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闭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着左轮转身离去,骆晴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这趟折腾的目的达到了……

    郑畅看着左轮离去的背影,眸光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可是冯美婷一看见左轮就会犯贱。那种贱性好像是藏在骨子里的,一见到左轮她的贱性就怎么藏也藏不住了。她不由自主的跟上左轮的脚步,讨好的在他身后安慰着他,“左先生,你不要难过,以后你会收获自己的幸福的。你跟我姐姐注定是没缘分了,不是你不好,而是你们不合适。也许你离开我姐姐,会遇到比她更好的女孩子。比她好十倍……”

    她极力用最温柔最妩媚的声音安抚着前面的男人,殊不知男人听见她的声音,眉头就习惯性的紧蹙着,疲惫的脸上瞬间又笼罩了一层寒霜。

    那种脸色骇人到了极点,让人连眼神都不敢直视。

    偏偏冯美婷贱性泛滥,丝毫没有眼力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左先生,你这是要回东城吗?你现在这种心情不太适合开车吧?不然我开你的车,送你回去吧?我的车我妈妈开回去……”

    走在前面的左轮突然停住脚步,猛然一转身,当他那张冰山对着冯美婷的时候。

    瞬间秒杀了她即将说出来的那些话,还有些话直接卡在了喉哝口,她的嘴巴微张着,脸色微变,支吾,“左先生……”

    左轮烦躁的抡起拳头,直接朝她脸上砸去。

    冯美婷吓的大声惊叫起来,“啊……不要!!!”

    一声闷响之后,左轮的拳头砸在了她身后的水泥墙壁上。紧接着,低沉压抑的警告声响起,“别再跟着我,别逼我打女人!”

    他的拳头砸的很重,手背上好像都砸出血来了。

    冯美婷下意识的捂着嘴巴,一脸惊恐的点头,不敢说话。

    左轮转身,一阵风一样的离去,打开车门嘭的关门,发动引擎离去。

    他的动作利落的就像是行云流水一般,直接震慑的冯美婷楞在原地。等到那辆车消失在眼前了,她才挤出几个字,“左先生……你的手……流血了?一定很痛吧?”

    西厢房这边,郑畅已经将冯宇婷抱了出来。

    骆晴在一旁假惺惺的帮忙扶着,“小心……郑先生你小心……不要摔到我们家的宇婷……”

    她看见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暗自瞪了她一眼,用眼色示意她闪开点。

    冯美婷被左轮刚才的架势震慑到了,反应都变得迟钝了,一双眼眸还一直盯着左轮汽车离去的那个方向看。

    骆晴帮郑畅把冯宇婷弄上郑畅的车之后,郑畅的车一溜烟的开走了。骆晴假惺惺的话语明显还被说完,就被晾在空气中。

    等那辆车走后,她懊恼的跺脚,嘀咕道,“什么玩意?好歹我也是你的岳母大人,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我话都没说完就开车走了?真是不像样!还有那个该死的小贱人,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身上一股酸味,呕心死我了……”

    她嫌恶的皱眉,一扭头看见自己女儿还对着左轮离去的方向犯花痴。实在是又生气又无奈,烦躁的催促道,“还愣着干嘛啊?快点上车,你以为这事就完了吗?我们还得跟着郑畅的车,还需要趁热打铁,以防万一。”

    冯美婷哦了一声,这才整理一下自己澎湃的心情,开车跟上郑畅的车。

    ————

    附近的镇上医院。

    医生帮冯宇婷做了一番检查后,告诉郑畅说冯宇婷之所以晕倒是有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最近她有些营养不良,身体极度的虚弱。第二,是因为她惊吓过度造成的。

    郑畅微微点头,表示了解,看着病床上女人苍白的脸色,他追问了一句,“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医生温和道,“很快,我已经给她打了营养针,她休息一会就能醒了。”

    医生离去之后,郑畅靠近了几步,看着病床上那个虚弱的女子,他的眸光越发的复杂。

    在他的记忆中,虚弱柔弱这一类的词好像跟这个女人都不搭边。她总是很坚强,很淡然的面对着一切,承受着一切不公。以前的她,就像是一个充满了力量的战士一样,总是无所畏惧的迎战。

    可这一次呢?

