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0.110 人心惶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宁樱信谭慎衍说的每一句话,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们的安危,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皇上的做法太让人寒心了,宁樱的手轻轻落在肚子上,生孩子是件令人期待的事儿, 如今, 她心头却罩上了层阴影,她怕死,更怕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宁樱脑子里想了许多,黑亮的眸子闪过杀意,女为母则强,她不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即使是皇上又如何,谁敢打孩子的主意, 她绝不会妥协。

    谭慎衍按住她的手,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柔声道, “不会出事的。”

    皇上心思深沉,但他不会任由皇上利用,他们的孩子,会无忧无虑平平安安的长大,他不想宁樱绷得太紧,想起进屋时她手里翻阅的书籍,好奇道,“你素来不爱看自传,怎么今天忽然来了兴致?”

    宁樱顺着谭慎衍的目光瞧去,看到了锦被上的蓝色封皮,刚毅的脸上染上了层暖色,红唇微微一动,嘴角漾起笑来,“王娘子过几日准备四处游玩,三五年回不来,我记得书房有这类书籍,让陶路找了出来。”

    说起王娘子离京,宁樱心下生出诸多感慨来,女子中,能有王娘子这般洒脱坚韧之人少之又少,更别说得了王夫子的支持了,夫妻俩一起游山玩水,神仙眷侣,几十年后落到人嘴里,不失为一段佳话。

    “你羡慕?”谭慎衍知道些王家的事儿,王夫子那人品行不错,不趋炎附势,教书育人,坚持己见,这些年来在京城小有名气,宁伯瑾请王娘子入宁府教导宁樱,他暗中还使了些劲儿,不过当事人不知道罢了。

    宁樱摇头,她心里牵绊的太多,去昆州送亲是玩得最畅快的一回了,走走停停,不高兴了暗中酸宁静芸几句,给宁静芸下绊子,可能知道剑庸关有谭慎衍在,心底尽是兴奋,时过境迁,她再没那种冲动和激情了。

    “王娘子境界与我不同,我想陪着亲人,安稳度日,王娘子追求的是画技与眼界。”

    谭慎衍听她语气里的确不含羡慕,心里多少有些明白宁樱的心思,回京时,宁樱放心不下的是黄氏,如今有了孩子,心里牵挂的东西更多了,她怎么会寄情山水,王娘子与王夫子没有孩子,夫妻二人各自做着喜欢的事情,互不干涉,王娘子心性独立,了无牵挂,能随心所欲的漫游各地,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谭慎衍的手缓缓落在宁樱肚子上,可能感受到他的抚摸,孩子跳动了两下,谭慎衍手顿了顿,低声道,“等京城时局稳定下来,孩子大些了,我带你去蜀州转转,蜀州人杰地灵,你虽长于蜀州,但没去过的地方多着呢,我在剑庸关的时候去过许多回,到时候领着你转转。”

    宁樱只当谭慎衍哄自己,没当回事,蜀州的庄子都没了,她们去,总不能住客栈吧,宁樱没拆穿谭慎衍,手轻轻抚摸着肚子,笑得认真,“好啊。”

    谭慎衍看出宁樱不信任自己,他挑眉笑了起来,有的事儿与她说了又何妨,“宁府在蜀州的庄子我让人买下来了,那里毕竟是你生活过的地方,我怎么会让它落入别人手里,我和户部的人有些交道,户部卖那处宅子我就买下来了,地契在书房的抽屉里,再等两年吧,那会孩子大些了,我们一起去。”

    宁樱不知还有这事儿,宁府田产铺子全部充公,府里的下人们也全部遣散了,她那会手里的银钱不够,且担心目标太大会引起怀疑,故而即使有心买,也不敢出面,担心闹到上面,会让闲人说三道四,重新彻查宁国忠之事,没想到,庄子被谭慎衍买去了,她眼神一亮,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烁着熠熠星光,“我很开心。”

