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太平镇 很太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平镇。

    前靠山,后靠水,绿水青山。

    商船上,商贾来来往往。

    农田旁,农夫锄头挥舞。

    日落日出,这座平凡的小镇也是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人人脸上洋溢着快乐,处处散发着“太平”这两个字。

    繁华市集之旁是一座大户人家的宅邸。门口那高挂着的红色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钱”字。

    偌大的钱府,可以说是整个太平镇最大的豪门。当主的钱员外也是远近驰名的豪贾,整个太平镇,几乎有一半的产业都是依靠在钱府门下庇荫。或许比起一些超大型城镇来说,如此的规模人家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这里,那绝对就是一方富豪,受万人敬仰。

    钱员外好客。

    “门前石阶一月矮,来往芳客肩踵磨。”

    说的,就是其好客之广泛,往来之频繁。

    只不过,今天的钱府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门迎客。

    不管任何人来见,看门的门童始终是回应八个大字——

    “今日不见,明日宴请。”

    何故?

    来客有知者,也有一脸茫然者。

    但是看看那钱府上下大大小小百余人现在全部轻手轻脚,脸上全都带着半喜半忧的色彩,再看看那七八个丫鬟不断地打着热水进入那内厢,人人满头大汗,神情紧张,那也应该能够猜出些什么了吧。

    “啊————!好……痛!我……我快……不行了!好痛啊——————!!!”

    呼天抢地的呼痛声从那内房中传来。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名刚刚打满了热水的丫鬟慌慌张张地抱着水盆进入内厢,只见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子此刻正躺在床上。周围围着四个稳婆正在不断地安慰她,让她努力。

    而钱员外,则是跪在妻子的床边,任由妻子抓着自己的手,互相紧握,不断地说些安慰的话。

    “相公!这……孩儿……娘的心头肉啊……你如果再早个20年来……如今也算是……已经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吧……可偏偏……来的那么晚……相公!痛死我了……!”

    “夫人,夫人!坚持……坚持一下!一定要坚持一下啊!”

    钱员外急得满头大汗,如今已经急成热锅上的蚂蚁的他别说跪了,只要能够母子平安,哪怕是给自己的老婆磕头他恐怕也甘愿了。

    “啊啊啊啊——————!!!”

    钱夫人痛的大叫起来,两只手更是仿佛泄愤一般地死死掐着钱员外的胳膊。指甲印早已经是深深地嵌了进去。不过钱员外丝毫不觉得疼痛,他不断地回头看着那些稳婆,双眼中那着急的色彩根本就不予言表。

    中年得子,即是人生一大幸事。

    等到临盆,也是生命关头的一大考验。

    早在待产之前,整个太平镇的所有大夫都已经被钱员外请了个遍。钱夫人已经年近四十五,如此年龄产子实在不能说是容易。更何况,又是初胎。其凶险程度不用说,明眼人也都明白。

    “夫人,请加把劲!快了,孩子就快要出来了!”

    那四个稳婆如今也已经是急的满头大汗,旁边那些丫鬟们现在成了她们的丫鬟,替她们擦汗打下手。

    孩子即将出世,钱员外心中充满了无限喜悦。但看着妻子如此痛苦的模样,他也是无比的焦急。当下,他连忙转过身,冲到房间边上摆放着的神龛前扑通一声跪下,连连膜拜。

    “元始仙在上!求求您保佑我钱乙今天母子平安!如果我能够获元始仙恩准,糟糠能够顺利诞下本人血脉的话,我钱乙立刻散去一半家产,用以资助慈善!元始仙在上,弟子钱乙叩拜!”

    这位员外三拜九叩,态度之虔诚。而其所跪拜的神龛中的那位白眉白发的老“仙”,则是依旧一脸的慈祥,微笑注视着下方的这个人。

    或许,是其诚意感动上天。

    就在他最后一叩首接触地面之时,后面的稳婆突然发出一阵惊呼!

    “脚出来了!夫人,再加把劲!就快了!快了!”

    钱员外浑身一慌,连忙连滚带爬地爬到夫人的床边,双手紧紧握着夫人的手。而这位夫人钱夫人也是近乎痴狂地狠命抓着丈夫的手,都将员外那手臂给捏出了深深的乌青。

    “啊——!”

    “夫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