    这一次这个勇敢的战士做了一个逃兵,她似乎不想面对这一切,所以她才会继而连三的晕倒。

    回想起之前冯宇婷见到他时候的两次惊恐反应,他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脸颊,意味深长的苦笑,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或者说,他看起来天生就像是一个坏人?

    他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凝视着她的面孔,良久叹息了一声,低低的道,“你说你找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没有担当,没脑子,这样的男人你就打算托付终生了?你想清楚了吗?你有……”

    “我这样的男人怎么不能托付终生了?”

    有果断的男性嗓音打断他的话,紧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左轮走了进来。

    郑畅微微拧眉,抬眸看着这个刚才气的转身离开现在又折回来的男人。他微微的扬起唇角,语调淡淡的,“你怎么又回来了?我记得你刚才很生气。”

    左轮随手拉了一张椅子,也在病床前坐下。他刚好坐在了郑畅的对面,两个人对持着,像是谈判的架势。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子跌入冰点。

    郑畅笑了,不过笑容有些冷。

    左轮也微微的扬唇,笑容有些不羁,“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我倒想问问郑先生从哪里看出来我没有担当?没有脑子了?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郑畅眼底闪过一抹寒意,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是,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显然,我并没有乱说。我是有根据的,你想要跟病床上的女人结婚。确切的说,差一点你就已经跟她结婚了。你爱她吗?”

    左轮点头,口气是完全不容置疑的,“当然!”

    “呵呵,我不信。”郑畅淡淡的说着,“当你转身就走,把自己所谓的爱着的女人仍在那里不管不问,你觉得你有担当吗?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你说你爱冯宇婷。那么你了解她吗?如果你足够了解她,你怎么会因为你在某一个瞬间看见的某一个画面,又或者是因为冯美婷美女的三言两语就误会冯宇婷?所以,我很有根据的说你没担当,没脑子!”

    左轮不怒,反而是淡淡的挑眉,冷冷的勾唇,“谁说我转身就走了?我只不过比你来的晚了点,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个人比较幽默,喜欢开玩笑。刚才只不过也是个玩笑而已,我想知道我转身离开之后病床上这个女人醒来会是什么反应?不过,我终究还是不能放心,所以我回来了。”

    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个瞬间,他是真的很生气。他不是个坏脾气的男人,可是当所有的情绪累积到一起的时候,那一个瞬间他失去了理智。这八天,他过的很痛苦,找她找的快要疯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找到她的时候,郑畅也来了。他见到她的时候,她跟郑畅正拉扯在一起。他承受,那一刻他不光是愤怒,还有嫉妒。他嫉妒郑畅比他先找到她,真的好嫉妒。

    嫉妒过后,又很吃醋,他不喜欢别的男人碰她。哪怕是靠近她一点,他都不允许。

    再加上冯美婷母女的煽风点火,他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只是,在他转身开车离开的一路上。冷风吹打着他的脸颊,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回想起冯宇婷那消瘦的脸颊,还有见到他时候那种慌乱和愧疚的样子,他觉得很心疼。

    心口那处就像是被什么人紧紧的揪住一样的痛……

    他很后悔,很后悔自己冲动的一走了之。她晕倒了,她该有多么的无助和难受?而他既然爱她,就应该照顾她,保护她。她一定是在逃避,不敢面对一切。她不敢面对的事情,也应该由他来承担。

    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天起,他就觉得要为她遮风挡雨。

    可他现在做了什么?好不容易找到她,见到她了,却误会她?

    其实,在一起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她?她就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甚至都不会说谎。他也知道她是二婚,他不介意的。只是没想到她死去的老公突然又活着回来了,这样的意外谁都没想到。

    冷静下来的他,突然觉得自己转身离开的行为很不对。爱要付出,爱也要宽容,更要懂得珍惜。他追了她那么久,才终于打动她,让她下定决定跟他结婚,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容易,最后关头他怎么能离开?丢她一个人无法面对这一切呢?