    很开心,他懂她,将庄子买下来,如果不是真的对她好,不会看出她的心思。

    谭慎衍收敛的笑,一本正经道,“让妻子开心,是做丈夫的荣幸。”

    宁樱好笑,问谭慎衍怎么注意到那处庄子的,声音悦耳,如黄莺啼叫似的,谭慎衍专心吃饭,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宁樱,她所有的事情他都关注着,蜀州庄子于宁樱来说意义不同,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以他的身份,稍微透出消息,把庄子地契服服帖帖送到他手里的人比比皆是,但他宁肯花钱,表达他对宁樱的诚意。

    庄子的事儿让宁樱忘记了之前的压抑,那种失而复得喜悦缠绕于她心头,临睡觉了,她向谭慎衍确认去蜀州之事问了三次,谭慎衍没有丝毫不耐,一遍遍回她过两年会去蜀州,不只是蜀州,其他地方也能去,闹得宁樱激动了许久,结果就是后半夜了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抱着谭慎衍手臂,睡着了嘴角都挂着笑。

    听着她呼吸声均匀了谭慎衍才略微抽回自己的手,起身下地,他没料到她对蜀州如此憧憬,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床头的那本书,他粗略的翻了两页,没有丁点出彩之处,宁樱想去蜀州庄子,无非是怀念自己小时候,那里的一花一草都带着她的回忆,宁樱舍不得罢了。

    月亮躲进云层,燥热的气息阴凉下来,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守在门口的翠翠和金桂听到动静,立即站起身来,翠翠见谭慎衍穿戴整齐,像是要出门,她心里纳闷,只要宁樱在,不是福昌几人有事找谭慎衍,谭慎衍是绝对不会出门的,翠翠四周望了望,并没有见着福昌他们的身影。

    谭慎衍轻轻拉上门环,叮嘱一侧的金桂道,“明日夫人问起来,就说我一早出门去了。”

    金桂俯首称是,却不想翠翠大着嗓门压过了她的声音,“奴婢明白了,但世子夫人问起您是何时离开的,奴婢要怎么说?”

    金桂轻轻皱了皱眉,斜眼看向翠翠,翠翠今晚一身碧绿色的齐胸襦裙,不知是靠在门边打盹的缘故还是如何,胸口的领子比平日要低,里边没有穿内衫,露出了大片风光,翠翠不肯嫁人的原因,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明白,翠翠看似安分守己,实则想攀高枝,她眼中的高枝是谁昭然若揭,翠翠或许等着宁樱开口,但宁樱眼里揉不得沙子,不会主动给谭慎衍纳妾的,翠翠打的主意根本不会成功。

    金桂看谭慎衍面无表情,忍了忍,顺着翠翠的话道,“奴婢清楚怎么做。”

    谭慎衍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更别说是看翠翠了,得了金桂回答,他头也不回下了台阶,背影修长,挺拔如松,哪怕只是背影,都能迷倒一众女子,翠翠咬了咬牙,有些委屈的看向金桂,金桂面不改色,眼角盯着谭慎衍,待他消失于垂花门前,金桂才收回目光,抬眸,冷眼扫了翠翠两眼,气势凌人,本就心虚的翠翠愈发直不起腰了,她目光闪烁,吞吞吐吐道,“你盯着我做什么?”

    金桂倪了眼走廊拐角,转身走了过去,翠翠脚步迟缓,犹豫片刻,跟了上去,到了拐角,金桂望着屋门方向,担心有人偷偷进了屋子似的,眼睛一眨不眨,语气更是不给翠翠留一点面子,撕破翠翠的最后一层遮羞布道,“世子爷和夫人感情好,你不该歪了心思,你瞧瞧莹莹她们如今日子过得怎么样了?夫人恩怨分明,我们追随她几年了,只要我们忠心,夫人不会厚此薄彼的,夫人怀孕几个月了,你可瞧见世子爷身边有丫鬟?”

