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节:落花的季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光,无数的光在流动闪耀,然后就是一种很冰冷的感觉在游动,这个世界似乎在走向了蹦毁,而他选择了重新修行,目的只是在世界末日展现自己的实力。

    大约是星期五,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已经失去工作五个月的月末,李俊醒过来了,悠悠的醒过来,,躺着一个少女,已经遗忘了很久的少女,此时正在安静甜蜜的睡着,眼角带着泪水,然而有一些奇怪的气息总是在流转,传递到了他的身上。香水味。不得已,他从床上爬起来,翻眼中带着疲倦的神色。就在百合窗边上,有几个白鸽在跳跃,窗外大雪纷飞,偶然会有一些风吹过,彻骨的寒冷。这是十一月了,天气寒冷的过分,就连活动的心态也失去了。

    就在身边身下床,穿上拖鞋去厕所刷牙,然后安静的做早餐。

    “做个汤河粉吧。”李俊安静的说着,然后露出了傻笑,没错,肯定很好玩哦。如果她发觉了,会怎么想呢。没错,妹妹肯定会发脾气的。

    他做了两份汤河粉,放在洁白的桌子上,大大的瓷碗里装满了粉条,然后是几个肉丸,带着淡淡的葱花味,香极了。他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早上到底要做什么事情。没错的,那就是要找工作了。但是,最近可是很难找到工作的,没有一点技术,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工作。

    在大学读了三年,结果什么都不会,只会偶然的修理一下电脑,真的是傻不拉几的东西啊。妹妹还在读大学,不得已找些杂工做,给她赚伙食费。衣服也穿了很久了,也应该买新衣服了。

    大约半个小时候,李俊穿上黑色的风衣,骑上三脚车,去到街上卖汤粉,一个不大的销售柜,摆放着厨具,汤粉只用煮熟就能卖了,没错,很简单的。路过的行人一般都是打包的,天冷就没人愿意在路边吃早餐了。

    李俊收紧了风衣,然后迎着风点火,把汤粉煮熟,盛装在快餐碗中,一份份的放好。没有工作,就只能做这些工了。没错啊,很无味,大家都是打工的,做这些工作也没什么可丢脸的。这时候,一个古旧的房子打开了房门,一个少女在清晨骑着单车出门,背着一个书包,然后骑上车,渐行渐远。远远的车辆走来,交错而过,什么也看不到了。雾气渐大,朦朦胧胧,剩下的只是一种淡淡的清香味,不是食品的味道,而是一种古怪的气味,比如香水。

    对,有个可爱的少女走来了,在身前坐下,要了一碗汤粉吃着。憔悴的容颜,带着泪迹的小脸蛋,头发有些杂乱,穿的衣服很单薄。

    “这么冷,不难受吗?”李俊问道。

    “我没钱,打我啊。”少女恼气的说道。

    “哈哈,真的吗?那就送你一件风衣吧。”李俊脱下风衣给她披上。

    “”少女顿住了。

    李俊给她拿多了一份汤粉,然后安静的坐在一个角落,看着过往的车辆。林颜怒了,哼了一声,吃完了汤粉就离开,风衣收紧,也不回头。

    清晨的十点,太阳出来了,周围的花草树木多了一种生气,就连那种闷气也消失殆尽。有的,只是淡淡的香气飘散,冬季也是很美的,只是会冷。李俊回家穿了一件风衣,继续出来,而附近商店的某个不良家伙走来偷盗酒肉,吃着也不付钱。

    李俊总是带着不满数落他。

    “我说阿叔,每次都免费,你满意吗?”李俊挤兑他一句。

    “嗯嗯,满意,下次来多一碗。”林青很满意的点头。

    妹的,李俊一脸的苦涩,为什么还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已经吃了一个月的免费汤粉了,还贪多一碗,幸好老家有送米粉来,不然就难办了。李俊不得已还是缩在了角落里,看着过往的人群,这个城市在路边摆摊的唯此一份,就他没店的,在别人的商店前摆摊,给些保护费很正常,可也没必要每天都要给的啊。这个大叔也太牛皮了。

    算了,就让他吃吧,反正也就五毛钱一份的成本。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打劫呢?

    有人停车下来买了五份,二十五块钱,赚了,继续等。等到中午十二点,卖出了三十五份,一共一百七十五块,勉强够妹妹一天的花销。不过啊,这个大叔还带来了两个混吃混喝的家伙在路边打牌,实在闷了,又去买了一瓶酒,喝着就脸红脖子粗。

    “一,大你。”

    “皇,炸你。”

    “顺,死定了你。”

    “我擦,怎么出的。”

    “大叔,来份汤粉咧,五块钱一份。”李俊喊了一句。

    “先不用,吃过了,再来,三拖二。”

    “出完了,哇哈哈。”

    三个大叔在哈哈大笑,然后盯着他的汤粉,要了三份,没给钱,就吃着,说着明天在哪里集合,准备干大事。

    李俊纳闷了老半天,为什么还是不给钱呢。不就在你的门口摆了一个月摊吗。可是,他还是不敢揭穿,不然连摆摊的地方都没有。苦闷了老半天,他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说大叔。不如给你送五十个汤粉吧,卖出了给我一半怎样?”李俊对林青说道。

    “什么,五十个,只收一半钱?行,我带人来。”林青转身就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