    这三年的多她身边除了他,根本就没别的男人了。他又怎么能因为突然回来的郑畅,而毫无理智的吃醋?

    他的媳妇他是了解的,她讨厌跟别的男人靠近,更加抗拒别的男人对她拉拉扯扯的。

    至于冯美婷母女说的那些话,就更加不靠谱了。他一直知道冯美婷母女对他媳妇不好,也知道冯美婷每次见面看他的眼神不一样。所以,她们的话他又怎么能相信?

    他媳妇打算嫁给他是因为爱,这是冯宇婷亲口承认的。

    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自己混蛋了,所以就直接调转往最近的医院开来。

    到了医院,果然看见郑畅的车也在,他很轻易的就找到他们了。

    左轮的话,让郑畅有那么一点的意外,他挑眉看着他,几秒后才淡淡的说,“左先生还真是幽默,我还真领教了。”

    左轮将眸光移向病床上的女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眉头一拧,直接霸气的下了逐客令,“郑先生,刚才真是多谢你了。不过现在我来了,这里有我守着就好,你先回去吧。”

    郑畅笑了,笑容很冷,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整个人身上的那种威慑力尽显无疑,“左先生,你又说笑了。病床上躺着的是我的妻子,自然应该由我来照顾。应该回去的是左先生你吧?”

    左轮看着他,疲惫的俊脸上一脸的认真,“郑先生,既然今天我们遇上了。那么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你觉得呢?”

    郑畅摊开手,“很好,说吧。”

    左轮伸手指着病床上的女人,眸光笃定,语气坚定,“这个女人叫冯宇婷,她的名字已经刻在我心里了。”

    郑畅始终是不急不躁,淡淡的口气,“可是,这个女人的名字刻在我家的户口簿上。”

    一句话,让左轮的眉心骨突跳了几下,不过他还是沉稳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严肃道,“所以,我跟你谈的目的是想要你跟她离婚。”

    “离婚?”郑畅蹙眉,一脸的无辜,“左先生,你不觉得你这个要求提的有些过分吗?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回来找到我的妻子。你却要求我们离婚?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再说了,离婚是我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应该由我们自己说了算,你觉得呢?”

    左轮强势道,“因为我们很相爱,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要求过分。郑先生,其实你对她没有感情,更加没有爱情,你又何必呢?以你现在的条件,你完全可以重新寻找一段爱情,然后结婚生子。你何必搅和在我们两个人中间?”

    郑畅冷笑了两声,“左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对她没感情?你对我了解有多少?”

    “郑畅,今年三十三岁。是郑家最不受宠的私生子,七年前装病假死迷惑了所有人。其实你是服用了一种假死的药物,你用你的死亡来降低郑家人对你的防备。从而暗中运筹帷幄,如今你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举拿下郑家所有产业,你让所有郑家人都震惊了。你先是架空郑氏,然后再收购郑氏,为郑氏注入新的血液。你在达到自己目的之后,才第一次现身郑家人面前。你让曾经那些瞧不起你的郑家人,一个个都后悔不已。”左轮在说这些的时候,郑畅的手指放在椅背上一下一下的敲着,只是敲的频率一点一点的在加快。

    左轮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看他手指敲的频率,微微的挑眉,“郑先生,我说的对吗?”

    郑畅眉宇沉了沉,左轮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郑先生你还想要听吗?”

    “继续。”郑畅换了一只腿交叠在另外一只腿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现身之后,才想到你之前在郑家是有过一个妻子的。这个妻子就是冯宇婷,所以你找到了她。虽然你们是夫妻,可你心里清楚你们只是名义上的挂名夫妻。你们之间没爱情的,我说的对吗?”

    郑畅沉默了几秒,抬眸看着他的眼眸,“那又怎么样?没有爱情可以培养,我们不一定非要离婚的。”

    “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