    最后一句话直白,戳穿了翠翠的心事,从莹莹成亲后,她愈发沉不住气了,莹莹嫁的是一位小管事,嫁了人,莹莹仍然在青湖院办事,不过从她们一起住的屋子里搬去了前院和她丈夫一起住,莹莹满面春风,难掩喜悦,日子过的不错,她心生羡慕,最初她不肯嫁人是希望宁樱看在她服侍的情分上提携她为姨娘,后来才发现,宁樱压根没有为谭慎衍纳妾的意思,而谭慎衍,不是早出晚归就是绕着宁樱打转,没有丁点纳妾的念头,今晚银桂说她守夜,她心里的确存了丝期待,希望谭慎衍能稍微注意她,再慢慢求宁樱赏口饭吃,不成想,谭慎衍连个眼神都不肯给她。

    翠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红白相接,恶狠狠瞪向金桂,却看金桂目光凌厉的望着自己,似乎要看透自己内心的想法,她心头一跳,难得生出来的气势立即焉了下去,为自己辩解道,“我心里有数,倒是你,世子夫人不也要和你说亲吗?你为什么不同意,还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金桂冷笑,眼神若有似无落到翠翠胸前,翠翠顿感冷风阵阵,提了提衣领,不满的直视回去,今晚的事儿让她明白一件事,给谭慎衍做妾的事情是轮不到她头上了,不管怎么说,她日子过得好不好都要靠宁樱,因而,她朝金桂道,“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从没想过伤害夫人,夫人过得好,我们当丫鬟的才有脸,我不是傻子,不会连这个都不明白。”

    金桂挑眉,字正腔圆道,“你明白就好,回屋换身衣服,别被人发现了。”

    如果翠翠真的做出伤害宁樱的举动,不说她,第一个不饶过翠翠的就是谭慎衍。

    翠翠捂着领子走了,心里有些难过,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其他,不管怎么说,谭慎衍是瞧不上她的。

    谭慎衍没有出府,他顺着回廊绕去了青山院,罗定站在门口,不知谭慎衍会来,心里诧异,看向天际的一颗孤星,光影暗淡,他小声问道,“世子爷可是有事?”

    谭慎衍径直进了屋,罗定紧随其后,不一会儿,黑漆漆的屋子亮起了烛火,夜风吹得烛火若隐若现,谭慎衍冷硬俊逸的脸庞不甚清晰,罗定只听到一声,“回屋里把夜行衣拿出来,你与我进宫一趟。”

    罗定身形一颤,这个时辰进宫,还要带上夜行衣,难不成宫里出事了?

    罗定不敢迟疑,就着手里火折子的光进了屋,很快抱着两身夜行衣出来,谭慎衍的意思明显是要夜闯皇宫,虽不是所谓何事,肯定是不能见光的,不然的话,谭慎衍不会让把夜行衣带着。罗定活动活动筋骨,心头极为兴奋,沉寂多日,总算有他出马了,他跟着老国公也算见过些世面,想到的不是皇上和谭家之事,而是那晚刺杀薛墨之事,假传皇后口谕的宫人死了,死无对证,背后之人不了了之,事情的源头在宫里,只有从宫里开始查起。

    二人沿着走廊往外,步伐从容,谭慎衍交代罗定办事,罗定连连点头,听到最后,心里又惊又怕,他狐疑的瞥了眼谭慎衍,谭慎衍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在胡氏吃亏的次数多了,性子阴晴不定,在外人跟前更是常年冷着脸,不喜人接近,和他一块长大的薛墨都成了他这副清冷的样子,罗定知道谭慎衍杀伐果决不是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之人,今日能冒死做这种事,更是如此。

    罗定左右打探一眼,确定周围无人后,才与谭慎衍道,“容妃娘娘在后宫立起来了,知道您在背后暗算她,会不会对您不利?”

