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八章 新的开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门被忽然推开了。

    动静有点大,周宝山带着些不满地回过头去,然后他愣了一下。

    钟元福大步走下台阶,迈步过来。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保姆,但根本就不敢拦他。只是说着,“哎,这位先生……”扭头看到周宝山,她顿时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先生,小胡拦住他不让他进来,结果直接被他打趴下了,我实在是……”

    小胡是周宝山的保镖,而这里,是周宝山最新购置,三个月之前才刚搬进来的奢华别墅。

    听说小胡被自己师哥给打趴下了,周宝山反倒笑了笑,然后他冲保姆摆了摆手,说:“没事了,你打电话叫人开车把小胡送去医院看看!”然后又指着大胖子钟元福,说:“以后他来,不要拦,这是我师哥,也是我亲哥!”

    说完了,他走向钟元福,笑着,说:“师哥,你终于肯过来看看我了……”话没说完,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钟元福盯着自己身后的游泳池。

    面罩寒霜。

    周宝山回头,看见那俩女孩还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硬着头皮,试图介绍给钟元福,“师哥,她们俩是我女人,这边这个……”

    钟元福摆手,“让她们先出去。”

    周宝山愣了一下,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回身,冲两个女孩子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前面,我陪我师哥说说话。”他转身,“对了师哥,要不咱们屋里说话去?你今天怎么想起来……”

    钟胖子的皮鞋已经脱下来一只了。

    这动作,太熟悉了,哪怕已经多少年没见过了,但过去满院子乱窜的痛苦,还是让周宝山下意识地做出了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

    他下意识地就往后跑,“师哥,你干嘛!”

    两个女孩子刚站起身来,还没走呢,看见这副架势,都愣了一下。

    钟元福摆了摆手里的皮鞋,吼了一声,“走!”

    两个女孩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赶紧手拉手往外走。

    周宝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师哥,你别啊,有话好好说,你要干嘛!”

    钟元福忽然蹦出一句家乡话,“干嘛?打死你个龟孙儿!”

    两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跑到门口,还没进门,听到身后的动静都回过身去,正好就看到一直皮鞋冲着周宝山飞了过去,两个女孩子惊叫出声。

    这里是别墅的后院,当然不虞有别人看见,但眼前的这一幕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当代中国最著名的武打巨星,据说自身工夫本来就是特别厉害的周宝山,被一个光着一只脚的大胖子追的满院子跑。

    “师哥你干嘛,你别打呀,你为啥打我?”

    “打的就是你!你个龟孙儿!你给我站下!”

    “我不站!你凭啥打我!”

    “你个龟孙儿!我是你师哥,我说打你就打你!”

    周宝山愣了一下,居然慢慢地站住了。

    钟元福两步就追了上去,一脚就把他踹飞了五六米,然后另一只脚上的皮鞋脱下来,快步过去,劈头盖脸的抽。

    周宝山不跑了,只是拿胳膊护着脑袋闪躲,说出话来很是委屈,“你是师哥,你打我,我认了,但是我既没办坏事,又没不听话,你为啥打我!”

    按说被师哥打,那不是稀罕事儿,尤其是当年幼年学艺进了师门,钟元福是师哥,带着几个小师弟,那是要传艺的大师兄,再加上男孩子,小时候都皮,当师哥的平常说疼的时候是真疼,但说生气了要打,那也是真打。

    但即便是那个时候,要打,也都是有理由的。

    比如说让你站桩一个小时,你就站了59分钟就停了,被师哥发现了,怎么办?打!往死里打!你说你再补足那一分钟?你说你自愿再站一个小时?不存在的,打完了再罚!至少加倍的罚!

    而且师哥打你,师傅打你,许躲,不许跑,敢离开这个门,以后就不许再回去了!所以小时候学艺,被师傅师哥打得满院子吱哇乱叫,那是常事儿。

    但自打师傅没了,师门散了,钟元福已经有至少十年没打过周宝山了。

    而且,现如今也已经今非昔比了。

    所以钟元福要打,周宝山下意识地还是不敢跑,但特别的委屈!

    钟元福也不解释,就拿皮鞋狠抽,抽得周宝山眉头紧皱,左右躲闪。

    周宝山:“师哥你别打了,很疼!”

    钟元福:“很疼!很疼!”

    接着打。

    周宝山:“师哥,我到底犯啥错了,你告诉给我再打我!”

    钟元福:“告诉!告诉!”

    接着打。

    周宝山:“师哥你要再打我可还手了!”

