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还有两章就要大结局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个牌子,没什么价值。它不值钱,普通的不锈钢,带着编号和名字,在网上大概八块钱一个,就算算上里头的定位芯片也值不了几个钱。

    但这个牌子对于猴爷来说又是无价之宝,因为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并以这个名字成为了一个有自我社会关系的人。

    如果不是实在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他是真的不舍得把这个狗牌从脖子上摘掉的。

    “算了,看你这么诚恳,我就收下了。”

    端木收下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代表自己身份的金穗,然后镶在了牌子上并把这东西挂在了宝宝的襁褓上:“干爹的名、亲爹的命,以后都是你的啦。你要好好长大知道吗?”

    小东西肯定听不懂端木的话,但血缘带来的亲近感让他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而看到这个小东西笑容的瞬间,端木毫无预兆的泪如雨下。

    “不至于。”猴爷扯了点餐巾纸给他:“丢人不丢人?”

    “你懂个屁,等你以后有孩子的,你可能还不如我呢。”端木逞强的擦干眼泪:“懒得理你。”

    下午的时候,猴爷就从医院出来了,他没有去上班,一个人坐在老丈人的咖啡馆里蹭吃蹭喝,青莲的花茶手艺越来越好,几乎跟这里的咖啡一样出名,所以她现在是个大忙人了,没有功夫一直陪着猴爷,不过这里多了几只被收养的流浪猫,这让猴爷十分享受。

    仲裁者文熙今天期中考试没来上班,听说那个家伙在学校追求的人不少,不过猴爷真不觉得她有多漂亮,可能是占了血统的便宜吧,金发碧眼比较突出,气质也比较好,但总的来说呢,论气质比不上十九,论漂亮比不上迪亚,更比不上三号。

    “今天这么安静,不像你。”

    岳父忙完手上的事,亲自给猴爷调了杯咖啡端到他手上,然后坐到了他面前:“你来之前建刚已经过来了,她都跟我说了。”

    “呵,她跟你关系还真好,果然血浓于水。”

    “你就别在我这牙尖爪利了,毕竟是我女儿,这种事跟爸爸商量有什么问题吗?”赐予者指着自己:“理论上你的红女王也是我女儿,真是有本事啊,我就两个女儿还都被你占了。”

    “三个。”猴爷竖起大拇指:“流苏其实也是。”

    “那个还真不是,她是文熙的孩子。”赐予者轻笑道:“文熙才是流苏的创造者,我不是。”

    “你说那个小屁孩?”

    “我们本身就是和多元宇宙同时诞生的能力者,你才是年轻的那个被创造者,你可没资格说她是小屁孩。”赐予者抱着胳膊靠在椅子上:“不过无所谓了,现在的生活我非常满意。”

    “我也挺满意的。”

    “不过你闲不住啊,前几天那些袭击案是你策划的吧?不过也好,闲不住也是件好事。”赐予者点点头:“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事情办了。”

    猴爷抿了口咖啡,抬头看着赐予者:“我不就为这事发愁呢么。”

    “我知道你为什么发愁,不过没关系,你尊重建刚的想法就行了,她是什么脾气你比我了解。”

    “废话。”猴爷沉默一阵:“算了,不说这个了,这段时间那些家伙没出什么问题吧?”

    这个咖啡馆基本上就是猴爷的情报站,因为赐予者这个家伙有个能力,就是可以倾听世上万物有生命之物的低语,也就是说他坐在家里就能掌握世界另外一端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这种能力是相当bug的,找人最牛逼的就是这个家伙,而这也刚好是猴爷的短板。

    “都很安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新生,最不安分的就是你了。”

    “好了,没你什么事了,退下吧。”

    赐予者摇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好的A4纸:“这上头呢,是我给你们做的方案,我没给建刚先给了你。”

    “喂,现在的问题是她让我先娶流苏啊。”

    “建刚不是那种介意这种事的人,这是我为她和你专门制定的方案。”

    展开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看上去诚意满满,好像是专门为猴爷这种菜鸟量身定制一样,细细的列出了应该做不能做的事情,就像是一个老父亲在女儿出嫁前和女婿的促膝长谈一样。

    本来猴爷当场就打算把这玩意给撕掉的,但当他看到最后一句话时却把已经准备撕纸的手给收了回来,轻轻一笑又折好放进了口袋贴身收藏。

    “上半生我没有能够成为她的好父亲,下半生她是你的,望一切安好。”

    “看来建刚的性格像她妈。”猴爷摇摇头,撸了一把猫准备起身离开。

    “稍等。”赐予者快步的追上猴爷,然后拿出了一叠什么东西:“这上头的是采购清单,毕竟你需要维系你的社会关系,有些事情该麻烦还是麻烦一下吧。”

    猴爷瞄了两眼:“知道了,我等会就去办。”

    说实话,他现在有些不知所措,不敢见建刚也不敢见流苏,刚好这采购的任务交给了他,也算是一种逃避吧,而且他也没体验过这种琐碎,这种时候不体验一下更待何时。

    不过这种事一个人就显得有些太孤单了,他一个电话就把正在佛罗伦萨的已婚中年男子张群召唤了过来,当张群风风火火赶到的时候,一听居然是个采买的活,当场就不乐意了。

    “我穿了整个欧亚大陆,在凌晨一点半的跑过来陪你买喜糖。”

    “抱歉,忘记时差了,要不你再回去睡一会儿?”

    “算了,来都来了。”张群看了看表:“走吧,好歹我也能给你提一点意见。”

    “嗯。”猴爷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去批发市场。”

    其实猴爷的婚礼,这种事可以办到普天同庆的,那些明星花几千万的婚礼对猴爷来说就跟玩一样,喜糖、服装、车辆、地点反正能够想到的一切都能是世界最高级定制,甚至酒店都能现盖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