    “你放手去做就是了。”皇上借容妃想在后宫杀人,他不能坐视不理,哪怕老国公不在了,他一辈子都不会用那些人,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谭家丧命,皇上和容妃达成某种共识,他便在皇后跟前卖个好,容妃派人侯在三皇子前往琼州的路上,准备活捉三皇子威胁皇后,他怎么可能让容妃如愿,一旦皇后知道容妃对三皇子不利,为了三皇子的安危着想,皇后一定不会选择五皇子为太子的。

    容妃立起来又如何,后宫执掌凤印的还是皇后,皇后明面上牵制住容妃就够了,其他的势力,他会想方设法找出来,眼前表明态度追随五皇子的多是些四五品官员,以容妃的老谋深算,肯定还拉拢了勋贵,或者内阁大臣,内阁首辅绍兴,谭慎衍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但绍家有把柄在他手里,容妃不可能选择绍家,五皇妃娘家也不可能,穿过弄堂,遇着福昌追了出来,福昌已换好了夜行衣,他脸色稍黑,于黑夜中不显。

    “主子,奴才说过效忠您,您可别抛下奴才,哪怕死,也要奴才死在前边啊。”福昌拉着罗定的衣衫,楚楚可怜的望着罗定,他的话说完,黑暗中又跑来一人,那人也气喘吁吁,一身夜行衣,喘着粗气朝谭慎衍道,“我就知道你夜里会有所行动,亏得我机灵让福昌留意着你的动静,不然就被你骗了。”

    黑暗中,只看得清来人的轮廓,罗定听着这话,不由得扶了扶额,侧目看向谭慎衍方向,光线昏暗,看不见谭慎衍脸上的情绪,他琢磨着谭慎衍的意思,是要他开口解释?想了想,他平铺直叙朝来人道,“薛世子,您身体刚好,别到处跑,上回薛太医为了救您耗费了一整晚的时间,你再有个好歹,三天三夜估计都救不回来。”

    闻言,福昌暗暗松了口气,他不是故意在谭慎衍跟前表忠心,实则,他也是入了薛墨的圈套,他和谭慎衍回府没多久,薛墨就来了,拉着他嘀嘀咕咕了老半天他才明白薛墨的意思,要他陪他夜探皇宫,福昌当场拒绝了,谁知道,薛墨使下三滥的手段威胁他,说给他下□□然后扔到丫鬟的房间,听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思虑再三,不得不听从薛墨的话。

    他身心清白,不想被丫鬟破了身,而且,以薛墨的恶趣味,一定会找那种满脸麻子,又丑又老的,想到他妥协于药物,被迫于一个老丫鬟颠鸾倒凤,他心下哆嗦不已,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名节,被逼无奈,不得不穿上夜行衣随他出来,没料到会遇到谭慎衍和罗定,为了不露馅,只得装作身先士卒的模样糊弄过关,说完这些,他不敢看向谭慎衍的方向,他在外人跟前淡定自若,可无力招架谭慎衍,谭慎衍轻飘飘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无处遁形。

    薛墨手搭在福昌肩头,不以为然道,“吃了这么长时间的补药,不出去练练手,如何对得起你家主子库房里的那些珍贵药材。”

    说完,薛墨抬眉看向谭慎衍方向,惊觉二人穿着不对,身上有亮色的东西晃眼,他反应过来,惊诧道,“你们没穿夜行衣?”

    罗定嘴角微抽,进宫必须要经过宫门,穿着夜行衣怎么混得过去,薛墨常年在宫里行走,这件事竟然不知?罗定不由得有些担忧,“薛世子......”

    话未说出口便被薛墨打断了,薛墨竖着食指放在唇边,嘘了声,压低声音道,“叫薛世子多见外,你家世子夫人都称呼我为小太医,府里许多人都改了称呼,往后就叫我小太医吧,不然的话,一会儿小太医一会儿世子的,我以为自己耳鸣了呢。”

    罗定嘴角再次抽搐了下,拱手道,“是,小太医。”

    “我说慎之,你还没回答我怎么不穿夜行衣呢?”薛墨还记着这个问题,又问了遍。

    谭慎衍充耳不闻,掉头继续朝外边走,薛墨三步并两步追上前,亲昵的挽着谭慎衍手臂,语气带着两分调侃,“快与我说说到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