的。”

    每天的课程就很重,而且这些课不是听过就可以放一边了,都是知识点,要是一天记不住一点,到了期末就彻底跟不上了。更何况,学医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京大医学院别的不说,毕业肯定能进好医院,到时候面临那么多患者,基础不牢那不是害人害己吗?

    所以,这帮学霸们皮子都很紧,也就是开学一周军训热闹了热闹,后面都开始进入学习状态。尤其是姜晏维,他原本考进来就觉得是运气居多,生怕自己跟人家这些真学霸们拉开距离,那叫一个刻苦。

    霍麒就发现这小子第一月回来除了军训晒得红了点精神头还好,进屋就抱着他不撒手,又要这样又要那样的,特别热情似火,霍麒原本就想他,自然也是无比配合,两人周六都没出门。

    可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就没那么神采奕奕了,一副当初高三下学期的模样,挺疲累的,跟他咕噜咕噜的说着话,就打呵欠。霍麒自然舍不得折腾他,就哄着人上床补觉去了。结果抱着的时候,就发现他家维维暑假被他喂出来的那点肉,又不见了,腰那里都瘦成排骨了。

    等着睡醒了,姜晏维在床上发懒发赖,抱着他不撒手,他就挺心疼地问:“很累吗?”

    姜晏维就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不抬头,闷声闷气地说:“嗯,特别累,他们那时候都说学医累,我还挺天真的想总没高考那么累吧,现在发现完全错了。”他在霍麒身上蹭着往上,将脑袋放在了他的手臂上,跟他对视撒娇,“霍叔叔,我都累惨了。”

    霍麒那个心疼啊,就想跟他商量不行就换专业,结果就听见姜晏维说:“最累的不是这个,是不能天天见到你。叔叔,我特别想你。每天都想。挂了电话就开始想,视频一关就开始想了。”

    姜晏维小声说:“高三你在身边,才感觉不到这么累的。”

    霍麒低头亲亲这小子,跟他商量:“要不走读吧。我在你们学校旁边买套房子,咱们住那里。”

    姜晏维就是这个意思,立刻答应了。打着呵欠嘿嘿笑着,“叔你怎么这么宠着我呢。我都想献身了怎么办?”

    霍麒也有点忍不住,两个人一星期没见,都空着呢,姜晏维是血气方刚,他是食髓知味,要不是姜晏维刚刚那么困,早就没羞没臊了。更何况,现在姜晏维刚刚睡醒,头发有点乱,眼神有点迷离,睡衣因为不老实已经完全扯开了,露出了男孩子特有的略微纤细的锁骨,好看而诱人,他能忍得住才怪?!

    霍麒就低头咬他耳朵一口:“那就献吧。”

    两个人是想的挺好,直接申请走读就可以搬出去了。结果姜晏维一去问才知道,根本不行,人家一年就受理一次,在□□月开学的时候,时间早过了。

    姜晏维没办法,只能接着跟霍麒两地分居。

    不过霍麒实在是担心姜晏维的身体,还是把房子买下来了,找了个精装修的,也就厨卫重新做了做,家具换了换,就能住人了。

    霍麒的确把生意重心移到了京城,可因此更忙了。每天白天也不在,就雇了阿姨给姜晏维做饭,让他中午过来吃饭加午休。至于晚上,霍麒则从不应酬,按时下班,就为了能给姜晏维一起吃顿饭。然后姜晏维就在这边看书,等到九点他开车把人送过去。

    原本这样也挺好,姜晏维算是学习爱情两不耽误,虽然不能够每天睡在一起,可也挺爽的。反正有一段时间,他每天都乐不颠颠的,最爱干的事儿就是盼着每天下午下课,可以去跟霍麒见面了。

    这种日子就跟高三那会儿似的,每天都能跟霍麒混在一起,别提多美了。姜晏维就觉得,这么住一年似乎也是能忍受的事儿。

    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就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开始猜测霍麒和姜晏维的关系了。

    事情是从一次同学聚会开始的。

    虽然说学习忙,可是毕竟也都是十□□的年轻人,不可能永远都在学习。班长和团支书就在十一月的时候组织了一次集体活动,跟另一个院的一个班进行班级联谊活动,本来说是什么爬长城之类的,结果大家都去过了,然后就变成了聚餐唱歌打牌。

    这其实是挺好的一件事,姜晏维虽然喜欢跟霍麒腻歪在一起,不过也从来不会缺席班级活动,也就跟着去了。

    班费有限,但学生们要求不高,吃饭也挺高兴,然后就转战ktv,一群人开始鬼哭狼嚎。姜晏维也混迹其中,他性子开朗,中间插科打诨,大家都挺乐呵的。

    结果玩到一半就出事了。他们班一个女生赵玲出去打电话,就在门口站着,结果隔壁包间出来个男人,大概是有点喝多了,醉醺醺的直接撞到了赵玲玲身上,她吓了一跳,推了他一把,结果人就倒了,非说摔坏了,立刻抓着人不放,要求女生赔钱。

    就在门口,赵玲玲一叫大家都听见了,于是都呼啦啦出去了。

    对方也是一群混子,一瞧一帮学生也不怕,直接也乱哄哄的都出来了,人数相当,但对方显然战斗力强大。

    对方吵吵嚷嚷就一句话,“你们推的人,你们不但要赔手机还要赔偿医药费。”

    这明明就是讹诈!他们自然不同意,开始班长和团支书还出头跟对方讲道理,结果压根不管用。人家就围住你了,你们不干,那咱们谁也不走。

    两边僵持了一会儿,姜晏维这边就有聪明的,偷偷报警了。毕竟是社会人跟一群学生起冲突,警察很快就来了,两边调解。结果对方倒地这人就一个劲儿的哎呦,警察没办法,就给他检查一下,这一检查可坏了,胳膊八成骨折了。

    这可不是普通纠纷了,需要调查了。

    一帮学生都愣了,赵玲玲特不可思议地说:“我没有,他扑过来一身酒气,我就下意识的推了他一下。他是纸糊的吗?怎么就骨折了?”

    可这事儿哪里是空口白话说得清楚的,自然要去派出所一起接受问话。对方还要去医院检查,都这样了,他们班的王建就说,一帮男生不能走人,那太不仗义了。号召他们也就跟着去了派出所。

    去了以后不久,那边检查结果就出来了,的确是骨折。赵玲玲承认推了对方,对方又有伤,这就是一次意外伤人案件。警察就劝说两边调解处理,结果人家那边人一开口就是五万。什么误工费什么治疗费什么营养费的。

    他们可都是不挣钱的学生,五万块钱就算姜晏维都觉得不少。赵玲玲都急哭了,她家就是普通人家,这钱都够四年的生活费了,怎么能愿意。再说,这人骨折的很可疑,谁能证明就是这次磕坏的?

    姜晏维也挺气愤的。霍麒打电话问他回宿舍了吗?他就把这事儿说了。霍麒一听也挺着急的,害怕姜晏维混在其中吃亏,就直接过来接人。顺便打了个电话给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