    钟元福:“还手!还手!”

    接着打。

    周宝山一边挨打一边闪躲,尽量不至于让师哥打不着,又不让自己挨得太疼。

    但他还是渐渐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我真还手了啊!”

    “还手!还手!”

    钟元福当年号称天纵奇才,年轻时候功夫当然是极好的,丝毫不夸张的说,周宝山身上的那点本事,一招一式都是他教出来、喂出来的,但现如今呢,钟元福毕竟胖成了这样,不但影响了身体的灵活性,而且事实上,他的功夫已经散了大半了。师兄弟俩要是真打起来,可能三招两式的,钟元福落不了下风,但几招已过,周宝山吊打自己师兄的问题不大。

    像现在,这一路又追又敢又打的,周宝山这边恼羞成怒地喊着“要还手了”,那边就已经听到自己师哥呼哧呼哧的大喘气了。

    在鞋底掠过的浮光掠影里,他能看到自己的师哥脸色已经涨得通红!

    忽然他想起来当年托庇于师哥身边,跟着他讨生活的那时候,想起了那些年的一幕幕光景,然后就又想起了当年自己在外面跟人打架把人打伤了,师哥先是过去给人赔礼,不敢让师傅知道,想方设法的借钱给人家看伤、买营养品、赔钱,回去之后却追着自己满院子打,上好的腊枪杆儿都打折了三根!

    那个时候,钟元福十七八岁,一身的功夫,周宝山才十岁出头,师哥打起师弟来,绝对就是大人打孩子,周宝山灵活地像猴子一样,也没处躲,那一棍子一棍子的,是真的往身上招呼,打断一根再换一根!

    那一顿打下来,周宝山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疼,霍霍的,钻心,但自那之后,到现在大十几年了,他再也没敢跟人打过架!

    师傅当年是被枪毙了的,这不大光彩,但即便是他,当年也教过徒弟们,他说咱们练拳的,气壮,说话声高,受不得气,所以容易招惹江湖是非,动辄打起来,手又重,于是往往成害,所以你本事越大,越要记住戒骄戒躁,出拳要慎重。无理要退让,要认错,有理也莫要耍威风。

    结果他老人家自己就死在耍威风上了。

    师门散了,到现在师兄弟们四下零落,早已散入红尘。

    过年的时候回家,师兄弟们聚会,听说有三个师兄弟现在在牢里吃饭呢,而且已经毙了俩了。还有几个外出打工了,过年都没回来。有几个算是混得不错的,也就是给人家当保镖、开车。

    还有两个,在当地欺男霸女的。

    聚会的几个师兄弟是既不齿又羡慕。

    看看他们,想想自己,当时在老家过年,周宝山很是有些黯然神伤。

    而师哥已经有十几年没打过自己了。

    …………

    忽然,周宝山不躲了。

    他就蹲在那儿,架起双臂护住脑袋和脖子,任由钟元福手里的皮鞋啪啪地落下来,打得他后背上全是鞋印子。

    钟元福累得气喘吁吁,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忽然,周宝山说:“师哥?累了吧?歇歇再打行不?”

    钟元福闻言愣了一下,牙一咬,皮鞋更狠地呼下来,打得周宝山“嘶”、“嘶”地倒吸凉气!然后,他忽然就“哎呦”、“哎呦”地叫唤起来,“疼死我啦,师哥,别打啦!”,“师哥我错了,别打了!”

    这喊得,太熟悉了。

    当年周宝山脾气也硬,又认死理儿,但钟元福比他还硬,只要你不服软,就往死里打。但只要周宝山开始喊疼,师哥就往往停手了。

    这一次也是。

    听见周宝山瞎叫唤,钟元福的动作忽然停下,“呸”了一口,“喊什么!”

    然后拿着皮鞋,抽一下说一句——

    “疼?你还知道疼!”

    “知道疼你个龟孙儿还胡来!”

    “我这是替师傅打你!”

    “你再躲呀!我打死你!”

    忽然他停下了,皮鞋扔到地上,大口喘气,然后一屁股蹲到草地上,“累死我了!”

    周宝山站起来,跑过去给他把那只扔飞了的鞋捡回来,递过去。

    钟元福看他一眼,接过鞋来。

    周宝山说:“师哥累了吧,咱到屋里喝口水行吗?”

    钟元福瞪他一眼,“累个屁,师哥打你是为了你好知道吗?”

    周宝山说:“是,我知道。我扶你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